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oldtimesxs.cc

AD4
    当夜,卫成跟姜蜜嘀咕,说女儿打从三年前见着唐怀瑾第一面就喜欢,处处想跟他亲近,这么长时间怎么劲头还没过?

    “你问我啊?我六岁的时候都忙着喂鸡鸭掐野菜上灶前看火……没这方面经验。”看男人有想坐下聊聊的意思,姜蜜搁下手里的东西,朝他那方侧了侧身,说,“我早就想说,福妞怕是继承了你,我嫁过来头几年你回来就同我说那样的话,你闺女就跟你当初一个样,口花花的。”

    卫成本来拿了本闲书,随便翻着,听到这话他把书放了:“口花花的?我什么时候……”

    “你二十出头跟我说那些,过十几年你不承认了?是不是你说村里头我最好看?还说跟天仙儿似的!说你八辈祖宗积德才娶到跟我这样中看不说还贤惠孝顺的媳妇儿!说你看我就够了眼里看不进别人!”

    卫成:“……”

    岁月真是把杀猪刀啊。

    当初他跟夫人说这些话时,夫人还会脸红,还害羞,现在呢……她都能搬出来夸自个儿了。卫成觉得他得为自己说句公道话:“咱们姑娘也不光是继承了我,有些方面挺像夫人你的。”

    姜蜜洗耳恭听。

    卫成说,比如自信。

    姜蜜上扬的嘴角微微的朝下面垮了一点,卫成立马改口:“自信是好事情。”

    “你上漕河飘了大半年,倒是学了手见风使舵。该让同僚来看看,一个个的还说你刚直不阿。”

    “朝堂上那套能搬回家对夫人使?”使完日子过得下去吗?

    姜蜜笑话他说:“你是真懂……算了不说我俩,还是说回女儿。我没经验,当初没余力想这些,可我觉得福妞她就算天天把喜欢这些挂嘴上说,未必真懂那回事,至少眼皮子底下她对唐怀瑾那劲儿跟她对咱家这两个小子差不太多,是当哥哥看的。这么惦记不外乎是人同她岁数相仿,模样生得俊,外加见面回数少,老话也说远香近臭。”

    卫成才刚高兴一点,姜蜜又道:“不过青梅竹马就是这么回事,打小认识,经常在一起玩,感情深厚,长大了自然而然就走到一起。站长辈的立场,没有去破坏的道理,认识的时间长两头知根知底,也不怕遇人不淑。”

    “她才六岁,怎么就说到嫁人了?”

    姜蜜伸出左手来,看着戴在腕上的玉圈子,缓声说:“当娘的是想得远,她六岁我就想她十六是什么样,想她能说怎么一门亲,嫁怎么个人。别说为她想,我也替两个儿子想过,只是想象不到罢了。”

    最小的这个姜蜜算看出来了,是会撩的。

    反倒前头两个,人也聪明,也懂人情世故,偏偏好像在男女之事上缺根弦儿。同别家夫人闲谈的时候姜蜜就听了一些,都说十三四这会儿男子家就该有些萌动了,会想风花雪月那些,卫彦还没任何迹象。

    问他喜欢哪样的,他不知道。

    你非要问——

    那就娘这样的。

    姜蜜在脑子里搭配过,她反而觉得大儿子那个性跟温柔贤惠从不红脸的放一块儿不对味儿,就跟往清清淡淡的三素汤里撒了把干辣椒,怎么看怎么怪。

    不过每次听大儿子说喜欢贤惠的,她也不做评价。人的际遇很难说,千里姻缘一线牵,搞不好他以后娶的妻子同预想中的完全不同,这也很有可能。

    就好像姜蜜在卫家上门提亲之前都没想过她会嫁给书生,更没想过后来这种种,当时所求最多不过是嫁个踏实肯干的本分人,苦几年累几年能把家慢慢兴起来,谁知道十多年后能当诰命夫人?

    姜蜜低头想着事,就听卫成说他没打算早早给女儿订下,总觉得只要订下来哪怕喜事没办,她半个人也是别人家的。

    当爹的想多看她几年。

    “相公你想太多,你闺女才多大?她出阁也是十年之后,早着呢。”

    “早什么?夫人想想,我进京应会试的情形是不是宛若昨天,实际也过去十多年了,忙起来时间过得太快。当初在后山村里,毛蛋天天闻着香味儿吵着要吃的,虎娃总高高兴兴跑出去玩,当时你还是新妇,没怀没生。现在你看,能搬的都从乡下搬出来了,毛蛋和虎娃在我当初认识你的岁数上,成了青年,咱们儿子也是早也长晚也长,都快跟你一般高。我呢,都奔着三十六去了。现在看福妞还小,我只怕一转眼她就变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就要准备嫁人,从这个家里走出去了,想想都舍不得。”

    听他说这些,姜蜜也很触动,她伸出手去搭在卫成手背上:“谁不是这么过来的?你都知道自己三十六的人,别跟儿子似的任性。福妞她爱跟唐怀瑾玩,就让她玩去,以后长大开了窍他俩还能配一起也挺好。我瞧着唐大人和唐夫人都不错的,唐怀瑾也是颗好苗子。”

    唐家其实没有卫家这么干净,也好理解,像卫成这样官做得大后院还干干净净一门心思守着夫人过日子的少,哪怕不是独一份,也离那不远。

    纳妾是富裕人家的寻常操作,比如太太怀孕,得有大半年不能伺候,后院就要进人。又比如太太子嗣艰难,也要主动安排着给家里开枝散叶。还有长辈所赐同僚相赠……基本上你多当几年官,家里一两个妾都算少的。唐谦是两房妾室,都是头上老人安排的,主要太太就生了唐怀瑾一个,之后再没怀过,家里怕有闪失,意思是纳两房妾多生几个。唐夫人心里怎么想的别人不知道,反正她没闹,妾室后来陆续怀上,唐府后院还是规矩,没闹出妻妾相害的笑话。像这样,在京城都算家风正的。

    也是有他们衬托,姜蜜才知道自己这生活多舒心,卫成对她是极好了。

    “相公你看唐怀瑾如何?我瞧他不像卫彦那么锋芒毕露,也不像卫煊收得厉害,就正好,有点谦谦君子的意思。”

    “就是姑娘家最喜欢那种,天生的招蜂引蝶之相,我女儿要嫁给他,怕是闹不完的心。”

    “你女儿嫁给谁你都操不完心。”

    卫成看看晃动的烛火,想想也是:“要不是吃软饭没个好的,我都想给她招赘……”

    还没说完,他就让姜蜜轻轻踢了一下:“我看你没吃酒都像喝多了,越讲越不像。你掌上明珠还小,现在聊也聊不出个所以然,以后再说,该歇下了。”

    卫家这头在说女儿,宫里也在说,仿佛是兴盛人小主意大招惹了他母后,使得梅皇后一气之下跟来长春宫的皇上念叨,说还是女儿家乖巧可人,生个儿子就是气人来的,兴盛才三岁就是个臭脾气,长大还了得?

    “皇后这么说,朕第一个不答应,小七还不好?他在这岁数比前头几个懂事多了。”

    “之前招卫夫人进宫,见到她小女儿,那才讨人喜欢,生得也是美人胚子。我看了真稀罕,唯独可惜我们儿子太小了一点,要不还能跟唐大人家的争一争。”

    “又扯上唐大人……哪个唐大人?”

    “翰林院的唐谦,听卫夫人说因为煤城的事他们同卫家走得近,两家儿女早早就认识,卫雪溪跟唐大人长子亲近,过些年没准还会到皇上跟前来请您赐婚。”

    看皇后说得有滋有味,皇帝都恍惚——聊别人家长里短比跟朕睡觉有趣???

    当天晚上到底还是睡了,第二天,皇后又当面嫌弃了亲儿子兴盛,再一次表现出对漂亮女儿的稀罕。

    皇后不知道的是,七皇子在心里吐槽了她。

    这会儿说想要女儿,等真生出女儿,她才知道什么叫要不起。兴盛上辈子就有妹妹,是亲的,但兄妹关系不是那么好,多几天没见面还亲热,见着之后过不到半个时辰就能顶起来,两人脾气就对不上。他那妹妹挺要强的人,眼光特别高,后来选驸马的时候差点逼死人了,问她中意哪样的?他说卫彦卫煊唐怀瑾那样都行……

    上辈子兴盛对卫彦他们意见特别大,咋看咋不爽,原因出自方方面面。

    这糟心妹子也在其中添了一笔。

    他之前都忘了这事,听母后说女儿好才想起来,想起来掐指一算,就这两年那糟心妹子要来了。

    七皇子突然陷入沉思,他在琢磨改造成功的可能性。

    ……

    卫成他们返京就是腊月,回来才没多久就要过年。衙门还没放,国子监稍微提前一点放了。卫彦回家来,听说唐大人又携妻儿登门拜访过,心就一沉:“小妹跟唐怀瑾见上了?”

    “是。”

    “说了啥又做了啥?”

    卫煊说他跟爹在一块儿,不知道呀。

    “你没问问?”

    “问了,咱妹说女儿家需要有一些秘密,让我别打听。”

    这话听着就胸闷,卫彦觉得他这都能挺住,真的坚强。他坚强的去给爷奶请安,给亲娘问好,提到自己今年表现不错,再苦读个一年半可以下场试试,授业恩师都说机会很大。

    姜蜜问他怎么着急想下场?不是才进去读了两年?

    “总听人说乡试会试殿试,想知道同我们国子监内部考核有多大差距。他们说我考上机会很大,我十五岁就考个举人回来娘多风光,要是还能中进士,不是就给娘长脸了?”

    “可娘不希望你那么早下场。”

    卫彦本来想去端茶碗,听到这话停了动作,问为什么。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