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048(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oldtimesxs.cc

AD4
    俩媳妇直接撞在刀口上,跟着就挨了一通臭骂, 吴氏出够了气最后撂下一句我要能收早他娘的全收下了用得着你教???

    陈氏李氏都怂成了鹌鹑, 一听这话又朝婆婆看去:“不是说给老三的贺礼, 有啥不能收?”

    “用你的猪脑子想想,非亲非故人家凭啥送贺礼来?”

    “还不是看咱家发达了。”

    “就算咱家发达了, 和他们有屁干系?”

    “娘你说啥呢?谁不知道中举就能当官,老三要是当了官他们不都得看咱脸色?逢年过节还得捧着金银财宝过来。”

    吴氏听到这儿把手里东西都扔了:“知道还敢收, 老大媳妇你是想让老三当个鱼肉百姓的贪官啊?那些豪绅富商地主老财送贺礼来求什么你想不到?”

    穷人家最恨一方父母官同地方上这些有钱有势的勾结起来剥削百姓, 像这种天高皇帝远的, 告都告不成。

    原先卫成还没中呢,卫父就说过, 说有那天当了官得做个利民的好官,要行善举,造福一方。人家送啥你收啥,收了还嫌不够,当什么好官?那些大贪官也不是第一天就那么黑心, 都是从蝇头小利谋起, 越谋越大,到最后回不了头只得一条道走到黑。

    吴氏就算再稀罕真金白银, 她好歹还讲良心。

    看大媳妇不以为然, 她道理都懒得说了:“你想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 我告诉你, 有本事你就让你男人你儿子考个举人出来, 没那本事就给我憋着。我说了不收重礼, 谁要是敢背着乱来,让我知道我非扒了她的皮不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来送礼的都有所求,你要是觉得你能给他把事情办成你就收,收的时候想想清楚老三是什么人,想想他会不会为你破例。”

    卫三郎是什么人?

    要是早两三年,兴许还有人觉得他是个有才学的倒霉蛋热心肠的烂好人。

    经过贼偷那回,村里人不敢小看他了。

    仔细想想,卫三郎是好说话,平常跟谁都客客气气的,可你看他吃过什么亏?十里八乡的读书人加起来也不少了,年年都有人赶考,中秀才的都没几个,举人就这一个独苗苗!他还能是个简单人?

    其实早先就看出来了,卫成这人不重口腹之欲,也不太在意脸面,不怕同窗知道他家贫,更不担心人家瞧不起他……遇上投缘的他跟你深交一二,不投缘的见了面也能点头打个招呼,卫成在镇上学塾人缘不差,府学那边也鲜少有人厌烦他,但他并不是八面玲珑曲意逢迎的老油子。你指望用人情拿捏他,恐怕拿捏不住。

    想到这里,两个嫂子就难受了,李氏还知道忍耐,陈氏嘴皮子一碰就把心里话说了出来:“他又不收礼,又不给家里行方便,考个举人有什么用?不赚钱还要花钱摆流水席?是不是疯了?”

    “收不收礼都没你份,摆流水席又没花你一分钱,叽歪个啥?”

    “咋就没我份?分家之前我们也给他出了力的!”

    吴氏就笑起来:“你还知道分家了?没错,卫家分了,两年多前就分了!当初说要分的是你俩,你们看不起老三跟我说什么来着?让别费这钱,连着三回都没考上就是注定考不上的,再供他也是白搭!这话是不是你说的?大郎媳妇你敢认不?”

    陈氏尴尬啊,又不得不站出来为自己争取,说就算她看走眼了,当初难道就没给老三出力?现在他发达了凭啥不带兄弟一起享福?

    没等吴氏张嘴,卫老头跟人说完话回屋来了,正好听到这几句。

    他本来红光满面的,突然就垮了脸:“这是你想的还是老大让你来说的?”

    在这个家里,做主的通常都是吴氏,卫父开口的次数不多,但每一回,只要他说了就必定作数。比起挨婆婆骂,陈氏更怕看公公冷脸。她埋头做事情不敢接茬,卫父却没放过他,回身走出门去站在檐下喊卫大郎过来,等他过来之后就让他跪下。

    卫大郎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他第一时间没动作,卫父就抄了根棍子抽他腿上:“我让你跪下。”

    卫大郎踉跄着跪了:“爹你这是咋了?突然这样……”

    “我咋了?当初你们要分家我不同意,你们兄弟坚持要分,说成家了不能光想着兄弟,也得为婆娘和儿子打算,这话可是你说的?我当时明摆着告诉你,我说‘今天要是分了家,往后老三高中飞黄腾达了你们谁也别想靠上来,边都别来沾’,我让你想想清楚这个家要不要分,你当时怎么回的?你说!”

    分家那出可说是卫大郎心里的痛,他不敢多想,却不料今日又被老父提起。

    卫大郎低着头,咬紧牙关,不开口。

    卫父站他跟前居高临下看他:“你不说我替你说,你当时也像这样跪在我面前,说你做儿子的不孝,求我成全。你觉得兄弟拖累你了,不信他能翻身,你要分家。当时多硬气,现在骨头软了撺掇着婆娘变着法讨好处来?大哥做到这份上你还要不要脸?我要是你分了家我就不会盯着兄弟屋里,他吃山珍海味是他,我吃糠咽菜是我自己求来的,我求来的我就认了。咋的两年多之前你们闹了一出分家,现在想给我提合家不成?我活到今天没听说过这种事,明摆着告诉你门都没有,领着你婆娘滚回家去自个儿想想明白,不蒸馒头也该争口气,别让人看不起你。”

    卫父很少训人,训起来也不像吴氏破口大骂响动能传出去老远,他句句都是用说的,片能让卫大郎臊得面红耳赤听完头都抬不起来。卫父说完就坐一边去了,卫大郎低着头跪了会儿,爬起来拖着婆娘陈氏就走。

    他俩回去怎么闹卫父才懒得管,反正态度摆出来了。

    你要分家。

    你分了家。

    你分了地分了口粮拿了银子自立起门户。同老三哪怕还是亲兄弟也已经是两家人了,没听说过兄弟落魄时嫌他拖了家里后腿,等人发达了还往上靠的。一同患过难到享福的时候才有你的份,只想拿好处你做什么美梦?

    卫父也猜到今儿个这出是陈氏自己捣鼓出来,大郎还不至于。

    为什么打他骂他?还不是想逼他管管这婆娘,他不管别人怎么说?夫妻本来就是一体,陈氏生这些幺蛾子丢的也是他卫大郎的人。

    李氏看了个全程,她吓傻了,刚生出一丁点小心思就被公婆合力掐熄。等她帮完忙回去,刚喝了口水,就听见屋外有人喊她,出去一看是她娘,娘家那个。

    “有啥事吗?”

    “没事不能找你说说话?你都有些时候没回来看看,我和你爹还有你哥你嫂子都想你。”

    李氏也不蠢,能不知道她娘为什么来?往常一年到头没想过她,这会儿突然惦记起来,不就是来套近乎?想着把关系拉近,后面才好跟着沾光。要是平时,她打打马虎眼糊弄过去就算了,这会儿实在提不起劲,她先转身进屋,让她娘跟进来,又给倒了碗水,才坐下说:“娘你别费这些心思了,没用。”

    “我就是过来看看你……”

    李氏盯着她看,好一会儿才问:“这话你说出来自己信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