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 18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oldtimesxs.cc

AD4
    宋洋在一堆零件里睡醒,发现身上盖着毯子,头还垫着枕头。

    他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肩背,余光看到容眠坐在工作台前,正要捂着手臂让对方揉揉,却发现对方面前的虚拟屏上是他昨晚刚画的草图,而旁边是还没完成的模型图。

    “醒了?”容眠画着图,头也没回。

    宋洋站在他身后,看着虚拟屏上的模型图。

    “你画的?”

    容眠偏头看他:“根据你的草图画的,怎么样?”

    宋洋手指轻划,零件变成全息投影状态开始慢慢转动。

    “很好,线路都对。”

    见他神色专注,容眠眼神一闪。

    只有工作的时候,小猪崽才会露出这么认真的表情。

    虽然平时也很可爱,但容眠更喜欢这个状态的他。

    可以什么都不做,看一整天。

    01:【小主人,您的心率又双叒加快了——】

    容眠立马移开视线:“你已经把线路都画出来了,我对照画还能出错?”

    宋洋眼里只有图纸,没发现他的异常,切出零件底部标记了一处错误:“我没标这个转轴的角度,稍微有点问题。”

    容眠起身,把位置让给他:“你来修改吧。”

    “不用。”

    宋洋给他摁回去,从身后接过虚拟画笔的权限,边改边随口问,“你怎么大清早不睡觉在这里画图?”

    这个状态,容眠有种被他环住的错觉。

    01:【小主人,您的心率又双叒加快了!】

    容眠:“……”

    为什么?这次没看小猪崽的脸啊。

    心老是乱跳,果然是因为发情期快到了的关系吧。

    修改后宋洋重新看下来,确定只有这一处错误。

    回过神才发现容眠半天没说话。

    “眠眠?”

    容眠:“合格吗?以后忙不过来的时候我来帮你?”

    宋洋有些意外,下一刻就露出了又感动又委屈的表情。

    “眠眠你真好。”

    容眠:“……”

    从“宋洋”秒切“小猪崽”模式吗?

    容眠摸摸他的头:“下次还敢有床不睡,禁你一个月的甜品哦。”

    用最温柔的声音说出最狠的话。

    宋洋表情一僵:“……”

    新训后休息了一天,就正式开始上课了,不过最近这一个星期基本都是对新训的复盘和解析。

    容眠看看早上唯一的一节课,毫无负担地翘课了。

    教室里,顾飞占了三个座位,正和前排的同学聊昨晚机甲对决的事,余光见宋洋进教室,他招手大喊:“哥,这里。”

    宋洋夹着书,慢悠悠地走过去。

    顾飞看看他身后,不解:“容眠呢?”

    宋洋坐下,困了。

    “他去医务室了。”

    说起这事,前后左右的学生都看了过去。

    桑果推陈杰的事,不知道查得怎么样了。

    顾飞:“那你不去吗?”

    宋洋打了个哈欠:“我去干什么?”

    顾飞:“……你不是主席吗?”

    宋洋趴下,准备补觉:“你让我去看发情期的omega?”

    顾飞:“…………”

    说得也是。

    正当宋洋要睡过去时,就听顾飞小声念叨:“但听说omega也会受到发情期omega影响,可能会造成发情期提前。”

    宋洋瞬间清醒。

    上课铃声打响,顾飞刚翻开书,就见宋洋猛地起身往后门走。

    “哎哥,你去哪啊?!”

    宋洋头也没回:“发个视讯。”

    医疗大楼,容眠先去陈杰的病房提取了信息素,才敲开桑果的病房门。

    看着站在门口的桑宁,容眠低声道:“我想和桑果单独谈谈。”

    桑宁:“但他现在——”

    容眠:“他能一辈子躲在病房里?”

    桑宁面色一僵。

    “二宁,让他进来吧。”

    病房里传出桑果沙哑无力的声音。

    桑宁犹豫了片刻,对容眠做了个请的手势,自己出去坐在门口的座椅里。

    容眠进去关门,见桑果坐起,脸色比前两天还要憔悴,双眼无神空洞,完全没了刚开学时活泼的样子。

    “辛苦你天天往这里跑。”桑果扯了扯嘴角,却笑不出来。

    容眠在桑宁平常坐的椅子坐下,声音很低:“你这么怕我,是因为我姓容?”

    见桑果猛地一抖,双手用力攥紧,他知道自己猜对了。

    容眠:“你是改造体,对吗?”

    “监控看了吧?”

    桑果声音有些颤抖,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缓下来,“然后呢,你打算怎么处理?”

    容眠:“你为什么来在这里?”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我想做军人。”

    桑果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以为我是来害人的?”

    见容眠没说话,桑果点头,惨笑。

    “也对,我已经害了一个了。听说十几年前,改造体混入军校,企图用信息素控制alpha精英,操控他们的行为和对派系的选择,你会这么想也很正常。”

    容眠:“你觉得是你的信息素影响了陈杰,导致他跌落土坡?”

    “难道不是?”

    回想到当时的情况,桑果呼吸变得急促,声音有些哽咽,“我对他说了‘滚’,他就真滚下去了!”

    这话要是其他人听到一定会发笑,可容眠笑不出来。

    “你觉得你对陈杰造成了精神控制,让他按照你说的话去做了?”

    桑果看着容眠,不解:“你已经知道我是改造体了,还想确认什么?”

    容眠淡淡回视:“我要查清楚事情真相。”

    “真相?真相就是我把他推下去的!真相就是我们改造体都是害人精!”

    桑果粗喘,“你现在就可以让你哥来把我抓走,反正没有改造体能从你们容家人手里逃脱。”

    见他情绪激动,容眠倒了杯水递给他。

    当年改造体渗透到帝国各行各业,军方和王室都没能幸免,上辈子拼了个同归于尽也没能根除,后来哥哥带着他重生回来,才将局面控制住。

    在改造体眼里,容家大概是类似死神的存在吧?

    “冷静点。”

    容眠重新坐回去,和他保持一定距离:“我不是我哥,你不用这么害怕。”

    看着递到眼前的水杯,桑果耳边回响起新训那晚,帐篷外传来的容眠的声音。

    不知怎么的,眼眶突然红了。

    “你以为我愿意这样?”

    桑果抓着水杯,水却不停地从水杯里抖漏出来,“你知道生来就是帝国的罪人是什么感觉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