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 33 章(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oldtimesxs.cc

AD4
bsp;  小梧像是刚回过神,有些慌张。

    “不好意思,我回店里了,谢谢你们送我回来。”

    他打开车门,一条腿迈出去,突然顿住,片刻后坐了回来。

    透过内视镜看向宋洋,小梧面色严肃:“您是不是顾氏的小少爷?”

    宋洋神色微变,看向内视镜的眼神有些冷。

    见他没说话,小梧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顾氏总裁的伴侣是亲王,所以他们的孩子姓宋不姓顾,知道这事的人很少,如果我没猜错,您应该就是他们的孩子宋洋。”

    容眠微微偏头,余光见小梧放在膝盖上的手攥得很紧,全身都处在很紧绷的状态。

    他右手手指轻点装饰扣,唤醒01,同时低声道:“既然你猜到了,还请你不要对外声张。”

    小梧视线转向容眠:“我猜对了是吗?”

    宋洋有些烦躁:“你想说什么?”

    小梧深吸了口气,突然低下头:“求求你帮帮我!我弟弟被拐走了!”

    这话让容眠和宋洋都很吃惊。

    容眠皱眉:“你之前不是一直在雪星吗?是逃出来后认回来的弟弟?”

    小梧摇摇头,眼眶泛红。

    “是我在雪星一起长大的弟弟,他在五年前突然走失,当时警务厅查了几个月都没消息,连尸体都找不到。”

    宋洋:“就凭这些,你就认为他被人拐走了?”

    “我本来以为他出什么意外死了,可两年前,我无意间目睹了三个守卫军把一个孩子强行带上了飞船。”

    小梧抬起头,咬着后槽牙,“我觉得我弟弟极有可能也被用同样的方式带走!”

    守卫军?

    容眠和宋洋对视了一眼。

    他调转座位,面对小梧。

    “你有打听清楚吗?他们带着孩子是去做什么?也许只是去检查?”

    “不是检查,我很确定。”

    小梧咬咬牙,“那个孩子后来再没回来过。”

    容眠想了想:“你去警务厅报案了吗?”

    “他们肯定是一伙的,我怎么敢去?”

    小梧努力压着,才不让声音发抖,“我告诉和那个孩子要好的几个人,但他们都不相信我!几个月后警务厅出了调查公告,和我弟弟的一模一样!”

    容眠:“所以你认为他被带到雪星外了?”

    小梧摇头:“我不知道,但是那么多年都找不到他,我想他很可能不在雪星了。”

    容眠想了想:“你逃出雪星,就是为了找他?”

    小梧点头:“可外面的世界太大了,靠我自己根本不行。”

    容眠想到什么,问:“你和阿泽结婚,是为了方便用他‘普通人’的身份,帮你找人?”

    小梧很沮丧:“我是改造体,一旦暴露身份,没找到弟弟我自己先被抓回去了。”

    宋洋:“那你凭什么认为我有能力帮你?”

    小梧看向他:“您的父亲是王族,我想一定可以通过您将话传达到王室!”

    宋洋:“你想我传达什么?帮你找人?”

    小梧点头,眼神坚定:“另外,请帮忙传达给陛下,雪星守卫军有问题,请一定要派人调查,不然雪星上的孩子都有危险!”

    回学校的路上,容眠反复回想小梧说的话,怎么想都觉得哪里有问题。

    “可乐,你觉得他的话可信吗?”

    宋洋透过车窗,看着前方地平线:“雪星一直都是谁在管,你觉得有可能吗?”

    当年改造体造成的影响太大,雪星封闭后,就由前王国——宋瑜的父亲宋征在管理,退位后更是和伴侣定居雪星了。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小梧说的话根本是无稽之谈。

    能管理得了庞大的帝国,却管不住一颗雪星吗?

    可是,小梧有必要撒谎吗?他为什么要撒谎?

    宋洋伸手过去掐了一把他的脸:“眉头皱得都成小老头了。”

    容眠拍开他的手:“晚点我跟哥哥商量一下。”

    “今天我要开会,这事我来说吧。”

    宋洋将车子开进学校的停车场,“你就别操那么多心了。”

    容眠:“你事情比我更多。”

    “不是事情多不多的问题。”

    宋洋关掉动力系统,偏头看他,一脸正直,“你每天只想着我就够了,其他人不配在你脑子里出现。”

    容眠:“……”

    “这个点,刚好可以去9号餐厅喝下午茶。”

    宋洋打开车门,刚开了一道缝,就被容眠扯了回去。

    容眠笑盈盈的:“你今天竟然主动帮李澄妈妈找工作。”

    宋洋:“你吃醋?”

    容眠哼哼:“你有什么目的,快说。”

    宋洋:“……我爸爸说不能放着落难的omega不管。”

    容眠扬眉:“就这样?”

    宋洋:“……”

    主要为了监视,但这一点不能说。

    容眠以为他做了好事害羞了,脑补了一小时薅小狼崽的画面。

    忍无可忍,将人摁到怀里,在他额角啾了一口:“我家猪崽长大了。”

    宋洋没想到他突然出手,扶着椅背才没摔他身上。

    感觉到额角一热,宋洋一顿,将人拉开,抽出湿纸巾就往他嘴上擦:“头发多脏啊,快擦掉。”

    容眠立刻往后退,躲开他的手:“我不擦。”

    宋洋沉着脸扑过去:“有细菌,嘴巴会烂掉。”

    “不会烂掉。”

    容眠使劲往后挪,不停地左右摇头躲避,“我不擦……再擦我生气了……我真的要生气了。”

    宋洋:“再不擦我要哭了。”

    容眠:“……”

    两分钟后,容眠乖乖在他手底下把嘴给擦了一遍。

    容眠很无奈:“你把自己当毒药吗?”

    宋洋擦得很认真:“是你太干净了。”

    容眠:“……”

    这到底是什么逻辑?

    突然听到玻璃敲击的声音。

    容眠抬头,透过玻璃看到千帆正站在车头,正一脸严肃地看着他们。

    容眠顺着他的视线,低头看看他俩。

    两个人歪在副驾驶座里,小猪崽还压在他身上。

    这个状态,好像不太得体?

    “你们俩收拾好来我办公室,喝茶唠唠嗑。”

    说完,千帆背着手气哼哼地走了。

    容眠/宋洋:“……”

    为什么周六千老也在学校?

    下了车,容眠把锅甩给宋洋:“要不是你非要擦,我们现在已经在喝下午茶了。”

    宋洋揣着兜,面色从容:“我下了单,让他们把蛋糕送到校长室。”

    容眠:“……”

    你怕不是想气死千老。

    周一一早,在第一节上课开始时,各个教室的虚拟屏突然降下来。

    宋洋坐在学生会办公室,神色淡淡的:“今天对雷鹏被打事件做个通报,经过学生会这两天的调查,雷鹏挑衅动手在前,容眠反击在后,不存在故意伤害,且雷鹏撺掇他人故意诱骗omega到无人的仓库实施报复,性质恶劣,行为严重触犯了军校制度,现对他做一次严重警告,三个月内禁止外出任务,每天接受心理辅导两个小时。”

    “三年级军政系陈晓峰,受雷鹏指使诱骗容眠到无人仓库,协助雷鹏报复,性质恶劣,现对他做一次严重警告,一个月内禁止外出任务。”

    宋洋说完后,屏幕上出现了一则监控视频,见整个经过都播了出来。

    在仓库内,雷鹏借机靠近容眠,被容眠推开后,抡起棒球棍就打,可惜反过来被容眠打到在地。

    视频放出来后,全校轰动,尤其是omega占了一半人数的军政系,反应异常激烈。

    “只有无能的alpha才整天占omega的便宜!”

    “他都输过一次了,还敢去挑衅,真的有病。”

    “还贼喊做贼,也配做首席!”

    看到那个监控视频,雷鹏整个人懵了。

    就是知道那里的监控坏了,他才会让人把容眠带过去,怎么会这样?!

    见班里的人都看着他,眼神微妙,他一拳砸桌上。

    “看什么看?!警告就警告,我会怕他?!”

    有人嘲讽道:“毕竟都是第二军团内定的人了,确实不在乎,真好呢。”

    有人附和:“反正机甲系的脸已经丢光了,也无所谓了啊。”

    雷鹏咬着后槽牙,猛踢了课桌一脚,匆匆跑了出去。

    周五竞选一结束,他就联系了带他的中尉,可对方却说中校过问了他的事情,让他最近安分点。

    到了没人的小花园,雷鹏忍不住再次给中尉拨了个通讯。

    可一连好几个,对方都没接。

    过了片刻,那边回复过来一条信息。

    【早上刚接到通知,你已经被从内定名单里划掉了,上头认为你品性还有待磨炼,加油吧。】

    “凭什么?!”

    雷鹏猛地站起来,脑子一片空白。

    只要再过几个月,内定就能走完流程!

    怎么会这样?!

    他呆坐了整整一节课,最后把矛头指向了秦越。

    如果那个人不让他去挑衅容眠,就不会有后面那么多事。

    他已经三年级了,又有内定名额,只要混到毕业证,就能安安稳稳进入第二军团,可现在什么都没了。

    “秦越!”

    听到下课铃声打响,雷鹏怒气冲冲地跑了出去。

    秦越和赵远几人一起回到A区宿舍,刚走进花园,他就被提着领子一拳揍倒在地。

    雷鹏坐在他身上,不停地出拳。

    “你他妈——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

    秦越胡乱格挡,脸上挨了好几下,气得扯了一把花草猛地甩过去。

    带起的泥土进了雷鹏的眼睛,他慌忙起身,被秦越反过来踢到在地。

    “就你这种废物还敢跑来我面前耀武扬威?!”

    秦越边脚踹,边用手里的花草抽他,“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雷鹏爬起来后,两个人立刻打了起来。

    赵远在旁边劝了两句,见劝不住,打开拍摄模式说:“再不停手,我就提交到学生会了。”

    这一说,两个人才从撕扯中停下来。

    离开前,雷鹏撂下狠话:“你给我等着!”

    秦越:“我怕你吗?!”

    等人离开,赵远停止拍摄,看看秦越被打肿的脸。

    “去医务室包扎一下吧。”

    秦越抹了把嘴角的血,默不作声地朝宿舍走。

    赵远看看他,又看看手里的视频,关掉终端跟了过去。

    房间里,秦越靠墙站着,他面前的全息投影里是个漆黑的影子。

    “花了那么多钱,结果闹出一堆笑话来?”

    秦越:“我没想到他那么没用——”

    “还敢顶嘴?!”

    全息投影里的人低声怒吼,“你父母可不希望再看到你继续混下去了。”

    秦越瑟缩了一下:“我一定会想办法让容眠倒大霉的!”

    全息投影里的人冷哼了一声,挂断了。

    秦越缓缓滑落在墙角,背上全是冷汗。

    A区宿舍,宋洋正在查看02的自检报告,终端突然震动,是暗卫番薯。

    他随手接通,全息投影在背后的空地亮起。

    番薯:“查过雪星五年前的报案纪录,其中有一条较为符合。”

    说着,他将报告投放到宋洋面前的半空中。

    “走失的孩子当年十三岁,代号Q0963,系统档案显示已死亡。”

    宋洋扫了一眼,继续翻看自检报告。

    “没有其他关联的信息?”

    番薯:“都是走失前的一些例行检查报告,从发布死亡公告后就没有任何信息了。”

    宋洋:“军方出入境登记里也没有纪录?”

    番薯:“我检索过当年一整年的,没有Q0963出现,稍后我再仔细看看。”

    B区宿舍,容眠也正在查看茭白发的这份报案纪录。

    时间上基本和小梧说的对上,但这份报告上没有太多详细的说明,只显示已死亡,却没有是否找到尸体的纪录。

    这么看的话,确实过于潦草。

    容眠看向茭白的全息投影。

    “军方出入境纪录查过吗?”

    茭白:“查过,没有出现Q0963这个代号,不排除他们私自改动了登记名称。”

    容眠皱眉。

    当年十三岁,那如果还活着的话,现在已经十八了。

    一个活生生的人不会凭空消失。

    如果小梧说的是真的,守卫军代表的是军方,军方私下扣押改造体去了哪里?为什么再也没有送回去?

    如果那三个守卫军是假扮的,那他们是怎么混进去的?是谁派的?

    如果这个孩子真的以这种方式离开了雪星,那是不是表示,不只有富农在往外运输超级omega?

    容眠揉揉额角,有些头疼。

    茭白看了容眠一眼,低声说:“有新情况我会立刻禀报的,请您专注学业,不必忧心。”

    容眠轻笑:“谢谢,也替我向你手下的兄弟们也说声谢谢,辛苦了。”

    茭白恭敬道:“应该的。”

    挂断视讯,容眠将目前得到的所有线索摘下来,画了一张简单的关系图,把之前画下来的改装枪也放了上去。

    杀手、失踪的改造体、守卫军三者是否有什么关联?

    敲门声突然响起打断了容眠的思绪。

    他打开门,见是桑果。

    桑果:“我泡了果茶要喝吗?有没有打扰你学习?”

    容眠摇摇头,和他一起走出去:“看得头昏脑涨,正想放松一下。”

    两人面对面坐在吧台前,桑果不知道从哪里端了一大盘花生过来。

    “这个是煮过后又晒干的花生,很好吃!”

    见01自觉地去检查果茶,容眠笑笑,随口问:“出来这么久,感觉怎么样,后悔吗?”

    桑果剥着花生,听他提到雪星,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不后悔,我还有好多事要做呢。”

    容眠抿了一口茶:“好多事?”

    桑果:“我和二宁约定过,要好好毕业,进入军团的。”

    容眠一怔:“去军团?你不考军政系?”

    桑果吃着花生摇头:“我要读指挥系或者机甲系,以后做军官。”

    容眠慢条斯理地点头:“这目标不错,做军官以后呢?”

    桑果笑笑:“那当然是要——”

    说到一半,他突然顿住,抓了一把花生到容眠面前:“来,吃吃吃。”

    容眠:“……”

    竟然套话失败,变聪明了。

    桑果怕他再问,立刻转移话题:“你怎么样,宋洋上钩没?”

    说起这事,容眠忍不住摇头:“他可能连钩是什么都不知道。”

    桑果把随意放在吧台上的绿册子拿过来,翻得噼里啪啦响,“来,我再帮你献上一计!”

    翻到其中一页,他眼睛一亮:“这招猛!趁着alpha不注意摔到他身上,再顺势坐他大腿,然后抬头和他眼神对视,这种情况下一般alpha都会难以招架。”

    说着,桑果还用双手比划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眼神要有拉丝。”

    容眠:“……”

    拉丝是怎么个拉法?

    容眠:“这个不行。”

    桑果:“为什么?”

    容眠:“他可能会因为太重被压哭。”

    桑果:“……”

    桑果喝了口茶又翻到一个:“这个好!你可以约他到宿舍玩很刺激的卧室小游戏,一般alpha都招架不住。”

    玩游戏?

    容眠想了想:“这个可行。”

    桑果拍桌子,自信道:“明天一定能拿下!”

    第二天中午,容眠宋洋顾飞一起去九号餐厅吃饭,桑果已经早早在那里等着了。

    吃到一半,容眠给宋洋夹了一块牛肉。

    “晚上要不要来宿舍玩卧室小游戏?很刺激的那种。”

    顾飞一口饭刚耙进嘴里,差点喷出来。

    容老大,你这也太特么直接了!餐桌上就邀请约那个啥,一点都不含蓄。

    宋洋把牛肉叼进嘴里,吃得脸颊鼓鼓的,一脸茫然。

    “什么刺激的游戏啊?”

    容眠一顿,被问住了。

    他朝桑果瞄了一眼,可对方只是一个劲跟他笑。

    他认真想了想:“荒星求生?”

    宋洋:“好啊。”

    “噗——”

    顾飞强忍着没喷的饭还是贡献给了地板。

    你们玩吧,爷累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