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 37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oldtimesxs.cc

AD4
    两辈子加起来活了三十多年,容眠第一次被别人以这种方式触碰到腺体。

    本能的有些害怕,但更多的是兴奋。

    他不自觉地攥紧了宋洋的衣服,一时间脑子里想了很多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被牙齿咬破皮肤的话会不会很痛?

    会不会滋小猪崽一脸血?

    不会吓到他吧?

    会不会咬到一半,小猪崽发现咬不动就放弃了?

    他们说的信息素融合是什么感觉?

    等他想了一圈回过神,发现凑在他脖子上的脑袋一动不动。

    腺体被牙齿摩擦到,有点发痒,但并没有被咬到。

    “可乐?”

    容眠低声问。

    不会是哭累了睡着了吧?

    宋洋哭得声音沙哑:“眠眠,好疼啊。”

    容眠:“……”

    你还没咬呢!

    被咬的也不是你啊!

    让小猪崽亲一下都不肯,让他咬破腺体是不是真的太为难了?

    容眠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可是他等不了了。

    信息素在暴走的边缘,好像只要他一不注意就会失控。

    哥哥的人已经在路上了,一旦开始接受治疗,他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宋洋在咬和不咬之间疯狂横跳。

    咬下去,是小兔子要求的,他只是照做罢了。

    不能咬,会把他弄脏。

    咬下去,小兔子需要他来稳定信息素。

    不能咬,之前的一切努力不能白费。

    两种想法在宋洋脑子剧烈拉扯,最后只留下一个声音——想要这个人,很想要。

    宋洋忍得一身汗,用尽了所有的克制力才微微退开一些。

    “洋洋……”

    容眠无力沙哑的声音突然在耳边炸开,宋洋猛地一顿。

    不知道是因为身体不适,还是因为强烈的愧疚感,容眠的声音有些哽咽:“对不起……逼你做不想做的事,对不起……洋洋,对不起……”

    听着他在耳边虚弱地叫自己的名字,不断地道歉,宋洋残存的最后一丝理智崩塌了。

    “唔——!”

    腺体突然传来火辣辣地疼,容眠感觉到陌生的信息素长驱直入,像一阵清风吹灭了燎原的火,却又带起点点星火燃烧得更加猛烈了。

    整个人都麻了,但是和电击的感觉又不太一样。

    容眠从没感受过这种畅快。

    信息素对他来说,从来不是个好东西,它总是雌伏在看不见的角落里,伺机摧毁他。

    可现在,信息素明明没有被压制下去,那种抵触感却消失了。

    没想到在这种状况下,他第一次和自己的信息素达成了和解。

    -

    浓郁的酒味里掺杂着浅淡的血腥味,宋洋感觉到自己的衣袖被攥得很紧。

    他拉过那只手捂在手心,直到怀里的人不再颤抖。

    感觉到容眠的信息素四处乱窜,宋洋松开一些。

    原本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了一个带血的牙印。

    宋洋下意识地舔掉渗出来的血珠,嘴里弥漫的血腥味却让他更加兴奋了。

    他小心地拢好容眠的领口,做了几个深呼吸才稍微平复一些。

    “眠眠,疼不疼?”

    “眠眠?”

    可喊了几声,容眠却靠着他的肩膀没有反应。

    宋洋勾勾手指,召02下来。

    “帮我看看。”

    02从灯泡的一端伸出一个小爪子,在空中变成一个听筒的样子摁在容眠额头。

    “主人闭着眼,目前体温37.8℃,初步判断是体力透支了。”

    宋洋抱着汗津津的小兔子还是有些紧张,片刻后耳边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

    睡着了?

    宋洋稍微松了口气,抱着人靠着石壁,这才有心思去好好品味这又甜又烈的信息素。

    “原来你的信息素是这个味道。”

    他低低自嘲了一句,“幸好我酒量比你好。”

    几分钟后,外面传来动静。

    医疗团队戴着防毒的隔离面罩和防护服,用容时给的授权通过了01的检验。

    结果一进山洞却发现,不止有容眠,宋洋也在,对方身上什么防护用品都没有。

    带头的医疗人员吓得赶紧让手下去拿防护用品。

    “殿下,请您先行回避,这里有我们在——”

    “没必要。”

    宋洋将怀里的人打横抱起往外走,“我和他一起过去。”

    医疗队的直升机就降落在洞口外不远的空地上。

    宋洋走过去,突然想到什么,偏头看向洞口两旁的近一人高的草丛。

    那些小黄花只有二三十公分的高度,夹在草丛中十分不起眼,但仔细看的话,却能发现一大片。

    医疗队队员:“还有什么事没处理吗?”

    宋洋:“你帮我摘一些那种小黄花,放隔离箱里带走。”

    医疗队队员不明所以,还是点头照做了。

    -

    岩石上,陈队等人待在原地,等赶过来支援的机甲部队。

    宋洋来时把附近绝大多数黄蜂都电死了,他们基本是坐着聊天等救援。

    一些队员好奇地往岩石下面看。

    “容眠不会有事吧?”

    “竟然就在这么近的地方,之前怎么一直找不到呢?”

    “你看那里!好多黄蜂尸体!”

    “话说回来,刚才宋洋驾驶的机甲好特别啊!”

    在宋洋来了之后,顾飞倒不是那么着急了,听到这些人的讨论,他在人群里看了一圈,朝一颗树下走过去。

    秦越正坐在树下发呆,突然被提起衣襟。

    他刚回过神,就被顾飞一拳呼在了脸上。

    “人明明就在下面,你说没人?!”

    顾飞又是一拳,“我以为你只是嫉妒容眠比你优秀,没想到你是想他死!”

    秦越用力挣脱,余光见其他人看过来,他大声反驳:“我真的没看见!”

    顾飞还要再打,被几个一年级的拦住。

    徐涛朝秦越看看,拍拍顾飞:“又没大仇,不至于不至于,别太冲动。”

    赵远架着顾飞另一只手,低声说:“别在这里闹,会被AI判定违规。”

    顾飞实在气不过,甩开他们的手,指着秦越,恶狠狠道:“今天容眠要是出任何问题,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秦越咬着牙:“我怕你啊?!”

    陈队正在给秦瑞处理伤口。

    之前只是随便包扎了一下,连消毒都没做。

    见那边吵起来了,陈队冲着喊:“战场上就是随时会发生意外,没可能护住每个人的周全,受伤是常事,都坐下来冷静冷静!”

    秦瑞看看那边的秦越,又转头朝岩石下看。

    这边的视线被树木遮挡,基本看不到岩洞那边的情况。

    当时容眠那个状况,他很确定是进入发情期了。

    但似乎又不太一样。

    为什么容眠的信息素是酒味的,他怎么莫名其妙就走回来了?

    回想从走出洞口到和大部队回合的这段路,意识是模糊的。

    想到一种可能性,秦瑞皱眉。

    怎么可能呢,容眠姓容,绝对不可能是改造体。

    可是他从来没感受过那么强势的信息素,好像被一个不可名状的巨兽踩在脚底,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片刻后,一艘军用飞船悬停在山顶,从上面下来一架直升机,径直朝岩洞的方向飞。

    桑果又打架又哭,有些体力透支,看到直升机,急忙走到岩石边缘往下看。

    “二宁,你看那是医疗队吗?”

    桑宁扶着他,释放了一点点信息素,眯眼朝那边看。

    “下来的人穿着医用防护服,应该是了。”

    桑果抹了把脸:“他会没事的吧?我还有好多问题想问他。”

    桑宁拍拍他:“有宋洋在呢。”

    -

    直升机飞进飞船的停机舱。

    宋洋不让其他人碰,自己抱着容眠下来。

    直升机外,一行人做好了充足的救治准备。

    站在最前面的是个头发花白的alpha老人,见宋洋下来,立刻迎了过去。

    “眠眠怎么样?”

    看到他,宋洋有些意外:“纪老?”

    这个老人叫纪明,是容眠的外公,omega信息素研究领域的专家,也是改造体修复剂的核心研发人之一。

    宋洋把容眠放到他们准备的医疗舱内。

    “遇到一些意外,提前进入发情期了。”

    纪明让手下的人将容眠送到最近的医疗室,自己和宋洋一起跟了过去。

    “做过什么急救措施?”

    宋洋视线一刻都没离开医疗舱。

    “抑制环起效了,应该注射过抑制剂,还有——被我咬了一口。”

    纪明本来正在脑子里快速筛选救治措施,听到最后几个字,表情裂了。

    “你、你小子——!”

    宋洋站在医疗室外,看着容眠被推进去。

    “我没办法,我拒绝不了……”

    纪明有一肚子想说的话,最后却什么都没说,丢下一句话走了进去。

    “你先去休息吧。”

    看着门在眼前关闭,宋洋背靠着墙缓缓坐在地上。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五个小时……医疗室的门依然关着。

    宋洋烦躁地捋了把头发,突然开始不确定容眠的身体状况。

    在山洞里他明明感觉已经抓住了,可现在,又好像随时会失去。

    过道的尽头突然传来脚步声,军靴踏着金属地面,刺激着耳膜。

    片刻后,宋洋眼前出现了一双修长的腿。

    “还在里面?”

    过了半天,宋洋才回过神。

    “师父,眠眠他——”

    说到一半,宋洋却怎么都说不下去了。

    容时朝医疗室的门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长凳上。

    “他会没事。”

    宋洋歪过去靠到容时大腿上,声音很低:“他一定舍不得丢下我。”

    容时揉揉宋洋的头,什么都没说。

    等到第七个小时,门突然打开。

    宋洋猛地起身走过去。

    “怎么样?眠眠呢?!”

    纪明拍拍他示意别着急,偏头看向走过来的容时。

    “你也来了,战场不要紧吗?”

    容时:“有老陈他们在,问题不大,确定眠眠没事就回去。”

    纪明轻叹了一声,揉揉有些酸涩的眼睛。

    “眠眠现在已经送去观察室了,现在还没脱离最危险的时候。”

    宋洋唇线绷得笔直:“在山洞里的时候我感觉他已经有意识在控制信息素了,而且情况有所好转,为什么——?”

    纪明示意他们去斜对面的办公室。

    关上门,他坐在宋洋对面的单人沙发里,沉默了片刻才低声说:“好比腺体是气球,信息素就是灌进去的气,一般人在成年前气球的大小就已经固定了,但眠眠不一样,他灌进去的是钢珠,会不断冲撞气球,而且到现在还没固定下来,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就算钢珠不把气球撞破,也会被撑破。”

    容时:“之前的治疗没有帮助?”

    纪明:“有,不然他哪撑得到现在?”

    宋洋皱眉:“那让钢珠从口子里放出去不就好了?”

    “我已经给他做了紧急腺体治疗,可以让他的信息素活跃度适当下降,减少一定程度的伤害。”

    纪明看向宋洋,“现在就等他自己找到那个正确的出口。”

    宋洋很烦躁,冷静不下来。

    他起身走了几步,低声问:“最坏的结果呢?”

    纪明:“信息素没有正确被引导,会给腺体造成无法逆转的伤害,在发现这种情况时就得立刻将他送入休眠舱。”

    办公室里气氛有些凝滞。

    见宋洋绷得很紧,纪明安慰道:“他这次的情况不是最严重的,所以希望还是很大的。”

    “没关系。”

    宋洋坐回去,“大不了——再来一次。”

    纪明没明白,可容时却听懂了。

    他深深地看了宋洋一眼,低声说:“你别乱来。”

    宋洋偏过头,托着下巴不再开口。

    纪明见他们师徒俩又闹矛盾了,想了想问:“眠眠这次是实习途中受到了惊吓吗?我听老秦说他最近情况不错的。”

    说起这事,宋洋回过神,让人把带过来的隔离箱送进来。

    “就是这种花,眠眠闻到这个气味反应很大。”

    这些花长得平平无奇,花香也很普通,就跟路边的野花没什么区别。

    纪明拿起一束放到鼻子前闻闻。

    “你是说他闻到了这个气味才进入发情期的?”

    宋洋当时不在,但到那里闻到这个气味,他大概就猜到原因了。

    为了确保诱因准确,他拨了顾飞的视讯。

    视讯一接通,就传来了顾飞的大嗓门。

    “哥,容眠怎么样了?!”

    宋洋扫了眼他周围的环境,应该是在战机上。

    “眠眠出事的时候谁在他身边?”

    刚这么问,桑果就从边上挤进了画面。

    “我在!”

    宋洋:“他当时什么情况?”

    桑果:“我们被黄蜂追了一路,容眠说要去岩洞那边躲避,可不知道怎么回事,走到那里突然就发作了。”

    机舱里人多,他没有说得那么直白。

    容时:“突然?”

    听到这个声音,顾飞和桑果朝宋洋身后看看,见是容时都吓了一跳。

    竟然连容少将都赶过来了?!难道容眠情况很严重?!

    桑果心一紧,努力回想,可怎么想都没发现问题。

    “是那种花香。”

    旁边突然传来秦瑞的声音,顾飞和桑果偏头看过去。

    秦瑞躲在镜头拍不到的地方,压低声音说:“从闻到那个花香开始,容眠就出现了不正常的反应,之前都好好的,也没有被黄蜂划伤,不是毒素造成的。”

    秦越那天晚上说过,容眠对那种花的毒性很敏感。

    这个结果和宋洋猜想的一样。

    他刚要挂断,就被纪明阻止。

    纪明:“他注射过几次抑制剂?”

    秦瑞看看另外两个人,见他们没说话,再次开口:“我帮他注射过一次,但那个针剂和我们平时用的不太一样,尾部有两圈蓝色。”

    纪明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们。”

    桑果慌忙问:“医生,容眠怎么样了?”

    纪明扯出一丝微笑:“他现在情况还不错。”

    桑果眼睛又湿了:“请您一定要救救他。”

    纪明点头:“我会尽力的。”

    挂断视讯,纪明让手下进来,把花递过来。

    “拿去分析成分,结果出来立刻发给我。”

    医疗队员接过去:“知道了!”

    他刚走出去,另一个医疗队员匆匆进来。

    “院长,小少爷有情况!”

    宋洋猛地起身,第一个冲了出去。

    观察室隔壁,通过玻璃可以看到观察室内的情况。

    容眠躺在医疗舱内,此刻双目紧闭,眉头紧缩,胸口剧烈的起伏。

    宋洋看看他又看看虚拟屏上不断闪现的数字,焦急地问:“他现在怎么样?到底怎么样!”

    医疗队员坐在仪器前:“数据显示他正在自主释放信息素,不过浓度时高时低,并不太顺利。”

    纪明挥手召过虚拟屏看了片刻,对手下说:“清洗他血液里的抑制剂。”

    医疗队员抬头:“信息素失去阻碍,恐怕会突然爆发,会对他造成——”

    纪明抬手打断:“照做就是了。”

    医疗队员犹豫地应下:“好。”

    他在仪器前快速操作,医疗舱上相应的指示灯点亮。

    宋洋看到血液顺着管子从容眠体内流出,又从另一端重新流了回去。

    片刻后,医疗队员突然惊醒道:“有效!信息素浓度比刚才稳定了!”

    纪明划开信息素浓度和曲线图,看到有两条互相缠绕的曲线在上下波动。

    他还没开口,倒是旁边的容时有些费解:“怎么有两条?”

    纪明随手一指:“哦,另一条是这臭小子的。”

    容时眉头一皱,朝宋洋看过去。

    宋洋后知后觉地察觉到这一记眼刀子,一脸无辜:“怎么,你还想让别的alpha咬他?”

    容时:“……”

    宋洋重新将视线落在容眠身上。

    “只要他能醒过来,大不了被你踢飞几次,反正又不痛,还能让眠眠心疼心疼我。”

    容时:“…………”

    这诡计多端的臭小子。

    纪明看着各项数据,示意容时看看:“洋洋的信息素在引导眠眠,他们的融合率很低,既不会被眠眠的信息素影响也不会被吞噬,希望能起到作用。”

    -

    容眠知道自己在做梦,因为他此刻好像站在时间的尽头。

    云端上横七竖八地陈列着各种巨大的玻璃镜,镜子上是他从小到大的记忆片段。

    他想走过云端去看看,可身体却无比沉重,一步都迈不动。

    不知道该怎么从梦里醒来,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容眠只能坐下来。

    玻璃镜里出现很多人的脸,父亲、爸爸、哥哥,还有从小到大的小猪崽。

    四岁的时候,他和小猪崽一左一右挂在哥哥的腿上被送去上课。

    六岁的时候,他帮小猪崽换上小学制服。

    八岁的时候,小猪崽抱着他哭,说要和他一个宿舍。

    十岁的时候,小猪崽拿了第一个机甲设计大奖,那个奖杯转头就被他扔了,说是太丑,不符合审美。

    容眠看笑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身体好像都没那么重了。

    果然小猪崽是治愈他的天才。

    在视线的远处,有一块玻璃镜播放着他前世的记忆。

    哥哥出事后,他被瑜哥接到了军舰上。

    当时正处在帝国内战,瑜哥忙得经常没时间睡觉,他身体弱什么忙都帮不上,整天无所事事,就待在哥哥的病房里看书学习。

    哥哥虽然没死,但对外界已经没有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