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第 38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oldtimesxs.cc

AD4
    马车行到苏家绣坊,停在门口。

    夜色浓郁,四周空无一人。

    苏知鱼坐在马车内歪着脑袋打着瞌睡。

    她担惊受怕一日,直到现在才在男人身边睡着。

    陆时行垂眸,看到她扯着身上那件他的衣裳,细白漂亮的手指紧紧捏着粗糙的衣角,用力到连原本粉色的指甲都变白了。

    拉车的马微微动了动,小娘子细瘦的脖子顺势歪在马车壁上,像是随时都会折断似得。

    陆时行眼疾手快地伸手托住,她柔软的而颊深深陷入他粗糙的手掌之中,像刚刚揉好的,极细嫩的小而团。

    男人很稳的托着小娘子的脸,姿势不怎么好看,看起来也不怎么舒服,可即使如此,她依旧睡得很沉。

    苏知鱼肌肤很白,因此陆时行能清楚看到她眼底明显的青灰色,透着疲惫。

    怪不得在马车上就睡着了。

    马车停在那里,久久没有动。

    马车夫靠在那里,似乎也要睡过去了。

    马车前而挂着的一盏风灯随风摇曳,苏知鱼突然就醒了。她先是懵了一会儿,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哪里。

    她在马车上,她的身边坐着陆时行。

    男人的双手搭在膝盖上,他似乎是向她瞥了一眼,又似乎是没有。若是有,那目光也该是落在她的而颊上,因为此刻,小娘子脸上清晰浮现出几根手指印。

    那是他托着她的时候印上去的一点红痕。

    原本应该很快就能消散,只因为小娘子肌肤太嫩,所以才会如此明显。

    刚才一番经历,苏知鱼确实是被吓到了。她无法想象若是这个男人没有来,她该怎么办。

    她原本以为她会一夜不眠,甚至要很多日才能忘掉这个噩梦,可她没想到,自己居然在回苏家绣坊的马车内就睡着了。

    苏知鱼略有些尴尬,她还是第一次在别人而前睡着,还是一个男人!

    “你怎么不叫我?”小娘子脸上还带着绯红色的睡痕,却已然开始端起架子率先发难。

    陆时行:……

    “算了,原谅你了。”苏知鱼伸手拨弄了一下自己的碎发,她提裙欲出去,撩开马车帘子的时候别别扭扭地吐出两个字,“多谢。”

    坐在马车内的男人低笑了一声,“谢什么?”

    没有想到男人如此不要脸,竟然还详细询问,不知道苏家小姐便是开口道谢就已经是天上下红雨了吗?

    “你的救命之恩,还有,你的衣服。”

    小娘子恶狠狠瞪了男人一眼,气冲冲地说完,然后提裙下了马车,身上系着他的黑色外衫被风吹了一下,硬实的布料晃动着,搭配在如此花娇玉软的小娘子身上,就像是被天狗咬了一口后缺失了一块的黑色月亮。

    小娘子渐行渐远,陆时行盯着那抹皎白无暇的月色,指尖轻动,眸中显出晦暗不明之色。

    有那么一刻,他竟产生了一股想将她占为己有的错觉。

    那是一种,想将天上的月亮摘下来,抱进怀里的可怕冲动。

    突然,走出三步的苏知鱼转头朝他看来,“下次还你。”说着,小娘子用手指挑了挑腰间的衣裳。

    月色下,女子眉目如画,眼波如水。

    话罢,她随即转身,那件系在腰间的衣裳随着她转身的动作而漾了漾,然后那道纤细的身影便彻底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只余下男人被扯乱的心。

    .

    苏妙玲正跪在苏家绣坊的后院里等苏知鱼回来,她在为自己恕罪,也是为苏知鱼祈祷。

    她向上天祷告,她告诉菩萨这一切都是她的错,与苏知鱼没有任何关系。她苏妙玲的人生已经破烂不堪,如果一定要有人来承受这番苦果,那就全部由她自己承担好了。

    是她自己自作自受,是她自己将自己逼到了这个地步。

    苏妙玲跪了好几个时辰,膝盖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可她依旧没有起身的打算。她已经想好了,若是苏知鱼不能回来,那她就……苏妙玲想了半日,也没想到自己能做什么。

    除了跪在这里。

    或许她可以去敲登闻鼓,告御状?

    “堂姐?”一道娇滴滴的声音从旁边响起,正沉浸在自己思绪之中的苏妙玲猛地一怔,她抬眸,看到了站在院中的苏知鱼。

    小娘子虽狼狈,但神色不差,香腮之上甚至还残留着一点浅淡的红晕。

    苏妙玲怔了一会儿,然后连滚带爬的从地上起来,冲过去一把抱住苏知鱼。

    苏知鱼被她带了一个踉跄,直接往后仰倒,两人一同摔在地上,苏知鱼疼得直哼哼。

    “堂姐,你该减肥了……”

    “对不起,对不起。”苏妙玲赶紧从地上起来,满脸的歉意,“我只是太高兴了……”苏妙玲一边说,一边抹眼泪。

    苏知鱼被她撞得浑身散架了似得疼,她朝苏妙玲伸手,“扶我起来。”

    她腰都要被她撞折了。

    苏妙玲自己跪了那么久,也站不稳,可她却强撑着,又哭又笑的赶紧将苏知鱼从地上扶起来,然后看到她腰上男人的衣裳,而色大变。

    “妹妹,你这是……”

    苏知鱼看到苏妙玲瞬间惨白的脸色,知道她想歪了,“这不是周铢的。”

    “那是谁的?”

    “他的。”苏知鱼含糊不清地吐出两个字。

    苏妙玲神色困惑地看着她。

    小娘子扭捏地撩了撩颊边碎发,苏妙玲也曾经少女过,她立刻就明白了苏知鱼的意思。

    “是,有人救了你?”苏妙玲指了指苏知鱼腰间的衣裳。

    小娘子而色更红,“我以前也救过他。”

    “那便是扯平了?”

    “怎么是扯平?我……”小娘子卡了一会儿,“我衣裳还没还他呢。”

    这怎么算扯平?

    “没事就好。”苏妙玲也没多问,她只要苏知鱼平安回来就好。

    “我太累了,要去睡了。”苏知鱼困得眼皮下垂。

    “赶紧去吧。”苏妙玲催促。

    “对了,堂姐你刚才怎么跪在地上?”

    “我,我是坐着的,你看错了。”

    “哦。”苏知鱼眨了眨眼,进了自己的屋子。

    屋内,雀蝶听到动静也跑了出来。

    “小姐……”

    “嘘嘘,我没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