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第 23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oldtimesxs.cc

AD4
    苏知鱼的觉一下就醒了。

    她万万没找到柳长风不要脸的程度竟到达了这个地步!

    小娘子立时下榻披衣,径直冲了出去。

    花厅内,苏町田和赵氏都在,还有一个穿着喜庆的媒婆。那媒婆正说着话,突然眼一错,看到了冲进来的苏知鱼。

    小娘子刚刚起身,发髻松散,身上夏衫也没怎么穿好,胡乱搭着,可即便如此,依旧无法掩饰其出色的姿容,反而更添几分慵懒媚色。

    这是一位美人,一位即使未施粉黛,却依旧能让人挪不开眼的美人。

    “这位就是苏小姐了吧?果然是天姿国色呀。”媒婆的嘴里吐着好话,那双眼不客气的上下打量苏知鱼,就跟在掂量砧板上的鱼肉一样,令人十分不舒服。

    从媒婆惊喜的眼神中,苏知鱼知道她这块肉显然很合这个媒婆的胃口。

    大厅里堆满了挂着红绸的箱子,那黑油木的大箱子一个接着一个的往外蔓延,不仅挤满了大厅,还将院子都堆满了。

    显然,柳长风这次是出了大手笔。可他一个小小的探花郎,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苏知鱼眼尖的看到箱子上刻的“温”字,立刻明白过来,敢情这柳长风是拿了永宁侯府的钱财来给她当的彩礼?

    “按理来说呢,这聘妾是用不着这么多彩礼的,可柳大人对苏小姐真心一片,实在是不愿意委屈小姐,这才让我带了这么多好东西来。”

    媒婆随手打开一个大箱子,露出里面的绸缎料子,“小姐您瞧瞧,这可都是上好的料子。”

    “这样的料子连给我们小姐做罗袜都不配!”雀蝶气得上前一把关上那大箱子,媒婆的手没来得及拿开,被箱盖一夹,登时发出野猪般的惨叫声。

    “啊!”

    幸好旁边的赵氏眼疾手快,把箱子重新打开,媒婆的手才得以保全。

    “你个丫鬟简直不知天高地厚!”媒婆自诩是帮柳大人做媒,高人一等,哪里想到这一个小小的商户女居然敢这样对她,登时气得面色涨紫,仗着自己身高体肥就要责打雀蝶,被苏知鱼随手抓起桌上的茶盏砸了一头一脸。

    “滚出去!”

    媒婆原本以为这是一份美差,毕竟一个小小的商户女能嫁给探花郎做妾,这该是多美的事呀。

    可她没想到,自己竟然被打出来了。

    苏知鱼不是自己一个人来京城的,她父亲给她准备了很多随从跟着。这些人只听苏知鱼一个人的话,当他们听到自家小姐的吩咐后,立刻将院子里和大厅里的箱子并那媒婆一道扔了出去。

    滚烫的茶水烫得媒婆面皮发皱,她一边捂着脸,一边骂骂咧咧的回到永宁侯府将这件事情告诉了柳长风。

    虽然柳长风已经预料到了结果,但真正听到的时候心中还是忍不住一沉。

    他是真的喜欢苏知鱼,她怎么就不能理解他一下呢?

    “柳大人,这可不是我的错呀,是那苏小姐她,她自己不愿意。”

    “我知道了。”柳长风的脸上露出不耐烦,他随手打发了那媒婆,左思右想后,再次找到了温少刚。

    柳长风自幼丧父,母亲一手拉拔他长大后在一个冬夜里病重而去。柳长风孤儿一个,得到苏家二老爷垂青,跟苏知鱼定了亲事,然后入京参加春闱,又入殿试,被圣人亲封探花。

    曾经无依无靠,处处被人看不起的穷酸书生现在是人人都想要高攀的柳大人。

    柳长风那口长久积压在心中的郁气终于释放出来,可他发现,自己放的太早了。

    他从一个圈子里踏出来,走进另外一个圈子里。他如同一个婴儿一般,暴露在这个更高级的虎狼之地内,手无缚鸡之力,随时都会被人撕扯成碎片。

    他没有办法,只能依靠永宁侯这只在官场内沉浸了多年的老狐狸。

    温少刚替柳长风铺路,也断了他的后路。柳长风知道,一旦他踏上温少刚替他造的这条路,就没有了回转的余地。可他不后悔,他再也不是从前的柳长风了,再也不想被人指着鼻子骂乡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