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第 31 章(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oldtimesxs.cc

AD4
息的臭小子!太烦人了!”

    “自己打不过,还找外援。”

    宋洋哼哼,“嫌不够丢人?”

    容眠将用过的酒精棉放进收纳袋里,帮他上药,打开治疗灯。

    收纳袋折叠起来放进自己的口袋。

    “有些人一辈子只能原地踏步,不是没有原因的。”

    因为要查看纳新的进度,午休时间容眠一个人去了学生会办公室。

    初筛后,大概还剩下三千不到的人。

    往常一般分笔试和面试,祝融系统内已经有试卷的模板,可以直接调用或者稍作修改。

    因为每个部门的要求不同,容眠把卷子做了一些调整,安排到周五晚上进行统一笔试。

    走到楼下,正好碰到一个omega男生慌慌张张地跑过来。

    “副主席,我朋友晕倒了,怎么办?!”

    “在哪?过去看看。”

    匆忙间容眠瞥到他的上衣口袋,标识显示是三年级的。

    男生带着他绕了一大圈,走到靠近训练基地附近的器材仓库。

    “今天轮到我们值日,我们想趁着午休来收拾,没想到他突然晕倒。”

    容眠跟着他走进去。

    仓库里排放着十多个架子,放着各种球类的寻常运动器材。

    男生指着里面:“他就在里面。”

    容眠往里走:“你通知医务室了吗?”

    男生神色慌张,磕磕巴巴道:“我、我忘了,现在就去通知。”

    说着就往外跑。

    容眠停下脚步,看着他走出去,关上门,眼底没有丝毫的意外。

    如果他现在去开门的话,十有八九已经上锁了。

    来都来了。

    容眠不紧不慢地往里走,果然没什么晕倒的人,只有一个拿着棒球棍,坐在靠窗椅子上的雷鹏。

    “哟,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嘛。”

    雷鹏甩了甩手里的棒球棍,起身走过去,“是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容眠面色很淡,声音清冷:“我不管你想做什么,这里是军校,请你珍惜你的学籍。”

    “拿学籍威胁我?”

    雷鹏扛着棒球棍动动脖子,发出咯咯咯的响声,“很遗憾地告诉你,第二军团已经内定我了,以我目前的军功,毕业就是中士,打几个人算得了什么?”

    容眠理了一下他的逻辑。

    “你觉得你的前途已经很稳当了,所以在学校可以高人一等?”

    雷鹏嗤笑:“我知道你哥哥是少将,不过他功劳再大也是他的,你不过就是出生好而已,其他还有什么?”

    容眠看了一眼时间,不想和他再扯下去。

    “我还有事,先走了。”

    没走出两步,就被雷鹏拦住。

    雷鹏抬腿架在架子上,上下打量容眠:“之前我就觉得了,你长得很漂亮。”

    容眠冷着脸,眼神看过去。

    雷鹏笑得猥琐:“你可是军校难得一见的omega主席,要是他们发现你被我标记了,不知道会怎么样?”

    容眠突然笑了。

    “你想标记我?”

    雷鹏凑近闻闻:“像你这么漂亮的omega,信息素一定很香吧?”

    在他的手搭过来时,容眠出手如电,用他的手狠狠打了他一巴掌。

    雷鹏被打得往旁边跌了几步才站稳,恼羞成怒。

    “今天我非办了你不可!”

    容眠:“那你试试。”

    五分钟后,仓库里传出一阵阵痛吟。

    容眠从架子上扯下一条新毛巾擦手,偏头对地上痛得扭曲打滚的人道:“军官考核十分看重品德,能走到这一步确实不容易,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雷鹏一拳砸在地上,咬着牙半天说不出话来。

    下午上课,容眠给小梧发了信息。

    【我查到了李澄妈妈的联系方式,如果他需要的话,可以问我要。】

    大概半小时后,那边回复过来。

    【他说他想要,麻烦你了。】

    容眠想了想,又给茭白发了信息。

    【帮我联系郑雪,给她透露李澄的消息,看她什么反应。】

    大概过了十分钟,茭白回复:【她说下午就坐飞船来学府星。】

    容眠算了一下时间,从飞鱼座赶过来,民航最短也需要一天多时间,也就是最早到周五下午能见面。

    他回给小梧。

    【周五下班后,安排他们见面。】

    刚发出去,教室里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容眠抬头,就见雷鹏和另外两人冲进了他们的教室。

    雷鹏捂着肚子,指着容眠:“就是容眠把我打成这样的!”

    教室里的学生们都很懵逼。

    这人怎么能上课的时候冲进来呢?

    跟过来的雷鹏教官也很无奈。

    “有什么事等下课后再面谈,不要打扰其他人上课。”

    雷鹏猛地甩开他的手,气得脸红脖子粗。

    “怎么,主席了不起了?主席就可以随便打人?!”

    郑海放下教案,背着手走过去。

    “同学,不管你和容眠有什么过节,私下解决好么?”

    雷鹏冲着他就是一顿吼:“被打的是我,你们当然无所谓了!哥哥是少将了不起吗?!”

    教室里的学生们听不下去。

    “容眠没事干嘛打你啊,肯定是你惹他了!”

    “他怎么不打我们,就偏偏打你呢!”

    “就是啊,你一个alpha说被omega打了,你丢人不?!”

    所有人都一边倒向容眠。

    站在雷鹏身后的omega突然开口:“我亲眼看到了,确实是容眠打了雷鹏,他当时都躺地上起不来了!”

    一听这话,学生们面面相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怎么回事,容眠真的打了雷鹏?

    最后一排,容眠看过去。

    那个omega就是引他去仓库的那个。

    正要开口,见宋洋突然放下画笔,悠悠地走了过去。

    “可乐——”

    容眠要拦,却没拦住。

    宋洋走到讲台前,眼神扫过雷鹏:“你说他打了你,在哪打的,什么时间,用什么打的?”

    雷鹏:“中午午休在第八号器材仓库,用棒球棍打的!”

    宋洋半敛着双眸掩盖其中的情绪,声音轻缓:“为什么午休时间,你们会在器材仓库里?”

    雷鹏朝容眠看了一眼,大声说:“是他勾|引我过去的!他说他就喜欢我这样的猛A,求我标记他!”

    嚯——!

    教室里传出一阵抽气声。

    容眠是眼瞎了吗?放着宋洋这样的大美人不要,求着你这跳脚□□标记?

    在宋洋过去时,顾飞就知道不好了。

    这个人连别人多看容眠一眼都会生气,更别说这种找上门挑衅的。

    听到“勾引”“喜欢猛A”“求标记”,顾飞吓得瑟瑟发抖,使劲推推容眠:“大佬,你快过去拦着,要出大事了!”

    容眠想了想,摇头。

    “可乐会处理好的。”

    他是当事人,这件事他不好参与。

    只要小猪崽愿意接手的事,都会处理得很好。

    可刚这么想,眼前突然一晃,雷鹏被击倒在地。

    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时,宋洋已经一脚踩在了雷鹏的脖子上。

    旁边的教官和郑海也被吓了一跳。

    这可别之前的事没解决,又添新的麻烦啊。

    教官赶紧过去劝:“有事好好说,你先松开。”

    郑海见雷鹏脸部充血都变紫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小宋,现在还不了解情况,咱别冲动啊!”

    宋洋任由他挣扎,他越挣扎就踩得越狠。

    “我爸爸从小教育我,对侮辱omega的人不必讲道理。”

    雷鹏被踩得呼吸困难,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喉咙里不断发出可怖地咯咯咯声。

    这眼看是要出人命了啊!

    教官管不了那么多了,想扑过去把宋洋扯到一边。

    可还没碰到,就听到教室后面传来了容眠的声音。

    “洋洋!”

    容眠起身,见宋洋看过来,他摇摇头,“你先放开他,连你都牵扯进来,那谁帮我查案子?”

    宋洋这才慢悠悠地移开腿,看着雷鹏狼狈地咳嗽。

    “不好意思啊,刚才出手有点重,至于你说被打的事,学生会已经了解了,下周一前会给你满意的答复,你可以走了。”

    学生们看看地上去了半条命的雷鹏:“……”

    和之前的伤比起来,怎么看都是刚才的那一脚更重吧?

    雷鹏被教官和omega扶起来,指着宋洋和容眠,恶狠狠道:“你们等着,这事不会就这么算了!”

    秦越坐在中排,听到周围的同学小声议论,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对雷鹏这种人来说,尊严和钱同样重要,可这次两个都失去了,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他只要静静地看好戏,就够了。

    好好一节数学课,突然这么一闹,大家都没什么心思上课了,都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

    果然,还没到下课,学校论坛上已经出现了主席公然打人的帖子,甚至还有“长期住在alpha宿舍”“行为不检点”“到处勾搭”等侮辱性的字眼。

    徐涛和一群朋友走出教室。

    “涛哥,你觉得是谁在搞容眠?”

    徐涛哼笑:“只要谁坐上了主席的位置,那到处都是敌人,眼红的人实在太多了。”

    其中一个alpha:“那我们就这么看着啊?”

    想到宋洋那一脚,徐涛面无表情地走开:“我物理卷子还没做完,明天下午就要笔试,忙得很。”

    其他人:“……”

    还真想进学生会啊?!另一个班级,张浩推着陈杰走出教学楼区。

    陈杰坐在轮椅上,见论坛上的风向越来越不对,皱眉:“现在事情还没查清楚,就拿omega的名声说事,太过分了!”

    张浩瞄了一眼:“这些人就是纯粹搞事的,哪疼往哪戳,容眠太惨了。”

    陈杰想了想,划出虚拟键盘,手指开始快速敲击。

    “我看看跳得最厉害的是谁。”

    张浩:“匿名论坛,你能查到人?”

    陈杰:“网络是我强项。”

    一身狼狈回到宿舍,雷鹏立刻联系了第二军团机甲部队的张少尉,他实习期的师父。

    另一头,一搜开往学府星的军用飞船上,年轻的alpha上校接到了下属发过来的通讯。

    “他被欺负了?”

    通讯那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他眉头微皱,沉声说,“我知道了。”

    挂断通讯后,坐他旁边的一寸头beta好奇问:“啥事啊?”

    上校喝了口白开水:“明天我倒要看看,谁敢欺负我们第二军团的人。”

    学校里,宋洋拉着容眠回到宿舍。

    看到顾飞发过来的信息,宋洋打开论坛,越来脸色越冷。

    容眠好奇,凑过去看看。

    “长期住alpha宿舍,和宋洋保持不正当的关系,到处勾引alpha……噗哈哈哈哈——”

    见他笑得没心没肺,宋洋往他嘴里塞了块小饼干:“不要笑,我已经很生气了。”

    容眠咬住,为了不让饼干喷出来,强忍着笑。

    “看他们编段子不是很好玩吗?”

    宋洋皱着眉:“你中午被人欺负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容眠偏头看着他笑:“我告诉你的话,你会怎么做?”

    宋洋:“当然去弄死他。”

    容眠:“……”

    宋洋沉着脸:“开玩笑的。”

    容眠:“…………”

    看起来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想到教室里小猪崽踢的那一脚,容眠笑盈盈道:“其实雷鹏有一点倒是没说错。”

    宋洋很烦躁:“你还帮他说话?”

    容眠:“我确实喜欢猛A。”

    宋洋表情一空:“……”

    容眠表情认真:“尤其是那种什么事都能办到的大猛A。”

    宋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