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 30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oldtimesxs.cc

AD4
    到奶茶店,阿泽在收银台正在核对订单,而小梧系着围裙在另一边收拾餐桌。

    “你好,奶茶和芝士蛋糕,都要两份。”

    阿泽抬头看到容眠,笑了起来:“是你啊,这次带小伙伴来了?”

    容眠:“嗯,他惦记着你家的蛋糕。”

    “好嘞,你们先去那边坐会儿。”

    说着阿泽就去了后厨。

    刚坐下,小梧就给他们端了一碟泡芙和小饼干。

    “这是送给你们的。”

    见01已经自动隐形爬过去检测,容眠有些好笑,抬头对小梧道谢:“这两天送货还顺利吗?”

    想到那天的事,小梧苦笑:“要是经常碰到那种人,就不用做生意了。”

    宋洋视线扫过角落里的监视器,等人走后,边吃泡芙边随口问:“你和他们很熟?”

    “见过两面。”

    关于小梧身份的事,容眠没打算多说。

    小猪崽任务太重,压力大得能把自己逼哭,又喜欢专注于自己的事,不愿意多管别人。

    撇开这些不说,他也不想让小猪崽为其他事太操心。

    “好吃吗?”容眠问。

    宋洋捏起一个泡芙递到容眠嘴边:“还不错。”

    容眠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奶油从旁边溢出来沾到了嘴唇上。

    “一口吃进去才好吃。”

    宋洋随手把剩下的一半塞进了自己的嘴里,“等会儿买点带回去。”

    容眠见他若无其事地吃了自己吃过的泡芙,不禁多看了一眼。

    很快,小梧把他们点的东西送了过来。

    想到刚才的事情,容眠随口问:“哥哥,你家人也在学府星吗?”

    小梧放奶茶的手一顿,犹豫了片刻回答:“家里就我一个人在这边。”

    容眠:“平时联系得多吗?”

    小梧有些意外他会问这些,摇头:“很久不联系了,现在我的家人只有阿泽。”

    见他神色有些警惕,容眠笑笑:“我也是一个人在这边读书,怪不得看到你们就有说不出的亲切感。”

    听到这话,小梧脸上才多了些笑意:“一个人在外确实不容易,以后有空可以常来。”

    两人说笑间,就听宋洋幽幽道:“我不是人。”

    见他托着下巴,满脸写着不高兴,容眠一脸认真地点头:“你是小猪。”

    宋洋:“我是狼。”

    容眠:“……”

    这一页是翻不过去了吗?

    容眠对甜食兴趣不大,纯粹是为了陪宋洋吃,点的蛋糕吃了一口,剩下的全被宋洋解决了。

    吃到一半,01的声音在脑子里响起。

    【初步信息素检测结果,35个测试目标有28个异常,不过信息素强度都不大。】

    这个结果也算是在容眠意料之中。

    桑果桑宁坐着富农的货船逃出雪星,凭借改造体的身份,用假的个人信息报考了军校,至今没有被校方察觉,每一个环节都离谱得让人不可思议。

    之前他总觉得很古怪,可当看到瑜哥的态度后,似乎一切都能解释得通了。

    富农的所作所为是王室默许的,或者说王室也许还参与其中。

    雪星封闭了十几年,当年被改造的孩子如今都已经长大,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治疗,不说全部,至少会有一部分恢复得不错。

    所以王室默许这些改造体逃出雪星,是在试探什么,似乎已经很明了了。

    但现在他想不明白的一点是,那天晚上遇到的杀手是谁派的,他们出现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目标是富农的改造体,还是——他?

    “眠眠?”

    宋洋拿着一块小饼干在他眼前晃晃,“困了?”

    容眠张嘴咬住,吸了一口奶茶。

    “你晚上是不是还要画图?”

    宋洋吃着饼干:“你还有想去的地方?”

    彼此太熟悉,说一句就能猜到三句。

    容眠笑笑:“不着急的话,再陪我一会儿?”

    走出奶茶店前,容眠刚付的钱被退了回来,夫夫俩死活不肯收,还是宋洋让他们打住了。

    “哥哥们的一片好心,你就别拒绝了。”

    宋洋和他们道别,拉着容眠就走。

    容眠无奈:“我都吃了好几顿霸王餐了。”

    他看得出,这对年轻的夫夫经济条件不太好。

    说小梧有亲切感不是骗人的。

    同样都是改造体,看到小梧能过上平常人的生活,在他看来意义是不同的。

    宋洋牵着他,随手划开终端。

    视讯很快被接通,屏幕那边是个身穿西装的beta中年男子。

    beta男子:“少爷,容少爷。”

    容眠颔首。

    这个人他不认识,但对方领带上有顾氏的标识。

    宋洋:“公司现在的下午茶都从哪里订的?”

    beta微微一顿,似乎意外他竟然会问这个问题,恭敬道:“是公司餐饮部提供。”

    宋洋:“我找了一家不错的店,你和对方对接一下。”

    beta一脸意外地应下。

    “是。”

    挂断后,宋洋把地址和店名发过去。

    见容眠一直看着他,宋洋解释:“你看,这样不就把钱还回去?”

    容眠笑出声:“还是你有办法。”

    宋洋看着前方,随口说:“只要你把烦恼告诉我,我都有办法解决。”

    容眠眼神一闪,不自觉地紧了紧相握的手。

    有些事不是不想说,而是无从说起。

    坐在车里等到天黑,茭白的信息终于发了过来。

    第一条就是DNA的检测报告,显示李澄和李波是父子关系。

    第二条是文字信息。

    【李波的债主找上门,他躲在外面不敢回家,刚才进了两家会所,打听陪酒先生的工资待遇。】

    所谓的“陪酒先生”就是男|妓的雅称,也分□□和不□□的,待遇会有一定区别。

    看到这个结果,容眠靠着车座,头隐隐作痛。

    宋洋瞄了一眼悬浮在面前的报告,看向容眠:“这是他们的家事。”

    “他的父亲已经处在犯罪边缘,既然看到了我就不可能放着不管。”

    容眠呼出01,“李澄的信息素检测结果怎么样?”

    01:“上次——碰到意外,他的信息素检测不完全,还需要进一步检测。”

    容眠看向宋洋:“可乐——”

    可对方托着下巴看着窗外,完全无动于衷。

    “我们只是学生。”

    容眠扯扯他的衣角:“就这一次?”

    宋洋不为所动:“如果那个孩子真的听了他父亲的话去做60岁alpha的小三,你也要帮?”

    容眠想了想:“如果这是他充分考虑的结果,我自然不会插手,但如果是被他父亲胁迫,我绝对管到底。”

    宋洋转头看他。

    容眠直视他的双眼,表情认真:“如果他是改造体,要经过多少磨难才能走到今天,怎么能被那种人渣毁掉?”

    桑果说他想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花了十万才坐上富农的货船。

    对一个只有十八岁,靠国家补贴过活的改造体来说,这差不多就是所有的积蓄了。

    那这个少年呢?他是为了什么,不惜花这么多钱逃出来?

    宋洋摸摸他的头,轻叹:“我知道了,别苦着一张脸,搞得我都想哭了。”

    容眠:“……”

    车子开出停车场在一个隐蔽的位置停下,容眠看着路对面不远处的居民楼,把手伸出窗外。

    01悬浮在他手心上转悠:“您一定不要离开车里哦。”

    容眠:“嗯。”

    不过一分钟,脑子里就响起了01的声音。

    【目标不在。】

    容眠看看时间,晚上7点。

    这个时间一般都吃了饭,难道出去玩了?

    他给茭白发了一条信息,那边很快回复过来。

    【李波把李澄叫到了风华街,目前正在聚财酒店吃饭。】

    容眠皱眉,召回01,同时看向宋洋:“可乐,去风华街!”

    负债累累还能让儿子去做小三的人,突然花钱请儿子吃大餐?怎么看都是最后的晚餐。

    宋洋咋舌:“那老头疯了?”

    凉风拂面,可容眠却还是觉得身上燥热得很,想打人。

    “难以理解,但它真实存在。”

    风华街是工业区这边比较繁华的街道,相对其他地方不同的是,这里有一些提供特殊服务的会所。

    两人包得严严实实从车里下来,宋洋一抬头就看到街角有两人亲得死去活来。

    他立刻捂住容眠的眼睛,半拖半抱的把人带走。

    “可乐,我要摔倒了。”

    容眠不知道情况,跌跌撞撞地跟着他往前走。

    好不容易走过去,宋洋刚要放手,离三米外的墙边又有两个男人在亲。

    “……”

    感觉宋洋的手放松了一些,容眠用力扯下来,可还没看清又被捂住了。

    容眠有些无奈:“可乐,先不玩。”

    宋洋又带着他往前走了一段,眼神警惕地左右看看,确定没什么奇怪的风景后这才放开他。

    “这里的气味让我很烦躁,我想回家了。”

    见小猪崽沉着脸,容眠有些好笑:“先找到人。”

    他环顾四周,找到聚财酒店的位置,笑意淡下来:“我现在也很烦躁。”

    看到茭白发过来的座位号,容眠和宋洋快步进入酒店,在用餐大厅里找到了靠窗坐的李家父子。

    容眠压了压帽檐,和宋洋过去坐在他们后面那桌。

    几乎同时,01飘出去落在李澄脖子上,检测针对着他的腺体刺进去。

    “嘶。”

    李澄吃痛,抬手摸摸脖子。

    李波大口吃着牛排,不解:“怎么了?”

    李澄:“可能有蚊子。”

    李波嗤笑:“这里可是大酒店,怎么会有蚊子?以前没来过这么好的酒店吧?”

    李澄面色一僵,低下头:“我以前学过画画,这两天已经在找相关的工作了,只要手续下来我就可以转职,职业画师待遇很不错的,很快就能攒够钱了,所以——”

    李波咋舌,把叉子往盘子里一扔:“你什么意思?”

    李澄被吓了一跳,手猛地攥紧,低声说:“你之前提到的那件事,我真的做不到。”

    李波看了他许久,又把叉子拿起来,笑嘻嘻的:“做不到就算了,我也就是随口说说的,来来吃饭。”

    竟然这么容易就说服他了,李澄有些意外。

    回过味后松了口气,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下了。

    容眠看着那边其乐融融的父子俩,眼神越来越冷。

    01飞回来,很快就出了检测见过。

    【是改造体,信息素强度大概间于F到E之间,残次品级别。】

    刚吃了蛋糕,又过来吃西餐,宋洋切好了一盘牛排,见容眠一动不动,把切好的换到他面前。

    容眠眼神一闪,拿起叉子:“谢谢。”

    宋洋指指牛排,又指指自己的嘴:“喂我吃。”

    容眠:“……”

    所以不是给他的?

    宋洋享受着容眠的投喂,余光留意着那对父子。

    “哪有一点父子的样子。”

    容眠其实不饿,但为了装装样子,就喂他一块,给自己一块。

    “那父子应该什么样?”

    宋洋理所当然道:“我们这样。”

    说完强调一句:“我是爸爸,你是孩子。”

    容眠:“……”

    容眠给气的:“哪有孩子给爸爸喂饭的?”

    宋洋想了想:“我是老得不能自理,需要孩子保护的老父亲。”

    容眠:“……”

    你这个定位有道理吗?

    容眠:“怪不得老是担心得老寒腿和风湿。”

    宋洋:“……”

    宋洋吃完,张开嘴:“眠眠喂。”

    容眠:“……”

    只有三岁,不能更多了。

    半小时后,那对父子结账离开,说好李波请客,最后还是李澄自己付了账单。

    透过电梯的落地窗,容眠看着李澄被李波带着往会所一条街去。

    “他不知道这样是犯法的?”宋洋抱手靠着玻璃。

    容眠:“你觉得他会在乎?”

    利益面前,亲情不堪一击。

    更别说是从没养育过的亲情。

    两人一路跟着,看着李波在一家会所门口等了片刻,又带着李澄拐进了左边的小路,那里有个很小的侧门。

    周遭的气氛怪异,李澄后知后觉地有些发憷。

    “父亲,我们去哪玩?”

    李波:“你别问,到了就知道了。”

    侧门打开,几个身穿花色西装的男子出现。

    李波立刻露出了讨好的笑:“您看,这就是我儿子,长得帅身材好,干干净净的。”

    为首的花西装男子上下打量李澄:“你已经跟他沟通过了是吧?”

    李波忙不迭点头:“对对对,这孩子很孝顺,懂得替父亲分担。”

    李澄花衬衫男子盯得全身发毛,在对方朝他伸手时下意识地后退,惊恐地看向李波。

    “父亲,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