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第八十一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oldtimesxs.cc

AD4
    婚后,虞韵和江横的生活和往常并没太大区别。

    蜜月时,两人都抽出时间,去了虞韵想去的地方。两人走了很多城市,很多站点。最后一站,是他们相遇是那条旅行线。

    在那个露营的山里,江横再次朝她提出邀请。

    问她要不要和他试一试。

    虞韵眉眼一弯,“试多久?”

    江横朝她伸出手,目光真诚灼热,“你想多久就多久,我听你的。”

    虞韵把手递给他,让他握住,“那我要一百年。”

    江横勾唇,“一定。”

    他们就试试,一起走百年岁月。

    ……

    蜜月结束后,虞韵和江横恢复往常工作安排。

    虞韵从国际舞团退出回国的消息,在各大歌舞剧院早就传开了,所有人都争相地朝她抛出橄榄枝,想要把她签到自己所在的舞团。

    但虞韵一一婉拒了。

    这几年在国外,她进步不小,学会的也不少。

    同样的,名气也越来越高。这一点,所有人都无法否认。

    不单单是国人知道有一名古典舞舞者叫虞韵,连国际友人,也都知道中国有一名很出色的古典舞舞者叫虞韵。她跳的古典舞,每一个都很有故事。这让看完她舞蹈的人,都抵不住好奇心和诱惑力,开始探究,研究历史典故等。

    虞韵还是单干。

    薛楠这几年偶尔会去国外看她,她回国后,自己的一切经纪事宜,也都是交给薛楠。

    休息了一段时间,虞韵再次登上剧院舞台。

    她一如既往的耀眼,一如既往的引人注目。

    好几次,她还因舞蹈被网友们夸上热搜。看过她舞蹈的人,没有人不惊叹。

    还有不少人调侃,她真的只是个人,不是神仙吗?那些高难度的舞蹈动作,真的是人能做出来的吗?

    江横的创业之路,走的虽不如虞韵的舞蹈之路这么顺畅。

    但跨过一些坎坷之后,路途变得光明。

    短短三年的时间,江横他们只有十个人的小公司,已经转变成了业内人士抢着要合作的香饽饽,是很多有才华的人,挤破头脑都想挤进来的口碑公司。

    规模虽还不是很大,但胜在口碑。

    虞潭甚至和虞韵提过,不过十年,江横他们的公司必然能上市。

    虞韵觉得虞潭夸张了点,但其实她对江横也还蛮有自信。

    她知道,他是个做了,就一定会做好的人。

    无论是赛车,还是创业。亦或者是爱自己,每一件事,他都做的很好。

    -

    婚后第一年,虞韵和江横顺利躲过催生这件事。

    第二年时,虞潭开始暗示两人。

    虞韵假装听不懂。

    虞潭暗示好几次后,索性摊开了和她说。

    虞韵对生孩子这件事,其实不抗拒,但她觉得自己还年轻。可虞潭给她提了提江老爷子的身体状况。

    老爷子年龄不小了,老年人观念都差不多,自然是想享儿孙福。但他从没催过虞韵和江横,即便是暗示,也都没有。

    他虽想抱孙子孙女,却也明白虞韵和江横的工作有多忙,他们之前便因为虞韵工作的缘故分开了几年,现在好不容易结婚了,自然想多享受几年的二人世界。

    因为虞潭这话,虞韵认真思考了一下。

    其实早点生,也不是不行。

    她把自己想法告诉江横时,江横告诉她,不要有任何压力,老爷子身体很好,再撑二十年也没问题。

    虞韵被他逗笑。

    最后的最后,两人决定顺其自然。

    他们都身心健康,想要个孩子不是难事。

    只不过这一年,孩子好像和两人没缘分,一直没来。这让虞韵还疑惑了许久,她和江横不会是身体有什么问题吧。

    就在虞韵准备和江横再去做个检查时,宝宝悄无声息来了。

    知道这个消息时,江横这么一个大男人,抱着虞韵闷声说了很多句谢谢。

    要不是他控制住了情绪,虞韵都怀疑他要感动哭了。

    有了宝宝,虞韵的舞蹈事业便停滞了下来。

    她倒不在意这些。

    对她来说,自己喜欢最重要。

    之前跳舞,是喜欢,现在怀孕生宝宝,也是自己喜欢。

    虞韵的孕期,大概是所有人都羡慕的。

    她不确定江横是因为宋婷怀她,生下她后有了抑郁症的缘故,还是因为江母的因素,他在虞韵孕期时,尽可能的把时间安排出来陪她。

    应酬,他交给了杨郁和郭来他们。

    每天到点上下班,绝不晚回家。

    回到家,他会亲自给虞韵下厨,不让阿姨帮忙。吃过饭,他会陪虞韵出门散步。

    偶尔遇到天气不好时,他就带虞韵去商场。

    两人偶尔看看电影,逛逛街。

    周末的时候,他会安排短途旅行,到周围的城镇散心。

    偶遇到杨郁他们没办法处理的事,他会让上大学的陆澄澄,亦或者是杨知意她们过来陪她。

    总之,他从不会让虞韵觉得孤单寂寞,无论是精神方面,还是生活方面,他都安排的面面俱到。

    肚子里的宝贝也比较听话,很少折腾虞韵。

    虞韵临产前一个月,江横甚至把所有工作都推了,就窝在家里陪她。

    两人闲得无聊,甚至开始给小孩取名。

    江横取了好几个,都被虞韵给拒绝了。

    最后,虞韵说让老爷子取。

    江横问了她好几次确定吗?

    虞韵笑着说确定。

    一个名字而已,她能有什么不确定的。

    ……

    宝宝是冬天来的。

    其实虞韵对生宝宝的过程记得并不清楚,她记得最清楚的是,她把宝宝生下来时,江横紧紧地抱着她哭了的那一幕。

    她没有看见他的眼泪,但他的眼泪顺着她的脖颈往下滑,她的肌肤感受到了冰冰凉凉的泪水。

    她知道,江母是生江横而难产去世的。

    因为这事,老爷子小时候对他是又爱又气。他对江横的情绪是复杂的。

    也是因为这个,江横从小就没有感受到母爱,虽说长姐如母,江娴对他也像对自己孩子一样,可终归是不同的。

    虞韵怀孕后,他最担心的便是生产这件事。

    那是鬼门关。

    他不想自己再听到难产这两个字,更不愿意虞韵去受这样的痛苦。

    好在,一切都是顺利的,平安的。

    听到医护人员说宝宝生下来,大人也一切稳定的时候,江横确实是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自觉地落了泪。

    -

    在医院住了几天,虞韵转去月子中心。

    虽说家里人也能把她照顾好,但在月子中心终归还是要更放心一些。

    而江横,也在月子中心陪着她。

    到虞韵从月子中心出月子离开时,江横才不得不回公司去正常上班。之前时候,他都在虞韵住的月子中心处理公事。

    如江横所盼,虞韵生的是个女儿。

    他一直心心念念想要的女儿。

    小名本来是虞韵要娶的,但被江横抢了。

    他说叫朵朵。

    虞韵听到的第一时间,是想吐槽他取这么个普普通通小名的。

    可脑子灵光一现,她想到了江横给自己取的小名。

    云云。

    虞韵噎了半晌,只能妥协答应。

    朵朵小朋友刚生下来的时候,其实看不出有多好看。可小孩就是这样,一天一个模样。一个月后,大家都能看出,她有江横的模样了。

    眼睛像虞韵,可鼻子和嘴巴是像江横的。

    她的五官,是父母的结合体。

    杨知意和乔亦瑶每次看到她,都不忘感慨说她会长,专挑爸爸妈妈的优点长。

    虞韵深表认同。

    朵朵小朋友一岁的时候,虞韵开始恢复工作。

    刚开始,自然也是有些困难的。

    庆幸的是,她适应能力还不错,渐渐的又和往常无异了。

    朵朵最初开口说话,是江横带着她去看自己跳舞。

    他们一家三口在剧院后台,虞韵刚跳完舞下台。

    朵朵被江横抱在怀里,拍着她肉嘟嘟的小手,眼睛黑溜溜的似葡萄,蹦出一个字:“胖。”

    虞韵愣了下,看向江横,“她说话了?”

    江横也是一愣,“朵朵,你刚刚说什么了?”

    朵朵艰难的又憋出一个字。

    刚开始,虞韵以为她是在说自己胖,转念一想又觉得不至于。小孩刚开口说话,哪会说这么难的。

    她和江横琢磨着,她可能是在喊爸爸。

    两人激动的让朵朵再开口。

    听了几遍,虞韵才听明白,她是在说自己棒。

    在家的时候,她和江横也总是夸她,她会走几步路了,只要她走,他们俩就会说她很棒。但很这个字,她说不出,只能说个棒。

    可就是这么一个发音不标准的字,也足以让虞韵红了眼眶。

    听她开口夸自己这一刹那,虞韵觉得自己付出的所有一切,都值得了。

    她此生无憾。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那天之后,朵朵断断续续地往外蹦字。

    半个月后,她已经能很流畅的喊出爸爸妈妈爷爷和外公了。

    朵朵两岁的时候,虞韵开始忙碌起来。

    带小孩的任务,莫名落在江横肩上。

    之前的时候,虞韵总以为江横带不好宝宝。

    事实证明,她想多了。

    江横比她会带孩子。

    江横对孩子,也比她有耐心。

    每天早上出门去上班,江横会亲她和朵朵,跟两人说再见。

    回到家的第一时间,他会抱虞韵,也会抱孩子,和他们分享他这一天的工作。

    繁琐的他很少提,大多时候都是挑一些有意思的,有趣的和她们分享。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