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 34 章(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oldtimesxs.cc

AD4
nbsp;  秦越:“我跟你说话了吗?你插什么嘴?”

    顾飞:“哎哟,起范儿了?我怕你啊?”

    两人一来一往就怼了起来。

    “吵死了。”

    听到宋洋不耐烦的声音,两人不自觉地停了下来。

    宋洋把背包往床上一扔,躺了上去:“眠眠要是alpha就好了。”

    顾飞:“……”

    这神奇的脑回路。

    顾飞小心翼翼地问:“为什么啊?”

    宋洋:“我就不用跟你上下铺了。”

    顾飞:“……”

    隔壁宿舍,二十个人的房间只住了四个人。

    这次十九人里,只有容眠,桑氏兄弟和秦瑞是omega。

    床多得很,四人都选了下铺。

    秦瑞自觉选了离得他们最远的床铺。

    桑果进卫生间尿尿,没尿完门被推开,吓得他全身一抖。

    见是秦瑞,他侧过身:“你他妈不能等会儿进来?我还没用完啊。”

    秦瑞反手关门上锁,走到洗手台前打开水龙头,低声问:“攻略学得怎么样?”

    桑果:“……”

    见他这么呆,秦瑞皱眉:“你是不是压根没学?”

    “学了。”

    桑果扯好裤子,走到他旁边的水池洗手,“不过你这什么攻略,屁用没有。”

    秦瑞:“不可能——”

    “要是有用,现在宋洋不早跟我好上了?”

    桑果偏头看他,眼神嘲讽,“我就不该相信你这失败者的话。”

    秦瑞沉着脸,在他要出去时拉住他。

    “回去后我给你第二册。”

    桑果:“还有第二册?!”

    晚上没有安排什么任务,徐清又没介绍军舰上的功能区,容眠不想到处乱走,就在宿舍里和桑宁桑果练手。

    秦瑞融不进去,早早就躺床上睡了。

    到晚上11点,他们打算睡下了,宿舍里突然响起徐清的声音。

    “所有人五分钟内到负2B3的训练场集合。”

    刚要去洗澡的桑果脚步一顿:“这都几点了?”

    桑宁擦着汗看向容眠:“负2B3在哪?”

    容眠摇头:“先出去看看吧,三年级应该知道。”

    结果走到走廊才发现,出来的只有一年级,三年级的宿舍好好关着门,一个人都没有。

    众人互相看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徐涛:“五分钟就要到,这都一分多钟了!”

    赵远:“出去问问守卫吧。”

    容眠见宋洋出来,走过去:“刚才休息过了吗?”

    宋洋点点头,牵住他的手就朝右边的走廊走:“你怎么这么多汗。”

    容眠:“刚和桑果他们对练。”

    其他人本想往左转,一看两个大佬去了右边,想也没想就跟了上去。

    到负2B3,徐清看看时间,沉着脸对他们说:“你们已经迟到了32秒,现在立刻绕训练场跑32圈!”

    众人敢怒不敢言,只能绕着训练场跑。

    等离得远了,队里有人小声说:“要不是咱主席知道在哪,万一迟到十分钟,是不是要跑到明天啊?”

    旁边有人小声接:“还看不出来吗?就是故意刁难。”

    宋洋和容眠跟在队伍后面,打了个哈欠:“金老手下也有这种人,看来还是师父治理有方。”

    容眠:“军规只能制约行为,不能制约人心。”

    宋洋偏头看他:“反正别人怎么对你,你都不生气就是了。”

    容眠轻笑:“你怎么知道我不生气?”

    32圈跑下来,累不累先不说,肚子已经饿穿了。

    咕噜噜的声音此起彼伏,根本停不下来。

    徐清板着脸:“太慢了!”

    他背着手,视线从所有人身上移过去:“今天如果需要你们救援,这种速度,伤员已经死了!”

    草。

    徐涛忍不住,举手发言:“这么远的距离不是会派救援专机吗?”

    “不是什么情况下都适合派救援专机的!”

    徐涛大声斥责,“自身素质不够强大,派多先进的设备都没用!”

    列队后,徐清指向身后的场地:“现在所有人做两百组伏地挺身,两百组深蹲,障碍跑三十圈,限时二十分钟,没完成的加罚!”

    众人看向后面沙池和三四米高的隔板,在心里口吐芬芳。

    这一套下来,人就废了。

    关键是饿,好饿。

    宋洋走到容眠身边,低声问:“你可以吗?”

    容眠:“应该没问题。”

    两百组伏地挺身和深蹲后,大家已经基本没力气,刚跑进沙池就摔了两个。

    在众人头晕眼花时,感觉有什么从旁边经过。

    抬起头,刚好看到宋洋和容眠几步跳跃同时翻过挡板,又快又轻盈。

    “好强!”

    “宋主席体力这么好?!”

    后面的人挣扎着努力跟上去。

    “为了不加罚,快!”

    到第二十九圈,容眠明显感觉自己呼吸加重,头发晕。

    跳过障碍时,脚下打滑就往旁边倒。

    下一刻,手突然被扶了一下。

    “坚持住,只有一圈了。”

    等他站稳,宋洋收手。

    容眠偏头看过去,小猪崽一直跟在他身边一起跑,可呼吸明显比他轻很多,脸上也没什么汗。

    “嗯。”

    容眠抹了把汗,打起精神。

    等到最后一圈跑出沙池,容眠撑着膝盖做了几个深呼吸。

    眼前突然出现一只手,上方响起宋洋的声音。

    “来,跟着我走几步。”

    容眠轻笑,握住他的手直起身。

    宋洋:“笑什么?”

    容眠:“在想,你真可靠。”

    宋洋带着他慢慢走:“现在才知道我可靠?”

    容眠:“不愧是老父亲。”

    宋洋:“……”

    二十分钟后,最后一个人跳出沙池,算是掐着点完成。

    个个累瘫,就差躺在地上了。

    徐清:“在给你们安排任务前,我需要充分了解你们每个人的情况,现在开始每人限时两分钟,想办法打败我,你先来!”

    他指了指一个站都站不稳的beta。

    beta一脸离谱地指着自己,走过去刚出了一拳就被打倒在地。

    徐清:“拳头软绵绵的,没吃饭?!”

    beta躺着喘气,不想爬起来了:“是没吃啊。”

    徐清:“罚跑十圈!”

    其他人看愣了。

    还带这样?!

    先消耗完了再对打,这怎么比?

    别说两分钟,前面十个人加起来都没撑过五分钟。

    徐清踢倒一个后看向容眠:“下一个你!”

    容眠还在不停地冒汗,全身热乎乎的,沉重感没完全消退。

    感觉到宋洋把他往后拉,容眠拍拍他的手:“没关系。”

    宋洋皱眉:“你今天的运动量已经超了。”

    余光见徐清盯着他,容眠微微偏头,压低声音笑着说:“我忍他一天了。”

    宋洋一怔,松开手。

    容眠擦擦下巴的汗,走到徐清面前。

    “两分钟是吧?”

    徐清:“对。”

    容眠低头看向坐在地上的同学们:“谁来帮我计时?”

    桑果等人立刻调出倒计时,比了个ok的手势。

    容眠看向徐清:“那请您多指教。”

    徐清刚要点头,拳头已经呼到了面前。

    他心一惊,慌忙后撤。

    容眠逼近,手掌横扫过去。

    徐清再次后撤,抬手准备反击。

    容眠抬腿踢向他的手腕,踢空后突然收腿再踢。

    徐清以为他会接一个旋身侧踢,已经做好了防守准备,被起手了下一个攻击招式,可容眠却预判了他的预判,一击直踢直接朝着他的胸口来。

    徐清临时改变招式勉强挡住这招,可脸上突然一痛,力气之大,让他站都站不稳。

    “好!”

    围观的学生们看到容眠打中徐清,欢呼了一声。

    容眠没打算给徐清喘气的机会,换腿侧踢,趁着对方没有站稳,擒住他的手腕往自己这边扯,几个反拧控制住他的右手。

    徐清用左手攻击容眠,试图摆脱控制,有挨了几拳。

    桑果看看时间,朝容眠大喊:“还有二十五秒!”

    还可以再来几拳!

    容眠趁着他专心摆脱控制,突然抬腿踢向他的膝盖弯,在他身体不稳时一个狠狠地过肩摔接膝击。

    膝盖下去的时候他稍微收了一点力道。

    “唔——!”

    徐清被摁在地上不能动弹。

    容眠喘了口气:“了解我的实力了吗?长官?”

    徐清:“放手!”

    容眠顺势收手起身。

    见他站起来,淡淡地问:“不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训练项目?”

    徐清痛得咧嘴,见这群人一改刚才的疲态,突然来了精神,他罢罢手:“晚上先到这里,明天早上会给你们派任务。”

    一群人等他离开,才互相笑着击掌。

    “太爽了!”

    “这仇报得解气!”

    秦越朝容眠看了一眼,大声嘲讽:“这样一来,我们肯定会更加被针对。”

    “你在说什么?”

    容眠偏头看着他笑:“这是训练,不是针对,请你注意用词,秦越同学。”

    秦越一惊,视线扫过训练场个个监视器,沉着脸转头就走。

    已经快一点了,众人互相搀扶着回宿舍睡觉。

    容眠正要跟上,突然被宋洋拉住。

    宋洋:“趴我背上。”

    容眠看着他。

    宋洋:“那公主抱?”

    容眠一个小跳,抱住他的脖子乖乖趴上去。

    “我真的走不动了。”

    宋洋轻轻松松地背起他往回走。

    “今天有进步。”

    闻着他身上的气味,睡意突然涌上来了,容眠强撑着眼皮,玩笑道:“每次闻到你的气味就很想睡觉,是不是要放一件你的衣服在卧室,失眠的时候可以抱着睡?”

    说完,他感觉手下的身体僵住。

    “可乐?”

    宋洋一顿,又若无其事地往前走:“想睡就睡吧,我陪着你。”

    容眠确实很困,迷迷糊糊地感觉宋洋的声音不太对,好像比平时更低沉了一些,但还是很好听。

    回到宿舍,桑果一转头,见容眠已经趴在宋洋肩上睡着了。

    他慌忙侧身,让宋洋进去。

    宋洋拒绝桑果帮忙,自己将容眠放到床上,又拿出容眠的毛巾去洗手间接了水,帮他擦了脸上的汗。

    见他动作那么熟练,桑果突然想起第一次在宿舍见到宋洋的时候。

    那时候容眠正好身体不舒服,宋洋出现在那里,是不是也在像这样照顾他?

    这个念头闪过后,桑果突然有些迷茫。

    他一直觉得是容眠追宋洋得不到回应,可现在看来,好像又不是那么回事。

    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洋帮容眠盖上被子,对桑果说:“如果他半夜有情况,你——算了。”

    宋洋把毛巾放好转身往外走。

    他刚走出去,秦瑞二话不说跟了上去。

    宋洋还没进自己的宿舍就被秦瑞叫住。

    “宋主席,我能和你说两句话吗?”

    宋洋微微皱眉:“我现在没心情听你说。”

    “只要一点时间就好——”

    秦瑞扯住他的衣角,却被宋洋冰冷的眼神逼退。

    看着宋洋进宿舍,秦瑞垂在身侧的手握紧。

    桑果怕容眠一身汗睡觉着凉,调高了一点室内温度,转头见秦瑞走进来,站在那里看着容眠不知道想了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去躺着。

    桑果心里发毛,偷偷问桑宁:“这人不会半夜爬起来对容眠下手吧?”

    桑宁:“这里是军团,应该不会。”

    因为出现了这种念头,导致桑果一晚上睡不安稳,就怕秦瑞突然冲过来掐容眠的脖子,惊醒了好几次。

    第二天,等容眠神清气爽地醒来,就看到桑果顶着黑眼圈,看起来比昨晚更疲惫了。

    容眠:“你太夸张了,饿得睡不着?”

    桑果头晕目眩地去刷牙洗脸:“容眠,你以后结婚一定要请我喝喜酒,你欠我的。”

    容眠:“?”

    总共才四个人,容眠等他们洗漱完进去洗了个战斗澡,刚好赶上出门的时间。

    少年人恢复速度都不错,睡了一晚上后基本都没什么疲惫感了。

    早餐果不其然还是有差别的,但也顾不上挑了,狼吞虎咽地吃完就去集合。

    徐清站在队伍前方,脸上被打的地方还有泛红。

    “刚收到上面的消息,前方吃紧,三年级立刻前往备战区准备,作为临时副驾跟随三队前往战场支援!”

    听到能进驾驶舱,三年级每人都很兴奋。

    作为机甲系的学生,谁不想驾驶机甲上前线呢?

    徐清看向一年级这边。

    “一年级的,今天安排你们跟随前锋探测队去熟悉战场。”

    探测队?

    不会又是坑吧?

    大家嘴上应下,心里犯嘀咕。

    徐清带着他们到停机舱。

    一列列机甲整齐划一地停靠着,此刻都是单膝跪地的姿态。

    七点整,三队的正式队员过来。

    徐清一个个点名,让三年级的学生到相应的队员身边,跟着他们上了机甲。

    片刻后,所有机甲几乎同时点亮,场面十分震撼。

    桑果:“我要考机甲系!”

    桑宁双眼亮晶晶地点点头:“我也要!”

    徐涛泼冷水:“omega玩不了机甲,你们还是乖乖去考军政系吧。”

    桑果皱眉:“为什么?”

    徐涛嗤笑:“omega发情期时根本无法正常行动,还驾驶机甲?万一坠毁,先不说人了,你当机甲不要钱?”

    桑果:“会打抑制剂啊!”

    赵远难得出声:“没用的,战场情况复杂,受伤和惊吓都可能让发情期提前,在同等条件下,不会选择让omega上战场。”

    桑果咬咬牙,想反驳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那就比alpha和beta更优秀就好了。”

    容眠拍拍他的肩膀,“让他们好好看看,omega一点都不差。”

    桑果一怔,笑起来:“当然!”

    等机甲部队离开,徐清带着他们上了战机。

    路上,宋洋低声问:“你也想去机甲系?”

    容眠看着下方逐渐放大的山脉:“难说。”

    宋洋:“……上战场太危险了。”

    容眠偏头,看着他这张近在眼前的俊脸,一本正经的:“其实我也喜欢在家做家庭煮夫。”

    宋洋:“……”

    就凭你那毁灭性的厨艺?

    容眠凑到他耳边,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爸爸说生孩子很好玩的。”

    宋洋:“…………”

    好玩?

    容眠:“你觉得呢?”

    顶着容眠的眼神,宋洋张了张嘴,好半天憋出一句:“上战场也挺好。”

    怕惊动前面的徐清,容眠只能把脸埋在宋洋肩上,忍笑得发抖。

    宋洋觉得这是个很严肃的话题。

    基于容眠的错误认知,他认真说:“omega男性生孩子很危险的,有我在一天,你想都别想。”

    容眠:“那我不是没孩子玩了?”

    宋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