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番外五(顾雪涵X披羊皮的弟弟...)(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oldtimesxs.cc

AD4
    谭文西很快就简单做了三个家常菜, 等他端出来的时候,顾雪涵像是正在打什么电话,见他来了, 讲话的声音略微降低,走离了客厅,到了她的书房, 像是在打什么不方便谭文西知情的电话。

    可她的样子也并不像在打工作电话,所以是私人的事情?

    谭文西一时之间有些失落, 他恨不得自己长个顺风耳, 能够偷听到和顾雪涵打电话的是谁。是不是男的?是不是她的别的追求者?

    但不论是谁,他都还没资格过问。

    不过很快, 顾雪涵就结束了电话,然后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谭文西立刻笑了起来, 恢复了乖巧弟弟的模样:“饭菜已经做好了, 口味你试试, 要是有什么意见的, 都可以和我说。”

    首先要立住贤惠人设,抓住一个女人的胃, 才能抓住她的心。

    虽然谭文西做饭做菜比自己家的家政阿姨差得远了, 但作为家常菜来说,还是出色的。

    顾雪涵尝了几口,果不其然对他表示了感谢和赞美,不过谭文西没想到, 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文西,你做的真的很棒, 不过既然今天难得有机会让你下厨,我还想提个不恰当的请求。”

    顾雪涵笑眯眯的:“之前你晚上给我留的汤, 做的真不错,我刚看过了,今晚我们去超市正好都采购到了那些食材,那能不能麻烦你晚上再大显身手一次,给我炖一锅呢?除了今晚我们可以喝,我明天还可以留下喝,也省得你明天还要特意再炖一次了。”

    “……”说来惭愧,每次给顾雪涵送的汤,都是谭家的那位家政阿姨煲的!

    倒不是说谭文西没那份亲手做羹汤的心,只是一来,他花了不少时间在顾雪涵的律所里“兼职”,心然生物那边虽然惩处了谭卫翔,但多少还有残余党羽需要肃清,外加谭文西还需要看心然生物这几年的财报,研究几条新药生产线的投产情况,实在是没有时间再细致地做汤了;二来,则是他的煲汤技术确实远远逊色于家政阿姨,虽然做别的家常菜水平还行,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做汤是谭文西的死穴,做的饭菜还能算美味的范畴,那他的汤就是死亡料理的级别了。

    “煲汤太花时间了,就是我现在做,等做完估计我们都吃完了。”

    只是面对谭文西的推脱,顾雪涵却很坚持:“但是我确实很想喝汤,正好趁着今晚你来,我想向你系统地学习一下。”她挑眉看了谭文西一眼,“还是说其实那些汤不是你做的?所以你也不知道食谱具体什么样?”

    谭文西原本还想推脱,但一听都这话,他有些不淡定了:“我刚才做饭菜不应该已经亲自自证清白了吗?汤怎么可能难倒我!”

    他咳了咳:“不过我们还是先吃晚餐吧,不然等做完汤,这桌饭菜都凉了。”他拼命给自己争取时间缓冲道,“反正汤也是最后才喝的,我们先吃起来。”

    顾雪涵这次倒没再反驳,她安静地坐了下来,脸上带了些复杂又让谭文西觉得莫名的笑意,看了他两眼后,她开始吃起东西来。

    好在饭菜看起来很合顾雪涵的口味,她看起来胃口很好,这让谭文西有了巨大的满足感。

    做饭做菜算是谭文西舒缓压力的一个途径,人是铁饭是钢,他在国外求学也好回国继承家业也好,每次遇到压力的时候,只要沉浸地做一顿饭,然后吃上自己亲手做的热腾腾的东西,不管多低落沮丧的情绪,都能逐渐平缓,在温热的饭菜里觉察到日常生活的幸福。

    能为自己喜欢的人做一桌菜,看着她细嚼慢咽地吃下去,这已经是能甩大部分人几条街的快乐了。

    只是谭文西的陶醉没能持续很久,因为还有更大的危机在等着他。

    趁着顾雪涵吃饭,他借口去洗手间,愣是躲在卫生间里拼命给自家的家政阿姨发信息,请阿姨在线指导他煲汤秘诀,同时在心里祈祷,最好顾雪涵吃完饭后,彻底把喝汤这件事给忘了。

    不过很可惜,顾雪涵的记忆力非常好,吃完饭后没多久,她就把向谭文西学习煲汤技术提上了日程。

    顾雪涵看起来兴致盎然,但谭文西却完全属于硬着头皮了。

    “今天就做玉米排骨汤吧,先把食材都洗净,玉米也切好,接着……”

    不得不说,谭文西虽然对自己做汤技术没什么信心,但装装样子还是擅长的,他的动作看起来唬住不怎么进厨房的顾雪涵,他觉得是没问题的。

    何况刚才家政阿姨也说了,只要按照她给的步骤做,大差不差,总能做出像样的来,要是味道稍微差那么一点,谭文西也想好了借口,那就是今天他的手受伤了!所以发挥不稳定!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看着锅里正翻滚着热气的汤,觉得从色泽等视觉效果上来看,应该还是可以的。

    顾雪涵就全程站在他的身边,看着谭文西忙前忙后,让谭文西都有一种被监考着的紧张感觉。

    但此刻,看着眼前的一锅汤,他起了些炫耀的心思:“你要尝尝吗?”

    顾雪涵点了点头,然后从善如流地盛了一碗,喝了一口。

    在谭文西的忐忑和紧张里,顾雪涵露出了笑:“很好喝,真是一模一样的味道,你的煲汤技术确实很好。”

    这话下去,刚才还颇为紧张的谭文西就有些忍不住想飘了,这时候不自吹自擂,更待何时?

    他笑着道:“虽然今天我手受伤了,但只是做个汤而已,根本难不倒我,不过是我的平均中下的水平而已,要放在平时,我做的汤绝对口味可以直接进米其林餐厅。”

    “汤很好喝,谢谢你哦。”顾雪涵撩了下头发,温柔道,“不要光顾着聊天了,你快也盛一碗喝吧,总不能自己做的汤,自己都不亲手尝尝吧。”

    说的也是。

    谭文西想,爱情的力量确实是伟大的,自己竟然都能有家里阿姨的水平了!

    自己这道汤,恐怕已经把顾雪涵俘获了个八成,毕竟顾雪涵这样冷感的人,如今都正温和地笑着,然后给自己亲手盛了满满一大碗的汤。

    谭文西轻飘飘地想着,心情舒爽地接过了顾雪涵递来的汤。

    顾雪涵还在笑:“这一碗,一滴也不可以剩哦。”

    那自然!

    谭文西当即喝起来。

    只是……

    想象中和阿姨一样美味的味觉体验并没有出现。

    第一口下去,那味道就差点把谭文西给送走。

    他几乎是再也忍不下去了,直接把那一口吐进了碗里,一点也装不下去了,只拼命地朝顾雪涵求救——

    “水,水,给我水……”

    这锅汤,显然他在顾雪涵的注视下过分紧张了,别说阿姨的水准了,就是平日里自己的正常水平都没有发挥出来。

    顾雪涵刚才还装作这汤有多好喝一样!

    这完全是诓骗了他啊!

    只是事到临头才发现问题,已经太晚了。

    顾雪涵不仅没把水杯递给谭文西,还故意把水杯放远了一些。

    她脸上此前温柔的笑意一扫耳光,只留下了职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