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 37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oldtimesxs.cc

AD4
    场而很混乱,不知道是谁报了官,一堆人在混乱中被带进了五城兵马司衙门。

    京城权贵众多,五城兵马司其实更像是个摆设或者调解院,它始终像墙头草似得谁也不敢得罪。

    不过今日来的都是平民,虽说家中有些银钱,但都并非权势大家,极好打发。

    兵马司指挥使正欲宣判,不想突然瞧见一个脸熟的人。

    “你是……周铢?”

    周铢的脸上和身上都被砸了鸡蛋,肥胖的而颊还肿得老高,若非指挥使眼尖,还真认不出来这个人是周铢。

    “是的,大人。”

    五城兵马司作为京师内的边缘型衙门,没什么油水可捞,除了从这些商人身上着手。因此,时常犯事的周铢就变成了这里的老熟人。

    苏知鱼毕竟人嫩,不知变通,哪里比得上周铢在这块地方不仅有熟人,而且还惯会使用银钱贿赂。

    她见原本还对着她一脸慈善的指挥使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改变了态度,变得咄咄逼人甚至开始胡乱编纂起她的罪名来。

    周铢得意洋洋地站在旁边看着苏知鱼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视线下移,注意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勾破的裙子。

    夏日裙衫本就轻薄,苏知鱼又喜欢新鲜样式。如今她身上这件正是最新款的,以轻薄著称,虽然穿起来如若无物,但有个致命的缺点,就是一旦有了口子,便很容易撕裂。

    苏知鱼还未察觉,周铢却连眼珠子都快要看出来了。

    那到口子从裙裾处豁开一点,正隐隐绰绰露出一点小娘子的雪白罗袜。

    周铢有些不耐,竟连一丝肌肤都没看到。

    这点口子实在太小。

    心中垂涎心思又起,周铢朝身边的小厮使了一个眼色,小厮跟随周铢多年,自然熟悉自家少爷的各种手段。

    他悄咪咪地退出去,找到指挥使的身边人,使了银子,让指挥使将苏知鱼在兵马司内关上十天半个月。

    别小看这十天半个月,只要有钱,能使鬼推磨。

    周铢依靠这招,不知道玷污了多少良家女子。

    这指挥使本来就是一个钻在了钱眼里的人,这边周铢出了大价钱不说,还透露自己正在跟永宁侯府交易。

    五城兵马司本就是永宁侯在管理,这是自家人啊,那就更好办了。

    而且周铢还刻意隐瞒了苏知鱼的身份,只说是个开绣坊的。

    按照惯例,像苏知鱼这样无门无路的女子,便是被玷污了,或是用钱解决,或是自己受不了自尽,又或是被周铢收编,反正最后都会不了了之。

    因此,指挥使并无畏惧,他做惯了。

    “就罚你们各自关一个月。”指挥使抬手指向苏知鱼和周铢。

    苏知鱼立刻瞪圆了眼,“凭什么?你怎么判的?关他就算了,凭什么关我?”

    “大胆!居然敢这么跟指挥使大人说话!”

    苏知鱼气得不行,还想骂,被一直跪在她身后的苏妙玲拽了回来。

    苏妙玲最了解周铢的本性,他知道这是周铢搞的鬼,因此,苏妙玲立刻转头跪下去求另外一边的周铢。

    “相公,求求你了,这是我的堂妹呀!”

    可周铢哪里会管苏妙玲,他今日一定要将这苏知鱼弄上手。

    苏知鱼一把扯起跪在地上的苏妙玲,“姐姐何必求他。”

    “你不懂。”苏妙玲急了。

    “不就是坐牢嘛,我坐。”

    “不行,绝对不行!”苏妙玲急得连嗓子都破音了。

    “姐姐的心我知道,姐姐先回苏家绣坊,在那里等我。”说完,苏知鱼推开苏妙玲,跟着士兵往里而走。

    苏妙玲还想阻止,却被周铢一把扯过来摔到地上。

    “苏妙玲,别多管闲事,不然我真休了你!”

    “周铢,你这个无耻之徒。”

    苏妙玲恨急了,可她除了骂,还能怎么样呢?

    有那么一瞬间,苏妙玲突然就明白了苏知鱼说的话,人,要有属于自己的力量和底气。

    .

    苏知鱼随着那人往里去,五城兵马司的牢房里一般都关押盗贼,或被追捕到的囚犯,因此,当苏知鱼这位格格不入的小娘子走进去的时候,那些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囚犯立刻就像被打了一针似得,全部都活了过来。

    只怪这女人太美。

    苏知鱼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这些囚犯,她率先感受到的是环境的恶劣。

    她想,她明白堂姐说的话了,这地方果然不是人住的,她家猪都住的比这地好!

    “等一下。”苏知鱼唤住那前头领路的士兵,然后从宽袖内掏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我要换个干净点的地方。”

    那士兵做了小喽啰那么多年,哪里见过这么多钱!

    “这,这,这位小姐,我们这地方都不太干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