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 15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oldtimesxs.cc

AD4
    第十五章

    隐藏支线?

    人气值兑换【综合体质卡】?

    她做什么了?为什么会触发隐藏支线?

    许林月太了解自己,她确实什么都没做,根本不可能触发隐藏支线。

    但她的眼睛没出错,手环上的字写得一清二楚。

    抽了?系统bug?

    不过这会儿也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她没有过多纠结,再次看向眼前一脸讨好求饶的男人,“还不下车?”

    王医生迟疑着不敢动,这前有狼后有虎,无论是留下还是跟着许林月,都不是什么好选择。

    许林月看他眼珠子乱转,就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道:“前有狼后有虎,你觉得现在谁可以庇护你?”

    对啊,谁还可以庇护他?许思源不会饶了他,许林月在追杀他,警察吗?不行,这无异于自投罗网自毁前程,不到最后关头,他不会走到这一步。王医生脑子飞速转动,一边磨磨蹭蹭的下了车,“……你,你别乱来啊,杀人是犯法的!你才坐牢出来,肯定不想又进去吧?”

    “这个你不用担心。”许林月解释道:“我现在杀你,没有任何人可以找到证据,就算猜到是我,也拿我没办法。就像上次一样。”

    提到上次,王医生的脸更疼了:“……”

    他相信许林月所言非虚,她确实有些过人的本事。也不知道她在监狱里经历了什么,如今的许林月,和那个在法庭上绝望痛苦到心如死灰的许林月简直判若两人。

    他小心戒备的看着面容平静温和的许林月,注意到自己竟然到了郊区,周围荒无人烟,因为夜深了,路上竟然一辆车都没有,就算偶有路过,看到如此情况,愿意过来帮忙的也少之又少。

    如今已经不再是那个和平年代了,而是稍不注意,就会被抓去做人气值供养机的混乱的时代。

    多事之秋,谁愿意招惹是非?

    王医生抓着车门隔开许林月,一脸痛苦的哀求,实则已经在观察逃跑路线,“许小姐,求求您给我个痛快话吧,我上有父母需要供养,下妻子儿女需要照顾,我不想他们为我担惊受怕……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什么都愿意为您做!”

    他希望装可怜可以博取许林月的同情,希望能让许林月短暂的心软,可惜许林月丝毫不为所动,连眼皮都没眨一下,还笑了笑,看着他说:“我想要你生不如死,不过现在,许思源应该和我想的一样。”

    “……”草!

    不管了,他瞬间使用D级极速卡牌,拔腿就跑!

    有了上次教训的他根本就没想过和许林月硬碰硬。

    许林月看着王医生逃窜的背影,一点也不着急,用他能听到的声音问,仿佛在他耳边呢喃:“王医生,你能逃到哪里去?谁还能帮你?”

    对啊,谁能帮他?谁有能力和许思源对抗,谁有能力在神出鬼没的许林月面前保他周全?想到这些,王医生只觉未来一片昏暗,绝望极了。

    但无论如何,至少现在他一点都不想和许林月那个疯子待在一起,太危险了!总感觉那个疯子随时能杀掉自己!

    但他又能逃去哪里呢?谁能庇护自己?

    王医生悲催的发现自己根本无路可去!

    就在他焦急万分的时候,突然间,他的脑海里终于出现了一个人:郑吉。

    论实力,郑吉是眼下唯一可以和许思源抗衡的人。虽然郑吉是许思思的未婚夫,外界都道许思思和郑吉情深似海,但他知道,当年要不是许思思污蔑许林月致她流产,郑吉会选择谁还不一定呢。郑家和许家之间在商业上也多有竞争,两家关系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和谐。

    再则像郑吉这样的大少爷,别看表面斯文,实则矜骄傲慢,最讨厌被人算计,何况还是自己的未婚妻子。

    许思源要对付自己,如果拿不到证据没准儿就杀人灭口,反正他死了就什么都没了。郑吉则不同,自己手握证据,又是证人,无论如何,郑吉总不会杀自己灭口。

    既然许思源对自己不仁,就别怪自己不义了。

    何况身后还有个杀神在追着,情况迫在眉睫。

    如此一想,他再也不做他想,朝着郑家大宅所在的方向跑了过去。

    郑家是豪门世家,延续了几百年的大家族,郑家的底蕴是许家这种新起之秀比不得的,郑家大宅就在半山别墅,占据了一大片山,每到夜里,远远就能看见屹立于黑暗之中古典优美的宅院。

    王医生曾无数次路过,还梦想有一天能住进去,如今熟门熟路,直奔着郑家大宅而去。

    跑着跑着,他忍不住回头看去,总能看见许林月远远的跟在自己身后,像个索命幽灵。

    ……

    许林月的精神力一直锁在王医生身上,一边扫了个电瓶车,远远地跟在王医生身后。直到王医生终于冲到半山别墅,砰砰砰的拍打着高大的铁门:“有人吗?快来人啊!我是郑总未婚妻许思思的主治医生,我有要事要见郑总!”

    他一边喊着,一边气喘吁吁回头,果然看见许林月就站在不远处,一双眼睛幽幽的盯着他。他怕得不行,心道自己去找郑吉,这不也是还她清白吗?她应该感谢自己才是!为什么要用这副看死人的眼神看他?许林月果然心理变态了!

    好在守门的警卫大哥很快就出来了,见他穿着病服,半张脸还缠着纱布,身上连个身份证都没有,根本不愿意搭理他,还想将他赶走。王医生差点连心脏病都急出来了,可惜无论他如何解释,对方根本不信。

    要是随便一个人就能轻松见到郑家三少,那郑家的门槛就太低了。

    王医生气急吼道:“我真的有秘密要告诉郑总,耽误了郑总的大事,你们担待得起吗?你们看我现在这么狼狈,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来见郑总,会是小事情吗?”

    ……这么一说好像也对?警卫大哥犹豫片刻,向队长汇报了情况后,终于还是把他带进了郑家。

    王医生总算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好了,安全了。等他再回头,已经没了许林月的身影。这人神出鬼没的,他打了个寒颤,紧紧地跟在警卫大哥身后。

    警卫大哥已经把事情报了上去,这会儿被吵醒的警卫队队长出来接见了王医生:“你找三少爷有什么事情?”

    “抱歉,这件事我必须亲口告诉郑总,因为很重要。”

    警卫队长露出怀疑的神色来,但许思思小姐身边确实有个姓王的医生,几天前被报复毁容,和眼前的男人都对得上,“三少已经睡了,有事你明天再来吧。”

    王医生立刻:“不行!”他怎么可能等到明天,他已经进了郑家大门,许思源要是知道,非扒了他皮不可!他已经无路可退了。

    想了想,他凑到对方身边小声道,“事关重大,请您一定通融通融,如果不是要紧事,我愿任由郑总处置!”

    “但如果真是大事,你也算立了一功,对吧?”

    警卫队长犹豫片刻,终于还是决定相信王医生一次。

    ……

    郑吉半夜被人叫醒,神色间满是不虞,不过在听说来者是许思思的主治医生的时候,他眼中的不虞变成了疑惑,心里隐约有过一种奇怪的预感。

    王医生他是知道的,两年前就曾见过,几天前还看过他受伤后的照片,如今在三更半夜跑来找自己,总不会是来玩的。

    王医生这会儿也十分忐忑,他必须要让郑吉相信他的说辞,更重要的,是他不能让郑吉和许思源站到同一阵线,这样吃亏的就是自己了。

    郑吉点了支烟,往沙发上一坐:“说吧,找我什么事?”

    王医生小心道:“不知道您知不知道,我脸上这伤,是许林月弄的?”

    “警方并没有找到证据证明是许林月弄的。”

    “真的是她!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但真的是她搞的鬼,而且她伤我除了报仇以外,还有别的目的。”

    “别的目的?”郑吉半靠在沙发上,夹着烟看着王医生,“这我倒是没听说过。”

    王医生立刻:“您听过的,就算您之前没有听说,但您最近应该听说过一些传闻……”

    郑吉何其聪明,几乎立刻想到了什么,他弹了弹烟灰,面无表情的看着王医生,心里已经思索着该怎么榨出王医生的所有价值。王医生已经走到这一步,只能赌一把了,他相信像郑吉这样的男人,肯定不会让儿女情长成为自己的牵绊,郑吉肯定也会想要拥有可以拿捏许家的证据。

    王医生盯着郑吉,认真道:“我有证据可以证明两年前,许家在许林月入狱一事上动过手脚……”

    “我不信,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信。”郑吉打断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