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oldtimesxs.cc

AD4
    很快,顾飞等人从三个点位回到营地集合。

    容眠:“火处理了吗?”

    顾飞点头,抹了把脑门上的汗,蹲坐在地上:“浇过水了。”

    其他几个队员也累得够呛,靠坐在地上喘气。

    “为什么会来这么多蛇?也太看得起我们了吧?”

    “这是新手难度?学校要整死我们?”

    “差点命没了。”

    危机过去后,大家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了这次意外上。

    虽说都是第一次来危险区,但星战没少玩。

    星战中的荒野求生赛,可以模拟出各个等级危险区的情况,像刚才这么大规模的蛇群袭击已经远远超出了一级危险区的难度。

    听到他们的讨论声,容眠偏头看向那边正在互相包扎的学生们,心里多少有些猜测。

    他又看向河边。

    火浇灭后,烟薄了不少,再过不久就会被风完全吹散。

    大片蛇血会把附近的变异野兽吸引过来,这个地方不能待了。

    “困不困?”

    容眠问宋洋,“还走得动吗?”

    宋洋:“困,走不动。”

    晚上大部分人都休息过,只有宋洋没有。

    容眠起身,摸摸他的头安慰道:“一会儿我背你,你趴我背上睡。”

    宋洋:“……”

    听到这话的顾飞:“……”

    对这傻儿子真好。

    容眠把手里的水壶还给宋洋,走到正在包扎的徐涛面前,低声问:“你队里是不是有人在扎营前受过伤?”

    见他走过来,徐涛低着头,本想假装没看见。

    刚放了狠话,转头就被对方救了,哪还抬得起头?

    可怕什么来什么。

    徐涛绷着脸,硬着头皮道:“是啊,这一路走过来那么多变异种,哪能不受伤?!”

    旁边听到他们对话的学生立刻附和,甚至卷起衣服给容眠看伤口。

    “我们碰到了野猪,我的手差点被它的獠牙刺穿,幸好只是擦伤。”

    “我摔了好几次,手擦破皮了。”

    “我也擦破了。”

    被从河边救回来,一群人看容眠的眼神热切了不少。

    容眠依次看过去,没说什么。

    余光见一个缩在角落里的omega少年,对方捂着左腿,身体在微微发抖。

    他眼神一闪,绕过这群人走过去。

    “你的腿怎么了?”

    少年一惊,把手移开。

    “没事啊。”

    容眠视线落在他左边的小腿上,在他面前蹲下来,抬手按上去。

    “嘶——!”

    omega少年猛地一缩,额角瞬间沁出了冷汗,“别碰!”

    容眠皱眉,一把抓住他的脚踝,帮他把军靴脱下来。

    其他人不明所以,纷纷围过去。

    在手电的光下,容眠将他的裤腿卷起来。

    当看清他小腿上的伤时所有人倒抽了口气。

    白皙的皮肤上有一道近十公分的破口,只潦草地缠了几圈纱布。

    绷带已经被血染红,浓重的血腥味里还掺杂着一丝恶臭。

    跟过来看热闹的宋洋被这气味冲得偏过头,眉头微皱。

    “伤口沾了毒,还化脓了。”

    训练服的防水性好又厚实,很多时候皮肤划破了,衣服却还能完好无损。

    周围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林悦,你受伤了怎么不说啊?”

    林悦低着头,唇角绷得很紧,整个人颤抖得更厉害了。

    容眠:“一级变异种的毒性虽然不致命,但放任不管的话也有可能导致腿部组织坏死,会瘸。”

    见他猛地一抖,眼角都湿了,容眠这才抬手解开他的纱布。

    “受伤几个小时了?”

    林悦被他的话吓破防了,老实交代:“六个小时前,打野猪的时候被划伤的。”

    容眠:“吃过解毒剂了吗?”

    林悦忙不迭点头,怕听到会瘸腿的噩耗,他又补充道:“纱布也换过。”

    容眠:“什么时候换的?”

    林悦犹豫道:“我趁他们都睡了偷偷换的。”

    容眠:“换下来的纱布呢?”

    林悦低声说:“扔在河边了。”

    容眠和宋洋对视了一眼,心道一声果然。

    一些种类的蛇本就在夜里活动,而且蛇类嗅觉非常灵敏,这染血的纱布丢在河边,就等于是在告诉它们这里有猎物。

    默默听到现在的徐涛气得一脚踹在树干上。

    “染了血的纱布你扔河边?!想害死我们?!”

    林悦:“我不是故意的。”

    徐涛怒骂:“管你是不是故意的!因为你,我们一群人差点被蛇吞了!”

    其他人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都陷入了沉默。

    毕竟是刚共患难过的伙伴,伤人的话说不出口,可他无知的举动确实给大家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容眠耐着性子问:“你为什么不说呢?”

    被责备,林悦咬牙强忍着没哭,却听到容眠温柔的声音忍不住抹了把眼泪。

    “实战考核是个人战,大家不是真正的伙伴,只是互利合作而已。”

    他红着眼,声音哽咽,“受伤了就会拖队伍后腿,没有利用价值的迟早会被丢弃,我不想一个人走,我害怕!”

    这话一说,连徐涛也沉默了。

    大家都有这个想法,只是没人说出来而已。

    谁愿意拖着伤员前行?

    彼此间并没有绑定的利益,只要自己能到达终点,就是胜利。

    容眠查看了他腿上的伤口,转头正要开口,一个药箱就递到了眼前。

    “你要什么,我给你。”宋洋打开药箱,“我猜猜,首先是酒精棉球?”

    容眠伸手接过来,忍不住轻笑。

    “让主席给我做助理,受宠若惊啊。”

    宋洋顺口接:“副主席要是觉得过意不去,以后学生会的事多担待点。”

    容眠边清理伤口边调侃:“事情都我做,那你做什么?”

    宋洋:“花瓶啊。”

    沉浸在沉重氛围中的众人:“……”

    你认真的吗?!

    见一圈人都看着他,宋洋漫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