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 34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oldtimesxs.cc

AD4
    当天下午,容眠收到政教处发过来的通知,定在周三下午1点出发前往第二军团所在的游鱼座。

    这次出征人数50个,一年级19个,三年级31个,由军校统一安排飞船接送。

    赶在出征前,容眠安排了纳新面试,请了教师组的几位老教授一起帮忙,周二晚上公布入选人员名单。

    周三上午上课,容眠和宋洋走到教学楼下,刚好碰到了走过来的秦越。

    “你真敢让我进学生会。”

    秦越嗤笑,“是真无所谓,还是心太大?”

    容眠:“这是面试官慎重考察后的结果,你不想进可以弃权。”

    秦越:“我为什么要弃权?”

    容眠:“那你到底想说什么?”

    秦越笑盈盈的:“我只是替你担心,有我这样的下属。”

    容眠看过去,淡淡道:“你还是先担心担心你脸上的伤吧。”

    说完,容眠和宋洋走了进去。

    秦越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碰了碰还没消肿的脸,眼神沉下来。

    走过一段路,宋洋打了个哈欠:“这种人招进来干什么?”

    容眠:“老教授们打了很高的分。”

    不过主要是为了就近监视。

    秦越花几十万雇雷鹏挑衅他,这怎么看都不像一个普通学生能做出来的事。

    见宋洋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容眠不由得有些担心:“昨晚没早点睡?接下来半个月还不知道能不能好好睡觉。”

    在教室里找了位置坐下,宋洋趴在课桌上闭上眼睛。

    “事情太多了,过段时间会好点。”

    顾飞坐在容眠另一边,凑过去搓着手,兴奋地问:“老大,下午要出征了,我们要带点什么?”

    怕吵着宋洋,容眠压低声音:“除了信息提示上的那些,你自己用惯的生活用品也可以带上,不过军团里基本都有。”

    顾飞:“可以带枕头吗?”

    容眠:“……带着可以。”

    那天竞选,除了宋洋,顾飞的运气也不错,两轮碰上的都不是实力很强的对手。

    上午军论课,上课铃声打响,没想到进来的是千帆。

    所有学生精神一紧,立刻坐好。

    千帆站在讲台前:“张教授早上临时有事,这节课我来代他上,因为下午我们班有10位同学要出征,所以这节课我来讲讲出征的一些注意事项,其他同学也要认真听,我们一班相对其他班级,出征机会一定会多很多。”

    在一众坐得笔直的学生中,趴着睡觉的宋洋尤为明显。

    千帆本想叫醒他,想了想又转向容眠。

    “他什么情况?”

    学生们纷纷朝后面瞟。

    宋洋睡觉,千老却问容眠,这是已经默认他们的关系了?

    军团交给宋洋的任务,容眠也不知道,就知道也不能当众说。

    他隐晦地说:“他昨晚做太多,累了。”

    千帆:“……”

    学生们:“……”

    你们做了什么做太多?!

    学生们不禁朝宋洋投去了怜悯的眼神。

    竟然被容大佬榨干了,好可怜。

    顾飞使劲捏住自己的嘴巴才没有笑出来。

    空气静默了三秒钟,容眠以为自己表达得不够清晰,又补充了一句:“他最近操劳过度,尤其是晚上——”

    “好了,我知道了。”

    千帆罢罢手,示意他别说了。

    这张嘴的功力和他哥有的一拼。

    千帆:“新生刚开学就接到出征任务,这在以前是从没有过的,更别说是从三年级手中抢夺名额,从这一点上说,你们真的很优秀。”

    一番话把学生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有人举手发言:“虽然我当时打输了,但三年级并没有我之前想象的那么强。”

    他说完,又有学生举手:“他们就是纸老虎,虚张声势,其实没多少实力。”

    说起上周五的竞选,班里一下子就讨论开了。

    他们才刚入学不久,对军校和高年级生都心生敬畏,可雷鹏事件酝酿后,高年级生的形象在他们心里逐渐下降,在竞选那天降到了最低点。

    报名竞选时更多的是不想在气势上输掉,却没想到最后真的赢了,还拿下了近半的名额。

    千帆等他们充分讨论后才做了个安静的手势。

    “这次竞选确实暴露出了不少问题,这几天我们也在讨论,以后是否让越级竞选挑战常态化,能给我们低年级优秀的孩子更多机会,也可以让高年级保持更好的备战状态,不至于太过松懈。”

    听到这话,教室里欢呼声一片。

    一年级是打基础的一年,课程繁重,学校基本不给安排出征任务,如果能越级挑战,就可以从高年级手中抢到名额。

    容眠慢条斯理道:“出征就代表无法上课,很难应付每个月的月考,月考排名下降就得去差的班级,这是双刃剑。”

    周围几个人听到这话,白捡军功的美梦破碎。

    要军功还是要学分?

    到二三四年级才会面临的困境提前了一年,尤其他们还没选择专业,如果为了攒军功落下功课,很有可能进不了喜欢的专业。

    这么一想,好像没什么好高兴的?

    他们又看向十分淡定的容眠。

    像容眠这种级别的大佬,就完全没有这种烦恼。

    看来想要提前攒到军功,必须得比现在更拼命啊。

    一天二十张卷子,恐怕不够了。

    下课后,千帆示意容眠留下。

    等其他学生都走了,千帆走到他边上。

    “我不要求你表现多好,只要身体健康,不要硬撑,知道吗?”

    容眠点点头:“我会的。”

    千帆拍拍他的肩膀又摸摸头:“等你们回来,我让老秦给你们做好吃的。”

    容眠微微低头任由他摸,轻笑:“好。”

    千帆收手,低头看看还在睡的宋洋。

    “要真出了什么意外,就把他当抑制剂用。”

    容眠:“……”

    宋洋突然脊背一寒,从睡梦中惊醒。

    他迷迷糊糊地看了一圈,揉揉眼睛:“眠眠,下课了?吃饭去。”

    千帆背着手冷哼:“你除了睡和吃,还会什么?”

    宋洋转头,这才看到千帆。

    没睡饱有些头疼,他起身靠着容眠的背,悠悠道:“周日的蛋糕好吃吗?”

    千帆:“还不错。”

    宋洋:“那我让他们每天下午定点送到您办公室?”

    “可以。”

    千帆补充了一句,“不要让老秦知道。”

    宋洋点点头:“我懂。”

    两人愉快地达成了一块蛋糕的交易。

    容眠:“……”

    走到门口,宋洋突然拉着容眠就跑。

    容眠:“不用这么赶。”

    宋洋:“再不走,老头就反应过来了。”

    刚说完,身后就传来了千帆怒气冲冲的声音。

    “臭小子!别想用蛋糕贿赂我!”

    宋洋边跑边回头冲那边喊:“别生气了,会长皱纹的。”

    千帆摁住眉心撑开,忍了又忍,默默转身回办公室。

    跟这些臭小子发脾气,不值得。

    “哼!”

    回到宿舍,见容眠还在笑,宋洋皱眉:“我被他骂,你竟然笑这么久。”

    容眠掐着他的脸捏了捏:“你真的太懂怎么惹人生气了,千老会让你写检讨写到哭。”

    宋洋:“他舍不得。”

    容眠摇摇头:“你有什么要带的,我帮你收拾。”

    宋洋进工作间把自己的工具包拿出来:“带上这个和你就够了。”

    他突然想到什么:“我给你的抑制剂放进包了吗?”

    容眠:“……放了。”

    下午一点,所有人在一号停机大厅集合。

    一年级的19个人里,容眠扫了一眼,认识七八个,秦越和秦瑞都在其中,除此之外,还有他们班的徐涛、赵远。

    带队的教官扫了每个人的终端,确定人员无误。

    在上飞船前,他看着所有人,大声说:“接下来的半个月你们要跟随第二军团前往战场,切记听从长官安排,不要私自行动,听明白了吗?!”

    所有人:“明白!”

    教官发了一份名单给宋洋,之后带着他们上飞船。

    三年级全程默不作声,在一年级面前根本抬不起头。

    而一年级刚好相反,兴奋得根本安静不下来。

    休息舱里,一群少年挤在一起畅想接下来的出征。

    徐涛:“打二级变异体应该不难。”

    桑果:“不知道会给我们什么任务。”

    顾飞:“反正肯定有人带我们的。”

    讨论了半天,发现容眠和宋洋都没说话。

    容眠坐在窗边,手里翻着军论,宋洋歪在他身边,又睡着了。

    两个美人靠一起,这画面是真美,莫名让他们想到了一个词——岁月静好。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出去旅行。

    桑果推了两包零食过去,问容眠:“你说我们能应付吗?”

    其他人不自觉地看过去。

    去战场的经历,勉强只有新训那一次。

    开学这半个月学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学,一群人到现在才开始心虚。

    刚在三年级那里挣到的脸,不会一上战场就丢了吧?

    容眠翻到下一页:“我也是第一次,相信军团,不用紧张。”

    “眠眠……”

    耳边传来宋洋迷迷糊糊的声音,容眠放下书偏头。

    “靠着不舒服?”

    宋洋:“我闻到奶油了……”

    容眠看看每个人手里的小零食,又在面前的桌上扫了一眼,最终锁定在一包拆开的奶油小饼干上。

    他取出一块吃进嘴里,没问题才又拿了一块放到宋洋嘴边。

    宋洋闭着眼,张嘴咬住,咔咔咔地吃,吃完张开嘴。

    容眠忙不迭又塞了一块进去。

    其他人:“……”

    这也太宠了!

    他们看向顾飞,眼神询问——他们一直都这样?

    顾飞点点头。

    一直都这样。

    要命的是,都这样了还对不上频道。

    经过五个小时的高速飞行,飞船经过两个空间跳跃,到达游鱼座2号军用空间站。

    他们进大厅时,第二军团负责对接的军官已经在等了。

    军校教官和对方打过招呼后,双方一起核对了学生的资料。

    结束后,身穿中尉军装的军官站在学生们面前:“我叫机甲部队三队的徐清,往后半个月由我负责带你们。”

    容眠站在第一排最左边。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这个中尉看向他的眼神不太友好。

    对接后,军校教官乘坐原来的飞船离开。

    所有人上到第二军团的飞船前往战场。

    飞船上,三年级一改之前的低迷,和徐清说说笑笑,而一年级却没人能搭得上话。

    徐清扫过人群:“这次小雷没来?”

    有三年级的朝容眠那边看了一眼:“被坑了,这次来不了。”

    徐清:“被坑了?”

    听着那群人叽叽喳喳地说了半天,顾飞手肘推推容眠,压低声音:“感觉他们在打小报告啊,不会给我们穿小鞋吧?”

    容眠翻着书:“军官又不是小孩子,哪会这么小肚鸡肠?”

    顾飞哼哼:“那可不一定。”

    结果这天晚上,一年级所有人的晚饭都没有肉。

    一碟青菜,两根玉米,一碗番茄鸡蛋汤。

    这个量对于正在长身体,又需要高强度运动的他们来说根本不够。

    徐涛跑去打饭的窗口问,却被告知是按规定给的,这就是军校生的伙食。

    徐涛指着远处凑一起吃饭的三年级:“那为什么他们有肉?”

    小厨房的厨师笑笑:“他们三年级,你们一年级,任务不一样,饭菜当然也不一样。”

    这是完全被看不起了。

    余光见三年在那偷笑,徐涛咬咬牙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容眠夹了一筷青菜:“晚餐吃清淡点,不容易积食。”

    其他人:“……”

    何止不会积食,趁着胃不注意就消化完了。

    宋洋啃着玉米,边吃边嫌弃:“没我哥种的好吃,不甜还老,这就是他们的待客之道?”

    容眠从自己的两根玉米里挑了一根嫩的递给他。

    “算了,也就半个月。”

    吃到一半,两个吃完饭的三年级走过去。

    “我看他们的玉米挺好吃的啊。”

    “真羡慕啊,我们就只能吃红烧肉。”

    听到这阴阳怪气的话,一年级的气得牙痒痒。

    在学校里就不该对他们客气,这才几天,尾巴又翘起来了!

    游鱼座Y37战火连天。

    机甲部队从战火中飞出,穿越大气进入最近的补给舰。

    候命的机械师们在机甲关闭动力后有序地过去,对机甲进行能源补给和例行维护。

    仇天浩从雷神上下来,眼底掩不住疲惫。

    没走两步,几个战报员跑过来,快速报告战场的情况。

    “Z区东部突发黄蜂袭击,有五处人工大气装置被覆盖破坏,目前信号非常不稳定。”

    “负责X区的前锋部队捅了白蚁窝,连发了三次求救信号。”

    “清剿部队在W区北部C38人工大气装置附近遇上飞蝗,带过去的装备不够,正在呼救。”

    仇天浩快步往外走:“Z区的让他们和老林对接,帮W区联系后勤战备部队。”

    战报员:“是!”

    仇天浩打开终端,下达指令:“103、115、128队立刻前往X区支援,217、265、311队前往W区支援。”

    “收到!”

    “收到!”

    “收到!”

    ……

    往主舱走的路上,仇天浩扫了眼时间。

    这个点,那两个小子应该快来了。

    他又拨了个通讯出去,弹出的窗口里出现了徐清的脸。

    徐清:“长官!”

    仇天浩:“孩子们到了吗?”

    徐清恭敬道:“已经成功将他们接到飞船上。”

    仇天浩点头:“这两天我走不开,你帮我看着,这次让三年级试试做副驾,给一年级安排简单点的任务先熟悉熟悉。”

    徐清:“是。”

    副队长蒋帅走到仇天浩身边,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脖子。

    “没想到突然战况吃紧,还以为这俩月能休息休息呢。”

    仇天浩:“我本来想带小崽子们玩玩的,早知道这么忙,我就不让他们来了。”

    蒋帅笑笑:“他们这么大了自己会玩,用得着你带?”

    仇天浩摇摇头,走进主舱:“主要是我想玩。”

    蒋帅:“……”

    当天晚上7点,军用飞船驶入军舰停机舱。

    徐清带着他们到休息区安排入住。

    三年级的十人一间,一年级的二十人一间。

    总共19个新生,alpha和beta全被安排在了一个房间,剩下的omega一个房间。

    经历了晚饭的差别待遇后,一年级众人对这种安排已经见怪不怪了。

    徐清是机甲三队的副队长,负责这次带新,也就是他们的领导。

    不服管教,那就会被请回军校,还可能会在档案里留下不好的纪录,影响以后进军部的考核。

    二十个人一间的宿舍,只有上下铺的十张金属床,和两张桌子,其他什么都没有。

    这么一对比,军校的宿舍简直不要太豪华。

    顾飞先给他和宋洋占了一张床。

    徐涛忍不住爆粗口:“凭什么差别对待?!”

    秦越坐下,哼哼:“那个军官之前是带雷鹏的,雷鹏被某人整得那么惨,我们能有饭吃有床睡就不错了。”

    听他阴阳怪气的,顾飞怼了一句:“你这话真奇怪,难道被人欺负了还不能反击?难怪你满脸是伤,敢情就躺着任人打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