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oldtimesxs.cc

AD4
bsp;   “就算你能早早中了进士,也要在翰林院待很多年。你爹告诉我,说朝廷不太会重用年纪过轻的,你要是十五六中进士,接下来有得熬,不若学扎实些,有十足把握再去应考,殿试拿个一甲回来娘才真的高兴。”姜蜜说着笑了笑,“不光是娘,从你出生你奶就盼你状元及第光耀门楣,要是匆匆下场,得个三榜家里谁也不会高兴。”

    “那好,我多读三年,十八下场。”

    吴氏在旁边听着,这才插句嘴:“不知道老家乡下今年有没有中秀才的,三媳妇你有几个娘家侄子在应考?”

    姜蜜颔首:“之前回去还特地问过,说差不多了,跟着就要传好消息。”

    “要是今年考上,考上立刻递信出来,年前就该收到。”

    “娘忘了来年开春虎娃会在码头等着上船,也可能就不费那劲儿,直接把信递给虎娃,让他亲手拿给我们,算起来晚不了多久。”

    “那倒也是。”老太太一脸憧憬,“虎娃啊……应该娶上媳妇儿了!”

    京城的年都是那样,该进宫进宫,该走礼走礼,该得赏得赏。从初一到初五休息几日,之后当官的上衙,读书人准备回学堂。就这样,新的一年开始了。

    想想腊月抵京的时候,当时觉得能在家一两个月,时间老长。结果一晃眼腊月就过了,进正月,官船已经在天津等着,备上炭火口粮之类等大人们上船。卫成撑着在家过了个元宵,过完立刻带上夫人姜蜜乘马车往天津赶。包括已经回学堂的卫彦都请小假出来送了,二老领着三个孙子孙女在门口站成一排,保重身体注意安全的话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终于有人催促说时辰到了,姜蜜最后掐了掐女儿的脸蛋,她还舍不得,卫成牵了她一把:“别看了,上车。”

    他把姜蜜扶上去,自己回身看了一眼:“儿子这一出门又要年末才会归家,府上拜托爹娘。卫彦卫煊包括雪溪要听话,尤其你们做哥哥的要担起责任。”

    “知道了爹。”

    “您上车。”

    “爹娘早点回来。”

    ……

    从当年赶考,卫成就经常离家,道别这种事对他来说家常便饭了。他最后叮嘱完就上了车,也没再多看,倒是小姑娘舍不得,哪怕车驾走远了,就连影子都看不见了她还站在门口。

    还是做奶奶的伸手把她牵进门去:“别看了,日子过着多快啊,等你练好字,学会画水鸭子,你爹娘又回来了。”

    小姑娘本来伤感着,听到这抗议说:“都说是鸳鸯了。”

    “好,我孙女说是鸳鸯就是鸳鸯,走!回屋去!画鸳鸯去!”

    有吴氏逗着,福妞暂且放下同爹娘分开的难过,她跟两个哥哥一道开始新一年的学习。吴氏当孙子孙女面乐呵,独自一人的时候还是会想。

    儿子和媳妇在家的时候其实也没特别做过什么,可一家人待着,不做什么也高兴,就是高兴。他俩一走,就感觉心里缺了点啥,经常觉得空空落落。

    老爷子也是,他一直不怎么说话,没啥存在感的人,听得多,看别人闹得多。最近就感觉没什么热闹看,私下还说呢,说他看出来了,三媳妇才是关键,有她在家就热闹。

    “咱们这个家最离不开就是她,老三也离不开她。”

    吴氏挑眉:“你才发现?想想就知道,你儿子有几多时间在家?这些年他又有几天得闲?”

    被家里人惦记的夫妻两个已经从天津商船,往南边去了。他们还是在泞州码头靠了一下,虎娃带着荷花已经在码头等了几天,可算见着官船。官船在码头停靠半日,以作休整,不光他俩上了船,毛蛋也跟着过来跟三叔三婶见了一面,他带着夫人卢氏,说头年没见着,这回也让婶婶看看。

    陈荷花她之前就见过,靠边停的时候主要是跟卢氏说了几句。

    卢家是商户,却是书商,他们家里人读书都比较多。嫁给毛蛋这位四小姐是庶出,看着却不差,是温柔娴静知书达理那种,一个照面姜蜜就看出来她是以夫为天的女子,本身没什么主意,说话也是细声细气的。想想毛蛋是个个性强主意大的,娶个和顺的也还搭配。

    姜蜜心里头想了不少,嘴上没说太多。

    一来卢家知道教女,二来毛蛋也会教妻。

    她只不过讲了几句期许的话,让年轻夫妻互相包容体恤,把日子过和顺了。又道亲眼见了侄媳妇总算能放心,等到了淮安势必要写信回京城同二老说说。

    姜蜜在跟卢氏聊,卫成跟毛蛋吃了碗茶,毛蛋说:“侄儿跟着过来,第一是想领卢氏来给叔婶看看,第二替大舅哥同三叔道声谢,您管漕运一年商人已经收益了。还有,三婶娘家那边有个考上秀才的,让我替他们问一问,看后面去什么学堂好。”

    卫成是有准备的,他从随身携带的行囊中翻出一册书,取出夹在书里一封信,让毛蛋把那个拿回去交给姜家人,具体如何安排都已经写在上面,读信便知。

    “叔叔真是有心。”

    “做人最要有心,有心方能成事。”

    毛蛋想想可不是吗,这不光是他叔给的教训,也是他自己的成功经验。当初能挣第一笔,是靠小聪明钻了大空子,后来能把那书一直往后写,写得安安稳稳妥妥帖帖没出纰漏,就是他琢磨得多想得全面。一方面抓紧笼络主角,一方面跟合作的书商结亲,又打听又编又造的,一本书写了这么多年,赚够了。

    尤其他写的还是亲叔叔的故事,他叔现在是二品,以后还要往上爬,收尾还早呢。

    毛蛋简直是个典型,典型的一本书吃一辈子。

    不过他还是不满足于此,也有别的计划安排,比如他就有跟三叔家的堂弟搞好关系,想想看,三叔亲手教出来的儿子以后不得入仕途?不得有大出息?

    到时候叔叔没得写了,他还可以写堂弟。

    卫彦还不知道后山居士盯上他了,要是知道,以他爱显摆的德行估计也不会觉得尴尬丢人,反而倍感荣幸,并且会疯狂暗示对方拿出真本事来好好吹。

    毛蛋写书都好多年了,他已经不是当初稚嫩青涩的他,他已经形成风格,文笔老道得很。以后要真有那机会写堂弟卫彦,开头保准比卫成这本精彩得多。

    聊得差不多,毛蛋留下从老家带来给他叔婶的东西,领夫人卢氏下了船。下船之后他也没立刻走人,还在码头目送他叔动身启程,直到官船走远,他们才离开码头。

    “你同婶婶说了什么?”

    “没什么,闲话家常罢了。”

    “那你看我婶婶如何?”

    “不敢说……”

    “当我面有什么不敢?你说,我听听看。”

    卢氏小声讲了两句,说感觉和娘和二婶都不同,是真的大官太太。

    毛蛋点点头:“家里这些人里面,最不简单就是我三婶。我说了你不明白,当初我奶心里偏疼三叔,三叔要娶三婶,奶看不上她,心里很嫌的。我奶个性刁,我婶也能三两下给她摆平了,叔叔能有今日,想也知道婶婶功不可没。”

    “三婶进门的时候,相公还小呢?这都记得?”

    “记得什么啊?我为了写那书,让我娘把前后的事掰碎了仔仔细细讲过。”

    卢氏还有些惊讶,没想到婆婆能给妯娌这么高评价。毛蛋看出她心中所想,摆手道:“娘原话说狐狸精都没她能耐,把我奶摆平了就罢,你看我叔官拜二品府上连房小妾也无,这种事你听说过?你要说我婶出身好来头大也就罢了,她可是道地的乡下人。”

    毛蛋写那个书卢氏看过,看的时候只觉得卫夫人命好,现在想想,有些事不是一个命好就能解释。

    她能嫁给卫成兴许是命好,后来这十多年却是凭本事过的,换个人来说不准都下堂了。

    “反正你有机会多跟我婶学,别学娘那样。”

    卢氏点头:“我知道了。”

    ……

    毛蛋在马车上跟卢氏咬耳朵,官船上,姜蜜在听虎娃说他回家之后的事情,重点讲了办喜事那一出,把高兴的说完,他犹豫着提及登科,说感觉弟弟学得不怎么好,远比不上煊堂弟,又不知道该怎么跟家里说。

    姜蜜没听明白。

    看男人憋着说不出,陈荷花急脾气,就替他讲了:“是这么回事,我婆婆啥都不让兄弟做,只让他读书,一天天就在书房里出来都少,这本来不碍着谁,他爱读读呗。关键我们出门之前,婆婆就拉着我相公说,让他到三叔面前多提一提,给兄弟创造机会。我相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让他劝娘他没本事,让他来求这求那他没脸,还怕真的求到门路反而把兄弟逼死了,就现在娘对兄弟的期待已经很高,要是人去了更好的学堂,还得了?”

    虎娃点头:“大概就是这样,荷花你说话别死啊死的,讲点忌讳。”

    “这都不要紧,婶儿你说我婆婆这还有救吗?怎么就非得和科举过不去?我大顺哥都说了,要当官比发财还难,单要发财还有些门路。”

    作者有话要说:太太太太太冷,空调罢工了,气得我买了个电暖器回来。

    月末营养液要清空辣,还有存货的宝宝们求灌,爱你们OvO.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