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 33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oldtimesxs.cc

AD4
    回到宿舍,刚坐下不久,茭白的信息就发了过来,是一个录制的视频。

    容眠点开,投放到半空。

    画面里的环境像是某个餐厅的包间,李澄和一个omega女子抱在一起哭。

    女子长得和李澄有几分相似,穿着西装,长发打理得很得体,只是两鬓早早就白了。

    这应该就是李澄的妈妈郑雪了。

    “见面了?”

    宋洋泡了热牛奶递给容眠,顺势在他旁边坐下。

    容眠接过来:“两个人都很激动。”

    宋洋和他一起看。

    “孩子被拐跑十几年,要是我也疯了。”

    容眠差点一口牛奶喷出来。

    “你哪来的孩子。”

    宋洋擦掉他嘴边沾的牛奶:“你啊。”

    容眠:“……”

    撩了好几天,完全不上钩就算了,还总是强加奇怪的设定,容眠突然理解为什么哥哥总喜欢把他打飞。

    “你会怎么疯?”他随口问。

    宋洋搭着沙发背:“当然是找回来,一辈子放在身边。”

    容眠:“让我照顾你这‘老父亲’一辈子?”

    宋洋认真点点头。

    容眠:“你问过我哥吗?”

    宋洋:“……”

    视频播放完,自动跳转到下一段。

    郑雪双眼通红地面对着镜头,深深鞠了一躬:“您好,谢谢您让我和小澄团聚,如果您愿意的话,我想当面对您道谢。”

    李澄也跟着深深鞠了一躬,声音哽咽:“谢谢。”

    下一段是茭白发过来的文字信息。

    【郑雪目前住在工业区附近的酒店[位置]】

    容眠看了一眼,抱着牛奶杯靠着沙发:“一个满世界找儿子的妈妈十几年没找到人,一个只知道自己吃喝玩乐的父亲却在孩子逃出雪星后几个月就偶遇了,你说巧不巧?”

    宋洋没什么表情:“世界那么大,总会有巧合。”

    容眠偏头看他:“你也认为是巧合?”

    宋洋:“我不知道,不过现在去追究这一点也没什么意义了。”

    容眠看向画面上的郑雪:“希望这次是美满的结局。”

    宋洋胡乱摸摸他的头:“明天要去见他们?”

    容眠点点头:“体检完了顺便过去看看吧。”

    宋洋:“我陪你去。”

    晚上还有纳新考试,虽说容眠不用参加,可作为负责人,他还是需要去考场看看。

    宋洋不放心,跟着他一起出了门。

    容眠:“你晚上不是还要修改机甲结构图?”

    “我怕雷鹏又来找你麻烦。”

    一说起他,宋洋就很烦躁,“总有屡教不改的傻子。”

    两人走出宿舍,容眠回想和雷鹏的几次交手。

    “他的实力不错,但心术不正,如果不知悔改,就算进了军部也是个军痞。”

    宋洋:“在学校里享受众星拱月,已经飘得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在考场逛了一圈,宋洋把容眠送回B区后,回了自己的宿舍。

    关上门,他抬起手,手环突然变大悬浮到半空,在咔咔声中变成一个金属圆球。

    “系统自检。”

    【是,主人。】

    他去厨房倒了杯水,一个全息投影突然出现在客厅。

    番薯恭敬道:“已经锁定了杀手的联系人,目前在飞鱼座,我让下面的兄弟赶过去了。”

    宋洋应了一声,随意地坐在吧台前。

    “李波呢?”

    “稍微吓一吓他就招供了。”

    番薯调取了一份转账纪录投放到空中,“这是他前女友账户的大额入账纪录,他说两个月前有人找上门,帮他还清债务,额外再给了三十万,条件是要他到学府星来取得李澄的信任。”

    宋洋慢条斯理地晃着水杯。

    “没说让李澄做什么?”

    番薯:“李波来学府星又欠了一屁股债,没等那人下达下一步指示,就骗李澄去了会所。”

    见宋洋想着什么,没有说话。

    番薯又说:“我想应该是李澄在门店工作这段时间被盯上的,对方先一步联系到了李波。”

    宋洋:“嗯。”

    “如果这是上面的意思,为什么要让他们暴露在视线下?”

    番薯有些想不明白,“这不是给害虫有机可乘?”

    宋洋嗤笑:“老头子的想法,你怎么可能猜得透?”

    番薯:“……”

    宋洋起身:“去查查对方的账户,看有没有线索。”

    番薯:“是。”

    挂断前,番薯的视线下意识地跟着宋洋的移动偏过去,看到一颗悬浮的金属小球上方弹出虚拟屏,隐约看到“信息素动力系统”这几个字。

    信息素也能当动力用?

    不等他仔细看,信号就切断了。

    宋洋站在圆球前,指尖轻点一划,圆球快速变形,在金属的碰撞声中迅速变成一架等身高的战甲。

    【KL002号战甲等候主人指示。】

    战甲和机甲只差一个字,可工艺却天差地别。

    机甲体型庞大,无法做大规模变形,需要耗费大量运输资源,战争中也不能做到随取随用。

    而战甲采用的是特殊的纳米金属,可任意变形伸缩,休眠时可以随身携带,机动性更强。

    02以黑色为基调,每一片外壳的边缘泛着深红的光泽,像是从深渊中爬回来的杀神。

    宋洋打量着它的面罩,轻笑。

    “眠眠的审美真不错。”

    这配色确实邪气了些,但配上这面罩后就中和了不少。

    【谢谢主人夸奖。】

    “不是夸你。”

    宋洋召过的虚拟屏查看战甲的运行情况,“接下来对备用动力系统做全面自检。”

    【是。】

    B区1栋201,容眠从训练室出来,见桑果和桑宁在客厅里对晚上笔试的题。

    “晚上考得怎么样?”

    桑果:“应该问题不大。”

    桑宁有些担心:“万一录取了,又突然要出征,会不会不太好?”

    下午的竞选,桑果和桑宁都赢了。

    容眠:“这次出征只有半个月左右,关系不大,倒是这个月的月考可能会受到影响。”

    桑宁脸色一变:“会赶不上吗?”

    桑果:“我们本来还打算趁这次月考回到一班的。”

    容眠看了一下时间,确实有点紧张。

    “周一我问问校长,看月考能不能往后延几天,不过半个月上不了课,你们也要做好考砸的准备。”

    桑宁松了口气:“我们会拿休息时间补上的。”

    桑果笑嘻嘻的:“不过好爽,从三年级手里抢到的名额哎!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机会出征了!”

    桑宁也跟着笑了起来:“雷鹏可能做梦都没想到,找来的帮手却帮了倒忙。”

    桑果:“谁让他自己废,帮手也帮不上忙啊。”

    容眠喝完水,擦着头发往卧室去,闻言轻笑。

    “那可不是他的帮手。”

    第二天,宋洋开车送容眠去秦霖的研究院体检。

    宋洋倚在门旁,又被一颗奶糖打发了。

    检查室里,容眠躺在检测仪器内,迷迷糊糊中想起了上一世哥哥出征前的那通视讯……突如其来的发情期,信息素暴走全身剧痛,连动动指尖的力气都没有……被瑜哥接到军舰上后,每天准时出现在桌上的饭菜……

    好像有什么东西,被他忽略了。

    容眠努力去回想,可画面却越闪越快,逐渐变得模糊不清,什么都看不到。

    “眠眠……眠眠……”

    容眠猛地睁开眼,之前的那些画面全部消失。

    秦霖面露担忧:“刚才身体不舒服吗?”

    容眠坐起身,抹了把额角,全是汗。

    “不小心睡着了。”

    秦霖偏头看向检查报告:“指标在陆续趋近于标准,比上周的结果更好。”

    容眠眼神一闪:“真的?”

    秦霖点头:“以这个趋势下去,这次发情期的危险性会大大降低。”

    想到这次出征,容眠认真问:“我接下来可能有半个月需要外出做任务,您看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适合吗?”

    秦霖一怔:“跟着你哥哥的军团?”

    容眠摇头:“第二军团。”

    秦霖看着报告,沉默了片刻。

    “你问我适不适合,那我只能回答你不适合。”

    听到这个答案,容眠也跟着沉默了。

    “包括你在军校上课,我也觉得不适合。”

    秦霖偏头看他,“所以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容眠惊讶地抬起头。

    秦霖起身从保险柜里拿出两支针剂递给他:“非必要不要用。”

    容眠接过来:“您支持我去?”

    “在能做的时候尽力去做,这不是你人生准则么?”

    秦霖笑笑,“你哥都支持你,我没道理不支持。”

    容眠:“因为这次不想再留遗憾了。”

    秦霖不解:“这话说的,你小小年纪能有什么很大的遗憾?”

    知道自己失言,容眠轻笑:“明天中午有空吗?想和洋洋去您家蹭饭。”

    秦霖:“好啊!想吃什么?”

    两人有说有笑地出去。

    容眠对他挥挥手:“我们要去街上,那明天见。”

    秦霖笑着目送他们离开。

    等回了办公室,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刚才被转移话题了。

    坐进车里,宋洋抽出湿纸帮他擦汗:“到底怎么检测的,怎么累成这样?”

    容眠微微低头,方便他擦。

    “一边举铁一边测。”

    见他眼神看过来,容眠被逗笑,抬起下巴:“快点,这边还黏黏的。”

    宋洋:“……”

    还敢催他。

    鼻间突然闻到一股香味,容眠心口一跳,眼前好像闪过什么,快得无法捕捉。

    宋洋一收手,香味就没了。

    容眠擒住他的手腕,低头去闻。

    宋洋被他搞得莫名其妙:“眠眠?”

    容眠闻闻他的手,又凑过去在他身上到处闻闻。

    好像不太对。

    宋洋勾住他的下巴:“你是小狗吗?”

    容眠被迫抬头:“你喜欢小狗?”

    宋洋:“我喜欢兔子。”

    正准备旺旺两声的容眠:“……”

    宋洋垂眸轻笑:“闻到爸爸的味道没有?”

    容眠:“嗯,一股奶味。”

    宋洋:“……”

    到工业区时已经快中午了。

    两人一起到了茭白信息里发的酒店。

    不大的包间里,李澄母子俩有些紧张。

    见门打开,郑雪抬头去看,没想到进来的竟然是和儿子差不多大的两个少年。

    “你们好,我是小澄的妈妈。”

    郑雪说着就跪了下去,一下子眼眶就红了,“谢谢你们帮我找到小澄。”

    容眠和宋洋一人一只手,赶在她膝盖落地前将人扶了起来。

    容眠:“阿姨,您这样会把我朋友吓哭的。”

    哭到一半噎住的郑雪:“……”

    小梧和李澄慌忙过去把郑雪扶回到座位里。

    李澄看向容眠:“真的很谢谢你。”

    容眠拉着宋洋在他们对面坐下。

    “我也没做什么,只是刚好有认识的长辈在警务系统工作而已。”

    郑雪平复了心情后,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拿出了一个很大的信封,推到容眠面前。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你们收下。”

    这个形状和大小,一看就是现金。

    容眠没去碰,转而问:“阿姨之后有什么打算?”

    郑雪:“之前的工作我已经辞了,打算等阿澄的手续办下来前,先在这边找个工作。”

    容眠:“您之前做什么工作的?”

    郑雪低声说:“我是做插画的。”

    容眠:“刚好李澄也学过画画,你们以后说不定可以一起工作。”

    李澄不解:“你怎么知道我学过画画?”

    容眠:“……”

    宋洋吃着蛋糕,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拿画笔的手和写字的手不太一样,他会看手相。”

    容眠:“……”

    可能表情过于认真,对面三个人全信了。

    说起郑雪,李澄眼神都有光了,拿出一个画本打开给容眠看。

    “我妈妈画的,是不是很厉害?”

    容眠接过来翻看。

    基本都是风景画,画风很独特,带着童话色彩,细节勾勒得很传神。

    宋洋扫了一眼画本:“我认识一个叔叔是开机械公司的,之前听他说想招画师,不知道您感不感兴趣?”

    容眠一顿,对小猪崽会说这种话感到有些意外。

    他向来不爱管闲事的。

    郑雪显然很心动,刚到一个星球,人生地不熟,想一下子找到满意的工作也很难。

    她想了想,有些犹豫:“我对机械完全不了解。”

    宋洋:“就是照着东西画,不需要了解太多,你感兴趣的话,我可以帮你问问。”

    见郑雪犹豫,容眠解释:“那个公司离这里不是很远,您要是不放心先去了解一下再决定。”

    郑雪忙不迭地摇头:“我不是不放心,只是怕再给你们添麻烦,如果是我能做的工作,我愿意做。”

    见她答应,宋洋划开终端,在虚拟键盘上敲击了两下。

    “今天中午太赶了,明天早上去报道吧。”

    郑雪/李澄/小梧:“……”

    这就联系好了?!

    不过几分钟,郑雪就收到了一条职位邀请短信,附上了职位、薪酬待遇、工作地点等。

    看到公司名,小梧忍不住双眼睁大:“顾氏?!”

    郑雪和李澄满脸茫然。

    李澄:“顾氏很厉害吗?”

    小梧看了宋洋一眼,解释说:“帝国最大的军火集团,没有之一。”

    李澄:“卧槽!”

    看到那高得离谱的工资,又听小梧这么说,郑雪激动过度,觉得自己承受不住,吓得不知道该拒接还是接受。

    “是不是该面试一下比较好?”

    容眠笑笑:“顾氏招聘很严格的,既然给您发了邀请短信,那就说明您符合他们的职位要求,安心去上班吧。”

    本来是为了感谢才请客的,结果最后谢礼没送出去,还白拿了一个那么好的工作。

    郑雪忧心忡忡的,就怕这是在做梦。

    因为李澄下午还要上班,一行人吃了饭后,他将郑雪送回酒店房间。

    容眠和宋洋在酒店大厅等他,余光见小梧神色严肃,忍不住问:“赶时间吗?”

    小梧吓了一跳,连忙摇头:“没有,没事。”

    这么紧张?

    容眠心下有些奇怪。

    从刚才起小梧就不太对劲,魂不守舍的。

    容眠随口问:“这几天生意怎么样?”

    小梧看着他笑:“突然接到了大客户的订单,阿泽一下子忙了很多,不过能接到这么大的单子,他很开心。”

    笑得这么勉强。

    很快,李澄从电梯出来,跑过来就抱着容眠不撒手,哇哇大哭。

    “你太好了,以后你就是我大哥呜呜呜——”

    容眠:“……”

    宋洋提着他的后衣领将人拉开,沉着脸:“帮你妈妈找工作的人是我。”

    李澄脸上挂着泪,一脸懵逼:“可你是alpha,想让我抱着你哭?你是不是馋我身子,你——”

    宋洋皱眉:“闭嘴。”

    容眠实在忍不住,靠着宋洋笑得停不下来。

    以后他也要找个机会问问小猪崽,到底馋不馋他身子。

    开车回到工业区,宋洋将车子停在附近的停车场。

    见李澄要下车,容眠想了想开口道:“以后遇到什么麻烦,要是解决不了的话可以找我。”

    李澄:“好的大哥。”

    容眠:“……”

    李澄又看向宋洋:“你帮我妈妈找工作的人情,以后我一定会还的!”

    宋洋托着下巴,看都懒得看他。

    等他离开,见小梧坐在后座没动,容眠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低声问:“小梧哥,我们接下来要回学校了,你有什么打算?”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