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 43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oldtimesxs.cc

AD4
    当天晚上,宋洋抱着兔子玩偶,看着它脸上贴的大头照,又好气又好笑。

    “我邀请你不来,非要抱着抱枕睡?抱枕手感再好,有我好吗?”

    03的声音幽幽地响起。

    【根据检测,抱枕采用的是顶级超细羊毛经过特殊工艺加工,达到罕见的450支,手感细腻亲肤,确实比您手感好哦。】

    宋洋:“……你闭嘴。”

    03:【……】

    B区,容眠抱着刚到手长条抱枕,床头还坐着一只胖狼崽,突然觉得睡觉也变成了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明天要去找小梧,他先给对方发了条信息确认。

    【明天在店里吗?】

    那边很快回复过来。

    【都在店里,随时可以带你朋友一起来玩,阿泽刚出了新品。】

    后面还附了一张照片,是做成猪猪脸的果冻,看起来就很好吃。

    容眠轻笑:“让小猪崽吃小猪也太损了。”

    约定了大概的时间后,容眠关灯准备睡觉。

    终端突然又响了。

    宋洋:【抱枕好用吗?】

    完全能想象到小猪崽问这句话时幽怨的表情,容眠打了几个字,删除后重新编辑发送过去。

    【从此爱上睡觉,晚安。】

    看到这几个字,宋洋:“…………”

    他忙不迭回复过去。

    【听说抱枕贴照片有妖气,不能放在卧室。】

    【我睡不着,你陪我说说话嘛。】

    【眠眠呜呜呜……】

    结果半小时都没等到回复。

    宋洋:“……”

    他这是彻底失宠了?

    竞争力竟比不过一个破抱枕?

    03:【要为您搜索最新的追求omega技巧吗?】

    宋洋:“……”

    第二天一早,容眠一睁开眼就看到了抱枕上宋洋的笑脸,只是因为褶皱让这个脸变得扭曲,看起来有些滑稽。

    容眠盯着笑了片刻,伸手把它抚平:“早安。”

    一转头,胖猪崽就在身后。

    这是什么幸福的早晨。

    洗漱走出卧室,桑果和桑宁正在吃早饭,见他出来忙招呼他一起吃。

    桑果拿了两个鸡蛋放在容眠面前的空盘子里。

    “这是我去饲养中心喂鸡的时候捡的,很香。”

    容眠去泡了杯牛奶回来,随手敲开。

    “饲养中心有很多以前学长和老师养的鸡,让它们带小鸡刚好。”

    桑果:“我的鸡已经快6斤了,等比赛结束,也让它们留在那边生蛋。”

    桑宁默默点头:“这么多鸡,供给各个餐厅都足够了。”

    容眠吃了一口,发现真的不错。

    “如果这个比赛反响好的话,后续可能会常态化。”

    桑果眼睛一亮:“常态化好啊!以后每天可以去摸几个鸡蛋回来第二天早上吃,多健康。”

    桑宁:“这次养少了,下次我要养十只,一定比这次养得肥。”

    听兄弟俩讨论养鸡,容眠忍不住笑:“被你们一说,我都想养了。”

    “你应该不行吧?”

    桑果一脸担忧道,“你接下来外出任务肯定不会少,还要养儿子,哪有时间养鸡啊?”

    容眠:“……”

    桑宁默默点头:“先养好儿子,等进化成男朋友,再养鸡不迟,我们有鸡蛋可以分你。”

    容眠:“…………”

    吃完鸡蛋,他喝了口牛奶,想了想:“应该快了。”

    桑果和桑宁同时看向他。

    桑果:“他有表示了?!”

    “没有。”

    容眠失笑,“大概是希望我有表示。”

    桑果一头问号:“啥意思?”

    容眠吃完,收拾了自己的餐盘,意味不明地接了一句:“他假装不知道,那我也假装不知道吧,看谁先把谁钓上来。”

    桑果:“二宁?”

    桑宁:“与其去理解谈恋爱那么高深的事,你不如想想今天要做的数学题。”

    桑果:“……”

    要出门时,容眠突然收到宋洋的视讯,说是要去一趟顾氏学府星分公司。

    画面里,宋洋正急急忙忙地换衣服。

    “他们会来接我,车给你开,别舍不得那点能源。”

    容眠:“……”

    出门不开车倒不是舍不得能源,而是宋洋那辆是改装的军用车,还贴着军方牌照,太醒目了。

    看着他慌慌张张去洗漱,容眠手指动了动,特别想把他的翘起的头发摁回去。

    “那你大概几点能回来?我检查完了去接你。”

    宋洋刷了牙:“听说追月系列的引擎系统都出了点问题,我不确定几点能回来。”

    追月系列是顾氏今年年初新出的无人战机,低配版本接受个人或组织订购,向政府申请牌照后,可在限定的区域内使用。

    有些星球刚开放居住权不久,会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变异野兽袭击风险,政府会派兵巡守,也会允许个人或组织购买武器自卫。

    想到中午还要去小梧那里,容眠说:“那到时候再联系,如果我比较早结束就过去公司。”

    宋洋打开水龙头接水洗脸:“嗯。”

    抬手拿毛巾时,透过镜子看到容眠盯着他的脸看入迷了。

    宋洋轻笑:“好看吗?”

    容眠乖巧点头:“好看。”

    打湿的睫毛衬得那双眼更动人了。

    宋洋一把扯过毛巾胡乱地抹了脸。

    “不给你看。”

    容眠:“……”

    走出卫生间,宋洋从柜子里拿了外套,随手抓起床上的兔子玩偶对镜头说:“从今天开始,它就是我新的小伙伴了。”

    容眠:“……我有两个。”

    宋洋使劲在兔子玩偶的长耳朵上亲了一口,一脸“我亲别人,看你还不吃醋?”的表情。

    容眠:“我亲一晚上了。”

    宋洋:“……”

    挂断视讯,容眠实在憋不住笑。

    这是在表达对昨晚他没回信息的不满?

    “幼稚鬼。”

    军校每个区域相隔较远,每个出口都会停放校内使用的代步车。

    等容眠到车库时,刚好看到一辆运货的悬浮车在储藏库前方停下,车身上贴着富农的标志。

    见有一个中年beta带着两个omega少年下车,容眠观察了片刻走过去。

    两个omega少年似乎对于卸货不太熟悉,全程都是beta说什么做什么。

    储藏库一侧的小门打开,运输带缓缓伸出来和货车对接。

    beta招呼两个少年:“一定要确认这两个卡扣扣紧,绿灯亮起才可以开始卸货。”

    两个少年点点头,充满好奇。

    一个个金属保鲜箱从运输带进去,储藏库的虚拟屏上一条条显示出货品的扫描结果。

    beta指着上面说:“像这样都是绿色的就没问题,如果出现红色警告,那等卸完后还要去回收仓里把不合格的货带回去。”

    其中一个棕发的omega问:“货物不合格的话,会扣我们工资吗?”

    beta:“我们只要把东西送到就行了,不会扣工资的。”

    容眠站在不远处看了片刻,脑子里响起01的声音。

    【这两个人我之前都扫描过,棕发的叫温羽,黑发的叫莫一非,都是改造体。】

    对这个结果,容眠一点都不意外。

    他走过去,听两个少年正在小声讨论攒钱的事,偏头对中年beta打招呼:“您好,我是学生会副主席容眠。”

    中年beta见他伸手过来,刚要伸手又缩回去在衣服上擦擦:“您好,我手上都是油,不好意思啊。”

    容眠摇摇头,看向虚拟屏:“这些是刚送到的鸡肉吗?”

    中年beta有些局促:“对,都是刚经过检验的,请您放心。”

    “富农的产品我很放心。”

    容眠笑笑,看向两个少年,“你们是在富农打短工的学生吗?看起来很小。”

    两个少年没想到会被问话,见容眠长得高大冷俊,一时都有些紧张。

    “啊、他们父母都在工业区上班的,平时有空就会来我们这边赚零花钱。”还是中年beta帮他们回了。

    和之前那个经理是一套说辞。

    容眠垂眸看着两个少年:“你们应该还不到16岁吧?”

    莫一非表情认真,不卑不亢道:“我这个月刚过16,他下个月也满16了。”

    容眠:“在上哪所高中?”

    温羽紧张得缩到莫一非身后,身体紧绷。

    中年beta见状刚想开口解围,就听莫一非说:“我们已经完成高中学业了。”

    容眠慢条斯理地点点头:“所以攒钱是为了学费?”

    没想到他竟然连这事都猜到了,莫一非和温羽对视了一眼,都有些警惕。

    容眠没再步步紧逼,轻笑:“想考什么学校?也许我能给你们一点点参考。”

    莫一非抿了抿唇:“我喜欢这里,明年想试试考军校。”

    温羽小小声附和:“我也是。”

    “刚好我手里有一些以前做过的卷子,也许对你们有用,需要吗?”容眠问。

    两个少年眼睛一亮。

    莫一非想了想,又觉得白拿别人东西不好,还没拒绝就被温羽扯了扯衣袖,听他小声说:“听说军校主席是入学考第一第二才能做的。”

    一听,莫一非立刻伸出右手的终端手环:“谢谢哥哥。”

    容眠看了一眼,终端手环和小梧的一样。

    他加了两个人的通讯号,随手发了几份卷子过去:“还有一些我需要整理,晚点再发给你们。”

    两个少年打开卷子看入迷了,听到他说话只是下意识地点头,根本没在听。

    中年beta见他们交换了通讯号,内心有些焦灼。

    他搓了半天手,却不知道该用什么正当的理由阻止。

    容眠关了终端,转头看向中年beta:“那你们忙,我还有事先走了。”

    中年beta忙不迭点头:“哎、哎好!”

    等容眠离开,beta压低声音对两个少年说:“你们注意点!可别被发现了!最好把联系人删了!”

    莫一非看看卷子,实在舍不得:“叔,我等哥哥把卷子都发过来再删行不行?”

    温羽不说话,湿漉漉的眼睛看着beta。

    beta:“……”

    这让他怎么拒绝?!

    坐进悬浮车的驾驶座,容眠唤醒01,启动车子:“试试找找这两个孩子的资料。”

    01变成圆球在操作台前转动。

    “从帝国居民资料库中调取的资料来看,他们都是牧羊座过来的移民,父母在工业区工作,教育背景里从小学到高中全在牡羊座完成。”

    容眠设置目的地后,开启自动驾驶。

    看着远处和地平线交接的白云,脑子里想着事情。

    和桑果小梧他们一样,这两个改造体的假信息也很假。

    乍一看好像很正常,但只要随便揪着一条经历去查,就会发现根本查无此人。

    这假身份,与其说是用来欺骗别人的,更像是给改造体的一个自我安慰,让他们觉得自己在这个国家里是有“身份”的,不是黑户。

    所以瑜哥所说的“还在摸索”,是不打算把这些改造体送回原来的家庭,而是想让他们用新的“身份”重新开始?

    想到这里,容眠摇摇头。

    如果瑜哥已经决定好了一切,那为什么还要把这事交给他?

    01转着圈圈,悠悠道:“就算是金主爸爸,也不能预料到所有事呀。”

    容眠想了想:“有道理。”

    走一步算一步吧。

    容眠到研究院,秦霖正在和纪明通话。

    “秦爷爷,外公。”

    容眠进去打了招呼,在办公桌前找了位置坐下。

    纪明透过虚拟屏看向他:“最近身体怎么样?”

    容眠:“偶尔会有点乏力,发过两次低烧,不过睡一觉就没事了。”

    “腺体还在适应期,最近要注意休息。”

    说着,纪明从旁边拿过一份纸质报告,“我这里有个新治疗方案,刚才正和老秦讨论,效果肯定会有,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容眠:“什么?”

    秦霖把打出来的报告给了容眠一份。

    “之前影响你的二级黄花,最近我们拜托你哥在三十个二级危险区采集了样本,结果显示成分都有微妙不同。”

    容眠翻看手里的检测报告。

    “只有那种会导致我出现假性发情?”

    秦霖点头,面色严肃:“可能和最近宇宙辐射变化有关,这种二级黄花的成分也发生了改变。”

    纪明接话:“我们模拟过,照目前的辐射强度,大概十年后,这种黄花就会演变成植株超过2米的催|情花,你感官比较敏锐,所以现在就中招了。”

    容眠:“……”

    秦霖看着他:“我和你外公反复研究了你发情过程和结束后的数据变化,虽然是假性发情,但腺体的状态较发情前更成熟稳定了,也许可以好好利用这种黄花的催|情作用,来治疗你的病症。”

    听到这里,容眠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所以,要怎么治疗?”

    纪明从旁边拿过一颗药丸:“这颗药里加入了黄花和促进腺体发育的有效成分,这两天我正在测验安全性。”

    加入了催|情成分的药丸,不用解释很详细,容眠也大概知道什么用了。

    见容眠表情微妙,纪明解释:“根据你的身体情况适当增减药量,可以将每一次的发情强度控制在你能承受的范围,就能尽可能地保障安全。”

    容眠:“那吃了这个药之后呢,可以注射抑制剂吗?还是等它自然过去?”

    秦霖和纪明对视了一眼,一时间都有些难以开口。

    纪明努努嘴:“你说。”

    秦霖摸摸脖子,缩回去:“你说。”

    纪明张了张嘴:“还是你说吧。”

    秦霖:“……”

    见气氛不对劲,老爷子们互相推脱,容眠就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

    他看向纪明:“外公?”

    被点名,纪明清了清嗓子,一脸和蔼可亲的模样:“眠眠啊,你和洋洋这么多年好朋友了,你有难,他不会不帮忙吧?”

    容眠:“…………”

    “不行。”

    长久的沉默后,容眠开口,“换个治疗方案。”

    纪明和秦霖对视,都有些意外。

    他们不好意思开口,只是不想插手小辈之间的感情问题,从没想过容眠会拒绝。

    秦霖紧张地问:“为什么?你们吵架了?今天他怎么没来?”

    “没有吵架。”

    容眠微微皱眉,“只是用治疗绑架他,我觉得太不公平了,标记本身是很隐私的,并不是对谁都能做的事。”

    纪明很惊讶:“我还以为你们其他事都做过了。”

    容眠看过去:“……外公。”

    纪明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那他上次不是咬过了?”

    容眠:“……上次是特殊情况。”

    见容眠是真心不愿意的,秦霖摘下眼镜,发愁。

    “那这就麻烦了,没有洋洋的信息素疏导,这药吃了也白吃啊。”

    容眠:“用拟态信息素可以吗?”

    市面上有售卖一些人工合成的信息素,大多都是药用级别,用来配合治疗各种腺体疾病。

    纪明摇摇头:“我们已经做过无数次实验,拟态信息素碰到你的信息素立刻就会被扑杀,啥作用都没了,洋洋的信息素是至今为止唯一没被你杀死的。”

    秦霖叹了口气:“要是这么容易,我和你外公早就把你治好了。”

    容眠:“……”

    三个人讨论不出个结论来,最后只能先把事情压下来。

    半小时后,秦霖看看刚出的检查报告,有些不甘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