第109章 全文完(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oldtimesxs.cc

AD4
    正午之时,一对新人进行了问天典礼。

    这是修真界的传统,谢星摇与晏寒来持香前往凌霄山主峰,祈求无灾无难,永结同心。

    春日莺啼燕语,山中杏雨桃云。遥望山巅,祥云盘踞百里,如水如墨,婚服则是醒目的大红,逶迤似火。

    毫无疑问,这是近年来修真界中最为盛大的婚礼。

    魔尊、大妖、仙道魁首尽数献上贺礼,祈福的天边亦降下祥瑞。

    当二人登临顶峰,一刹仙鹤旋飞,福云生出浅蓝薄粉,身侧杳霭流玉,谢星摇噙笑抬眸。

    她生得明眸皓齿,今日珠光灼目,袅袅婷婷,风光无两,不输身后的满山春色。

    大典毕,盛宴起。

    美酒佳酿、珍馐玉食接踵而至,席间曲水流觞,谢星摇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昙光与天道识海相会,得知在二十一世纪里,出现了灵力复苏。

    待得他们飞升之时,若是有缘,或许能与另一个世界的家人朋友、以及“谢星摇”等人重逢。

    坏消息是……天道看见了他的《天道》系列话本子。

    谢星摇在心里为昙光小师傅默哀。

    筵席一直持续到夜里,酒宴结束,月上梢头。

    谢星摇坐于床边,暗暗攥紧衣袖。

    婚房被布置得华美精致,入眼皆是在烛火中流泻的红。头上的金钗步摇晃晃悠悠,她心下紧张,抬手摸了摸发间,佯装轻松:“这个……现在可以摘下来了吗?”

    晏寒来关拢房门,踏步而来时,罩下一片黑沉影子。

    他声音很低:“我来。”

    少年十指修长,为她轻轻取下过于繁琐的首饰,谢星摇低着头,看不清他神色,只能嗅见桃花酒的清香。

    时值洞房花烛夜,他们都心知肚明会发生什么。

    金银玉饰摘去,乌发如瀑倾泻而下。

    谢星摇仰头,望见晏寒来喉结一动。

    他饮过酒,面上泛着薄薄绯红,对上她目光,嘴角轻勾。

    ……要命。

    到了这种时候,哪怕是他的一道眼神,都能让她耳后发热。

    骨节分明的右手划过她发间,晏寒来轻声开口:“……可以吗?”

    谢星摇垂眼不再瞧他,点了点头。

    于是指腹向下,掠过侧颈,来到衣襟。

    晏寒来动作生涩。

    如同在剥开一颗莹润荔枝,红衣层层褪落,渐渐露出凝脂般的白。

    春夜的风带着丝丝冷意,谢星摇肩头轻颤,面上更热。

    二人都没有出声,寂静空气有如凝固,须臾之间,忽然淌过一缕灵力波动。

    ……灵力?

    她心有所感,飞快看一眼晏寒来,没忍住笑了笑:“你不会……在用清心诀吧?”

    当初他们前往二十一世纪,谢星摇不过穿了件小背心,便让他羞得化作狐狸原形,而今的情形……

    她抿抿唇,笑意更浓:“要不试试定身咒?”

    剩下的话语全被堵在喉咙。

    晏寒来俯身而下,薄唇微热,压上她双唇。

    荔枝的外衣褪去更多,她被向后压去,仰面躺于床榻之间,看不清晏寒来的动作,只感到指尖回勾研磨,小心翼翼触上颈窝。

    无论哪里,处处都是奇怪的感受。

    这个吻绵长温柔,红唇被他毫不费力地撬开,桃花香气旖旎醉人,晏寒来舌尖掠过的角落,尽数生出直入识海的麻。

    身体则是滚烫如火,少年手上带有常年修炼形成的茧,自颈窝而下,力道不重,却让她止不住战栗。

    当全部感官暴露在夜风里,谢星摇下意识侧过脑袋,把侧脸埋进被褥。

    耳边簌簌的衣物摩挲声一直没停。

    年轻的剑修高挑挺拔,红衣落下,显出宽肩窄腰。

    他肤色极白,脊背上的肌肉沉默紧绷,形如蓄势待发的独狼,也温柔得好似一只白兔。

    谢星摇生涩回应,双手上抬,揽住他后颈。

    亲吻戛然而止,烛火摇曳,她见到晏寒来抬头。

    束发的玉带被他早早扯下,黑发如墨,丝丝缕缕搭在肩头后背,勾勒出肌肉劲瘦的轮廓。

    少年呼吸极轻,定定凝视她双眼,呼吸交缠间,凤目弯出勾人的弧。

    晏寒来说:“别怕。”

    她才不怕。

    谢星摇努力调整呼吸:“你……你也别突然变成一只狐狸。”

    他倏然笑开。

    少女肌肤柔软,像能轻易擦出水来。他不过轻轻一按,便烙下道道醒目红痕。

    好痒。

    谢星摇眨眨眼,抿住双唇。

    春夜静谧,细水潺潺,巨蟒入狭谷,引得水音暗颤。

    如同雨中的枝芽被静静催开,菡萏两瓣,柔风细雨中,凝出点点清露。

    幽光暗浮,红缎间影影绰绰,香炉生出袅袅白烟,荡开一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