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第 38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oldtimesxs.cc

AD4
    前线战事吃紧,直到实习结束,容眠也没机会见到金大兆,倒是离开时又被送了一大堆吃的。

    离开前,仇天浩赶过来送他们。

    之前容眠被接走一个星期的事,他不好当面问,只联系了容时,对方说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容眠抬头看看叠得比他人还高的箱子,偏头看向仇天浩。

    “我是回去上学,不是流落街头。”

    仇天浩无奈摇头:“我拒绝过了,老爷子说等这次出征结束再到学校去看你。”

    容眠连忙道:“不用特地来看我,他这么大年纪了,而且管理军团那么多事——”

    仇天浩扫了眼不远处眼巴巴等着登机的孩子们,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他怕你像你哥那样,又被别人抢走了。”

    容眠:“……”

    见他们靠那么近,宋洋一把摁住仇天浩的脸推开。

    “说完了没有?”

    看他像护犊子似的护住容眠,仇天浩故意道:“没有。”

    宋洋:“没说完的话编辑文字发过来,我们赶时间。”

    说完拉着容眠就走。

    仇天浩:“……”

    这小子。

    容眠转身对仇天浩挥挥手,偏头看向宋洋:“你和机械师们打过招呼了吗?”

    这几天在修理部,容眠才真的感受到什么是众星拱月。

    那些机械专家到了宋洋面前都客客气气的,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他喜欢甜食,每天早上去上班,他的工作台上都是一堆的蛋糕点心。

    宋洋:“昨天下班前已经说过了,一天天的劝我跳槽。”

    容眠失笑:“谁让你人见人爱呢?”

    宋洋勾着他的手指:“你吃醋了?”

    容眠:“儿子受欢迎,我高兴还来不及,为什么要吃醋?”

    宋洋:“……”

    登记前,陈队发了视讯过来和他们道别。

    早上8点多,陈队已经在前往基站的路上了。

    他看向屏幕里挤在一起的一张张年轻的脸,笑着挥挥手:“下次来我再请你们吃牛肉!”

    新生们起哄。

    “说好了!下次我还去探测队!”

    “就冲您这句话,我拼死也要挤上年级前二十!”

    “陈队一路平安!”

    “你们也是,一路顺风。”

    陈队看向容眠,“回去好好休养,希望下次还能在战场看到你。”

    ABO在生理上天生有较大的差异,合理的分工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优势。

    几十年甚至更早以前,也并非没有omega选择战场,可无数的例子最后都证明,他们更适合二线。

    后来,参军的omega选择军政系成了一种默认选项。

    但军校也好,帝国也好,从来没有出台过禁止omega上一线的规定。

    容眠对他鞠了一躬:“一定会的。”

    陈队又看向宋洋,认真道:“其实我觉得你很适合前锋部队,不考虑改变一下人生规划吗?”

    宋洋:“……”

    又来一个劝他跳槽的。

    宋洋揣着兜,神色淡淡的:“免了,我不喜欢打打杀杀。”

    陈队:“……”

    和所有人告别后,他们上了军用飞船,回到游鱼座2号军用空间站,再转乘军校的飞船回校。

    休息舱里,容眠坐在窗边看书,宋洋坐他旁边吃零食,来窜门的一群人席地而坐,正在玩战场战略小游戏。

    这么多天下来,大家虽不是一个班的,却已经混得比同班同学还熟。

    徐涛数了一下人数:“桑果那边少一个队友。”

    桑果摆好旗子,见其他人都已经三个三个组好队了,他看了一圈,容眠和宋洋那边跟盖了保护罩似的,一副岁月静好谁都别打扰的状态,于是把注意力转向另一头在写作业的秦瑞。

    “老秦,你过来凑人数!”

    被叫老秦的秦瑞:“……没空。”

    桑果实在叫不到人,又冲他那边喊:“你老是这样会没朋友的!”

    听他大喊大叫的,秦瑞朝容眠那边看了一眼,咬咬牙关掉终端过去坐下。

    “要是赢不了,你就得帮我写作业。”

    桑果:“……你这人好没道理。”

    秦瑞把旗子往地图上一放:“快点。”

    那边,容眠看完一章,见宋洋边吃饼干,边在看某个很有名的机甲设计比赛,饼干碎末掉得衣服上全是。

    容眠把他手里的袋子接过来放到桌上,从口袋里摸出湿纸帮他擦。

    “宋可乐小朋友,你几岁了?”

    宋洋低头就看到容眠靠近的脸,他摊开手心:“手黏黏的,也要擦。”

    容眠:“……”

    这小娇气包,是他惯的吗?

    回想四岁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容眠摇摇头,这家伙天生就是娇气包,不是他的错。

    容眠擦干净他衣服上的,握住他的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擦,随口说:“我记得你参加过这个比赛。”

    “十二岁的时候。”

    宋洋悄悄曲起手指挠挠他的手心,“少年组的水平还是老样子,没什么提升。”

    指甲轻轻刮过有点痒,容眠摁住他的指尖:“老实点。”

    宋洋:“……”

    擦完后,容眠顺势把饼干给没收了。

    宋洋的视线跟着饼干移到角落里,见容眠准备看下一章军论,低声问:“咬过的地方还疼吗?”

    刚问完,他看到容眠的耳朵红了,被黑发盖住不是很明显。

    容眠看着书,随口回:“不疼,牙印都没了。”

    宋洋慢条斯理地点点头。

    这是不想要牙印消失。

    看来,小兔子也没完全放弃他。

    容眠看了几分钟,却一个字都没看进去,视线还落在第一行。

    他看向宋洋:“你不放心?”

    伤口怎么样,宋洋心里清楚,毕竟是自己咬出来的。

    见容眠这么问了,他点点头。

    容眠:“要看吗?”

    漂亮的眼睛带着笑,让宋洋控制不住心口一跳。

    小兔子总是学不会绕弯,直直地朝他攻过来。

    干净,清澈,和他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

    抓住这个人,好像连自己也会得到救赎。

    宋洋装作矜持道:“师父说不能随随便便看omega——”

    还没说完,就见容眠点点头。

    “也是,那就不看了。”

    宋洋:“……”

    不挽留一下吗?

    飞船降落在军校停机坪,千帆带着几个老师亲自过来迎接。

    见容眠好好的,千帆提着的心总算落了回去。

    容眠看着他笑:“我回来了。”

    千帆拍拍他的肩:“回来就好。”

    这次一年级被安排到探测队,因为是一线,得到的军功和三年级几乎没有差别。

    得到这一结果,三年级众人抬起的下巴默默收了回去。

    在总结会上,千帆看着众人。

    “早上我收到了第二军团的表彰函,表扬了一年级的表现,希望你们不要骄傲,今后再接再厉。”

    见顾飞举手,千帆示意他发言。

    顾飞笑嘻嘻道:“我们才一年级,有骄傲的资本!”

    “臭小子。”

    千帆笑骂了一句,让他坐下,“过两天就月考了,希望到时候你也能这么骄傲。”

    一听月考,一年级众人瞬间垮着张批脸,整个人都不好了。

    每个月月底都会进行一次摸底测验,分卷面和拟战两部分,根据分数排名后将会重新分班。

    刚回来就又进入了备战状态。

    回宿舍时,容眠叫住秦瑞。

    “想好要我做什么了吗?”

    余光见桑果和桑宁也看了过来,秦瑞低声说:“考试结束后再说吧。”

    等他走后,桑果跟着容眠走进宿舍楼。

    “你真要答应他一件事?万一他要你把宋洋让给他怎么办?”

    容眠轻笑:“宋洋又不是我的东西,我怎么让?”

    桑果:“……”

    好像有点道理?

    回到房间里,容眠关上门,试着在脑子里呼唤02。

    02:【我在。】

    容眠:“你真的能吸收信息素?”

    他是知道有专用的信息素过滤器,但那种体型很大,一般是安装在专用功能室里的。

    而且那种过滤器并不是吸收信息素,而是将其分解排出去。

    02:【可以。】

    容眠确保自己锁了门,又去把窗户都关上。

    他不自觉地有些紧张:“那我试试,就释放一点点,你准备准备。”

    02:【我有自动检测系统,随时都可以。】

    容眠坐在课桌前,双手握紧。

    如果不确定这件事,他没办法放心去人多的地方。

    片刻后,脑子里再次响起02的声音。

    【就没了吗?】

    容眠:“……”

    02:【才储存不到0.001%的能量。】

    容眠使劲闻闻。

    空气里似乎并没有什么气味。

    “01,你帮我测一下空气里的信息素浓度。”

    01飞出他的手环,抱起半个月没见的能源石贴贴:“没有信息素,浓度0%。”

    容眠这才松了口气。

    没想到小猪崽不声不响地做出了这么不得了的东西。

    吸收信息素就算了,还能转化成能源?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02:【主人。】

    容眠一惊:“出什么问题了?”

    02:【我可以和01哥哥一起吗?】

    容眠朝蹲坐在课桌上的01看了一眼。

    “可以。”

    他听到脖子上的金属环发出轻微的咔咔声,片刻后01身边多了一颗差不多的黑色小球。

    02:“01哥哥……”

    01把能源石转了个方向:“这是我的哦。”

    02飞到另一头,01又把能源石换了个方向。

    容眠:“……”

    他起身去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块拳头大小的384能源石,递到02面前:“这块给你。”

    02伸出两根小爪子抱住,金属球面上出现两坨红晕:“谢谢主人。”

    容眠摸摸它的头,轻笑。

    小猪崽尽做这些可爱的东西。

    A区宿舍,宋洋把拖了一个多月的KL_18系列的图纸发给容时,终端突然响了。

    番薯的全息投影站在离他几步外。

    “给李波女朋友转账的人已经找到了。”

    宋洋随意地坐在操作台上,拿着小零件把玩。

    “和哪家有关?”

    番薯恭敬道:“暂时还没查出来,转账人声称这笔钱是给女朋友的零花钱。”

    宋洋:“继续跟。”

    番薯应下后,说起另一件事:“秦家分家这段时间小动作不断,要给警告吗?”

    “不用,让他们闹。”

    宋洋把零件放回桌上,起身往外走,“这次我要连根拔了。”

    番薯:“是。”

    在他们回来的第三天,一年级第一次月考。

    早上出门前,容眠和桑果在训练室晨练。

    桑果:“怎么办,开始紧张了。”

    这次月考,他目标是回到一班,结果跑去战场混了半个月,现在心虚得很。

    容眠:“一班的人去了十个,你希望很大。”

    “对哦。”

    桑果停下来,“他们要是成绩掉下来,那难度就没那么大了。”

    走出训练室时,桑果不放心地问:“下午的拟战考核你怎么办?”

    容眠擦擦脸上的汗,回卧室洗澡:“只有两个小时,可以应付。”

    虽说拟战考核会连接痛感神经,仿真度很高,但毕竟只是模拟实战,对身体不会造成什么负担。

    走出宿舍楼,容眠在约定的小花园找到了宋洋,对方正靠着柱子打瞌睡。

    “可乐?”

    见小猪崽头毛都睡翘起来了,容眠给他摁回去。

    宋洋不知道是不是睡迷糊了,顺着力道就靠在了容眠的肩上。

    “好困。”

    鼻尖碰到了脖子,呼出的热气拂过耳后。

    容眠指尖一跳,扶着他站好:“昨晚又没睡?”

    宋洋揉揉眼睛,声音困倦:“把02给你了,我得再给自己做个工具。”

    见他走路摇摇晃晃的,容眠怕他把这张脸给摔破相了,伸手牵住。

    “很着急吗?那02先给你——”

    “送给你的东西怎么能再拿回来?”

    宋洋打了个哈欠,双眼呆呆地看着前方,“没你每天监督我,我总是忘记睡觉。”

    容眠想了想:“那我每天睡前给你发视讯?”

    宋洋:“……”

    考场外,已经有很多学生在等着了。

    见他们手牵手过来,都想到论坛上的那个帖子。

    不知道是谁听说容眠在实习期间发情,和宋洋消失了七天,那人在论坛发帖问,结果被顶成了热帖。

    如果这事是真的,那容眠和宋洋算是公开了吧?!

    有胆子大的学生对着他们吹了个口哨:“宋主席容主席,什么时候能吃到你们的喜糖啊?”

    其他人跟着起哄。

    “我们眼巴巴等很久了!”

    “也让我们这些单身狗沾沾喜气啊!”

    “你们已经确定关系了吧?”

    宋洋面上淡淡的,余光一直留意着容眠的表情变化。

    结果对方似乎完全不为所动。

    到走廊外,见周围这些人似乎不得到答案不罢休,容眠抬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我们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不是能发喜糖的关系。”

    众人:“……”

    骗他没文化,骗他眼睛瞎?

    容眠偏头看向宋洋:“是吧?”

    本来想默认的宋洋:“……”

    宋洋点点头,一脸无辜:“只是咬过腺体的关系而已。”

    容眠:“…………”

    这种时候这么老实。

    众人:“!!!”

    见所有人看过来,一脸“你骗我傻”的表情,容眠清了清嗓子:“咬过腺体也还是朋友,大家都有过互相帮助的经历吧?”

    众人:“……”

    并没有啊。

    考试前十分钟,所有人有序进入考场。

    走过走廊时,容眠低声说:“下次遇到那种问题不用太老实。”

    宋洋看着他:“可是撒谎要动脑,好麻烦哦。”

    容眠想了想:“那你就说只是普通的父子关系。”

    宋洋:“……哦。”

    你之前不是不承认的吗?

    走在他们后面,不幸听了全程的学生们:“……”

    你们玩情趣,把他们当傻子?

    铃声打响,容眠点开桌子上的终端翻看考题。

    比新训的难度要略高一些,一半的题都超纲了,但如果平时多关注军方的行动,答起来也不难。

    半小时后容眠揉揉额角。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考场内空气不流通,坐久了有些闷热头晕。

    01:【小主人,您的体温偏高了。】

    这段时间,状态会很不稳定,他已经有心理准备了。

    监考老师见他脸色不太好,走过来低声问:“小容,身体不舒服?”

    容眠摇摇头:“没什么大碍。”

    刚准备继续下一题,旁边突然伸过来一只手夺走了他的笔。

    宋洋:“你该休息了。”

    容眠抬头:“我还没答完。”

    宋洋:“医生的话都不听了?”

    容眠也担心这段时间没调养好,后面再出大问题。

    他点了交卷,匆匆扫了眼分数就被宋洋拉着出了考场。

    监考老师:“……”

    这两个小子,又半小时交卷!

    他要怎么跟千老交代?!

    两个大佬一走,考场内瞬间弥漫起一股低气压。

    他们考得分数绝对不低。

    所有人心中同时闪过这个念头。

    为了不被拉开太大的距离,只能拼了!

    走出教室,容眠瞬间舒服了不少。

    两人也没回宿舍,在教学楼后面的葡萄藤架下找了地方坐下。

    有风,空气也很清新,宋洋很快就靠着容眠睡着了。

    容眠本来想趁着空闲学习02的使用方法,结果因为耳边宋洋的呼吸声,怎么都集中不了注意力。

    他偏头看着宋洋的睡脸,片刻后歪头靠过去,也闭上眼。

    没关系,这辈子他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了解彼此。

    两个人睡得很舒服,可左右两幢教学楼上,靠窗坐的考生们却整个人都不好了。

    才半小时,才过了半小时!

    两个大佬竟然已经坐在葡萄藤下谈恋爱了,可他们却连一半题都没做完!

    铃声打响,容眠被吵醒。

    一看竟然睡了两个多小时。

    很快,终端响了,是政教处发出来的月考成绩排名。

    他和宋洋以总分235再次并列第一,赵远210排第三,顾飞209排第四。

    容眠往下看。

    桑宁202第七,桑果201第八。

    这个成绩,如果拟战考核不出大错的话,回到一班是稳了。

    身旁传来动静,容眠把成绩给宋洋看:“我们又是相同的分数。”

    宋洋将额发捋到后面,迷迷糊糊道:“因为我算过啊。”

    容眠:“算过什么?”

    宋洋:“眠眠,我饿了。”

    容眠:“……”

    政教处,千帆和教师组各组的组长一起查看系统出来的报表。

    看到物理平均分50,在各科中排第二,赵启齐忍不住站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