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第 53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oldtimesxs.cc

AD4
    见宋洋表情呆滞,容眠以为他累了。

    “你先洗吧?”

    宋洋回过神,眨眼间容眠又恢复成平时的样子,好像刚才那勾人的表情只是他的错觉。

    “我出去找衣服。”

    宋洋把他带进卫生间,自己转身出了门。

    走到金属过道,宋洋捂住心口。

    果然跳得很快。

    03:【老婆长大了,可以吃了。】

    宋洋:“……闭嘴。”

    等容眠洗了澡,宋洋已经拿着衣服回来了。

    容眠擦着头发坐在床边:“去哪拿的,还挺合身。”

    “军队里大家身材大差不差,基本就那一两个号。”

    宋洋接过他的毛巾帮他擦,“头发干了早点睡,明天指不定几点就要集合。”

    容眠低着头,感觉到他手法笨拙,忍笑,怕打击他的自信心。

    “不用帮我了,你也去洗吧。”

    等头发干得差不多了,宋洋顺势在他面前蹲下。

    “明天我不一定能陪着你,答应我不要乱来。”

    只要战争在持续,机械师的工作就会很繁忙,虽说宋洋并非转职的维修师,不过偶尔也会出现其他人解决不了,必须找他帮忙的情况。

    容眠点点头:“我会听从安排的。”

    宋洋拧着眉:“太敷衍了。”

    容眠:“你看我眼神多认真。”

    见宋洋板着脸,一副很难糊弄的模样,容眠捧住他的脸,在眉心啾了一口。

    “放心吧,好不容易熬过这么多年的治疗,我怎么可能随便让自己出事?”

    宋洋:“……”

    说不过就上嘴,小兔子真是越来越懂怎么拿捏他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宋洋觉得一定要好好立立规矩,可抬头看到容眠漂亮的眼睛,心里什么气都没了。

    “为什么亲我?”宋洋看着他。

    容眠想了想:“哥哥说,有晚安吻睡得更香。”

    宋洋:“……”

    容眠闻闻他的头发:“臭烘烘的,赶紧去洗。”

    宋洋面色一僵,委屈极了。

    “你嫌弃我。”

    容眠示意他去洗澡,自己钻进被窝里:“我要睡了。”

    宋洋:“……”

    等听到卫生间的门关上的声音,容眠忍不住笑出声。

    小动物疗愈法真不错,一身的负能量唰唰两下就清零了。

    等宋洋洗完澡出来,容眠已经睡熟了。

    他坐在床边盯着眼前这张乖巧的睡脸许久,突然缓缓俯身。

    03:【亲!】

    宋洋:“……”

    在嘴唇碰上前,宋洋突然急刹车,微微抬头,蜻蜓点水般的吻落在容眠眉心。

    “我也要个晚安吻,不过分吧?”

    欣赏许久,感觉这一天的疲惫都清空后宋洋躺进了被窝,主动把自己送进容眠的怀里,伸手抱住。

    这个满分的手感,果然小兔子疗愈法最棒了。

    主舱内,此刻各个部门的紧急会议还没结束。

    陈晨作为这边战场的临时总指挥官,正在查看下属汇总上来的情况,并部署明天的作战计划。

    “明天天一亮,清剿部队立刻出发确认B区整体和北部隔离带的情况,检测部队注意相邻其他两个洲有没有蚁巢出现,后援部队往后移到C区和南瓜洲南部——”

    各部队负责人一一纪录,并将任务分发下去。

    会议最后,陈晨透过全息影像看向后援部队的负责人:“今天412发现突发状况及时,转移工作到位,很不错。”

    后援部队负责人周中校微微颔首:“谢谢长官认可。”

    该部署的都部署完了,陈晨问起实习生的情况。

    轮到新生时,周中校示意陈少尉发言。

    陈少尉笑道:“一年级在搜救转移工作中临危不乱,表现很出色,尤其是容眠和宋洋帮了不少忙,不然最后一批也不能那么准时转移。”

    说起容眠,大家都来了精神。

    陈晨:“详细说说?”

    见大家都很想听,陈少尉清了清嗓子,把今天这一路发生的经过都说了一遍。

    一群疲惫的大老爷儿难得喘口气,互相笑着打趣。

    “哈哈哈哈这野路子我喜欢!”

    “打个商量,明天把他调到我的运输部队吧?”

    “这么能打在后援部队太可惜了,来我清剿部队吧。”

    “就说老大的弟弟不可能弱!”

    他们只是开玩笑,可陈晨却认真琢磨起来。

    “确实可以。”

    一群人懵了。

    真要把新生安排到危险性更高的部门?

    陈晨:“你们做个初步评估,如果新生的能力确实达到了基本要求,可以给他们转到其他部门实习,难得来了第一军团,怎么也得让他们学点东西回去。”

    给新生转实习部门,不仅仅只是新生的问题,也涉及到交接部门带人的问题。

    大多数军团都怕麻烦,宁可保稳也不愿意让学生参与到前线。

    虽说人身安全得到了保障,但同时也面临难以成长的问题。

    大家讨论了几分钟,都觉得这个方案不错。

    “这批新生素质确实很不错,这几个月要是能多换几个部门,相信对他们的影响很大。”

    “我看中了几个孩子,想着过段时间问问他们以后的意向。”

    “一年级你就问意向,会不会太早了?”

    “好苗子不趁早,那不被别人收割完了?”

    军部改革前,曾流行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结对模式,高级军官去军校物色新生,如果结为师徒,就默认毕业后去相应的军团任职,但新生在这种不对等的关系中往往处于弱势,无法自己选择政治立场,也很难自主选择想做什么,被迫随波逐流。

    取缔非法改造组织和林家后,军部在各个方面都做了调整,也禁止了这种结对模式。

    陈少尉忍不住问:“那容眠呢?那是omega。”

    按能力来说,容眠确实相当出色,可一来他是omega,二来身体不好还是老大的弟弟,这送到一线谁心里不打鼓啊?

    “并没有规定禁止omega上前线。”

    陈晨严肃道,“如果他确实有实力,安排去前锋部队也没问题。”

    其他人:“……”

    谁敢安排?!

    -

    第二天,没等天亮,容眠就被终端吵醒。

    被窝里热乎乎的,怀里比睡觉前多了只猪崽。

    他看看时间,早上3点半。

    公频里的消息发了一晚上,几乎没有消停过。

    冷凝弹已经起效,但怕还有潜藏的变异蚁,前锋部队在各个点位利用次声波攻击蚁巢,确保万无一失。

    后援频道内,各分部负责人将今天的主要任务更新在了公告栏里。

    关于新生实习的任务,下面多了一行——根据各人情况会做相应的部门调整,omega可自由选择留在后援部队。

    陈少尉在三分钟前发了一条通知,4点钟集合开会。

    昨天分头行动后,大家目前都分散在各个救援点,今天可能会先到某一处集合,再进行接下来的任务。

    容眠回了收到,关掉终端拍拍怀里的小猪。

    “可乐,起床了。”

    宋洋反而抱得更紧,脸埋在他胸前蹭蹭,又睡了。

    容眠:“……”

    容眠揉揉他睡乱的头发,声音很轻:“洋洋?再不起床就没蛋糕吃了。”

    刚说完,宋洋就睁开了眼,迷迷糊糊的,半天才聚焦。

    “蛋糕……?”

    这是什么可爱的生物?!

    容眠滚了滚喉结,强忍着才没扑过去咬几口。

    容眠拂开他挡住视线的头发,低声说:“4点要集合,我们动作快点的话还能吃得上早饭。”

    宋洋苦着一张脸又埋了回去,哼哼唧唧的:“我还想睡……眠眠,我想睡。”

    容眠:“……”

    小猪崽扑进怀里撒娇,这谁搂得住?!

    要是在学校,容眠就从了。

    迟到就迟到,也就一两节课的事。

    不过现在在军团,昨晚的作战方案也不知道效果怎么样,实在没办法赖床。

    容眠想想:“要不你在这里睡,我跟陈少尉说一声,你今天就在维修部帮忙吧?”

    宋洋:“……”

    在起床和跟小兔子分开两个选项中,宋洋摇摆了一下,认命地选择了前者。

    他抬头在容眠颈间深吸了一口,掀开被子起身。

    “走吧,我不想饿着肚子去对付变异种。”

    宋洋走进的卫生间洗漱,透过镜子看到容眠进来,像无尾熊似的从后面抱住他。

    “你再抱,我就后悔了。”

    容眠表情认真:“我也要吸一口,不然没力气战斗。”

    宋洋:“不能给你白吸。”

    容眠挤上牙膏接水,对他招招手:“过来。”

    要再来个早安吻?

    宋洋暗搓搓地期待。

    结果凑过去就被咬住了下巴。

    “嘶……”

    等容眠松口,宋洋对着镜子抬起下巴,眼角都湿了:“你咬我呜呜——”

    这么浅的牙印,能有多疼?

    容眠敷衍地摸了几下,轻笑:“小红花奖励。”

    宋洋:“…………”

    这是小红花?

    他双眼微微眯起,看向容眠。

    容眠正刷着牙,突然有点毛毛的,余光见宋洋凑过来,他下意识地往旁边躲。

    “吾在刷牙——”

    宋洋将他压在墙角:“你的小红花一点都不红。”

    容眠嘴里都是泡沫,只能看着他没办法说话。

    宋洋视线扫过他的脖子,微微偏头:“我来送你一朵红的。”

    容眠还没来得及推开,只感觉脖子一热,刺痛,又麻麻的。

    “唔——”

    等宋洋抬起头,容眠看向镜子。

    在脖子靠近衣领的位置多了一个红点。

    宋岩看看自己吸出来的作品,非常满意:“这才是小红花。”

    容眠:“……”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02:【故意的哦。】

    01:【吸回来。】

    在卫生间里耽误了时间,他们只能跑着去餐厅,胡乱吞了几口就去集合了。

    停机舱的集合点,顾飞他们都来了。

    “哥,容哥!”

    顾飞兴奋地冲他们打招呼,眼尖得发现他们今天有点不对劲。

    “哥,你下巴这怎么有个牙印?”

    顾飞又看看容眠,“你脖子这里怎么了,被虫子咬了吗?”

    众人纷纷看过去。

    陈少尉一眼就看明白了,恨恨地瞪了他们一眼。

    来前线也不知道收敛点,果然是年轻气盛。

    太可恨了。

    有对象了不起吗?!

    因为很大一部分队员在其他救援飞船上,陈少尉开了视讯。

    “经过昨天一天的观察后,我对你们每个人的能力有了进一步了解,现在做以下调整。”

    说着,陈少尉看看终端里的名单,“容眠、宋洋、顾飞你们今天去清剿部队报道。”

    容眠和宋洋对视了一眼:“是。”

    陈少尉:“桑果、桑宁、秦瑞,你们三个可以自己考虑去清剿部队或者留在这里。”

    桑果举手:“我愿意去清剿部队。”

    桑宁:“我也去。”

    秦瑞犹豫了一下:“我手还没好,请求留在这里。”

    对最后一批人做了调整后,陈少尉看着他们每个人,叮嘱道:“不管去哪个部队,记住一定要服从安排,多学多看多问,不要浪费这么好的机会。”

    所有人:“是!”

    散会后,容眠宋洋和其他几人一起去了清剿部队,正好遇上昨天见到的钟少尉。

    “哎你们来了?”

    钟少尉主动跟他们打了招呼,示意他们到指定的地点集合。

    见着宋洋,钟少尉下意识地要行礼,被宋洋阻止。

    “我只是个一年级学生。”

    宋洋情况特殊,是第一军团唯一有军衔却还没有毕业的军官。

    见他已经做了表态,钟少尉了然,没再坚持。

    和后援部队一样,清剿部队有很多分部,像战机部队、装甲部队、运输部队等,但这些对专业要求较高。

    “经过一天,想来你们应该对这个战场有了一定的了解,我们清剿部队和前锋部队不同,一般情况下不会活动在最前线,最根本的任务是清除区域内的变异种,帮助后援部队转移人员。”

    钟少尉解释说,“面对的变异种不会太多,但危险性并不低,希望你们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

    像变异种入侵战,一般会由前锋部队挡住绝大多数的变异种,将它们拦截在居住区外,再由清剿部队在居住区,对少量变异种逐个击杀。

    在遇到需要转移民众的情况下,清剿部队和救援部队一般都是同时行动,只不过在对象上,一个针对变异种,一个针对民众,分工上更明确。

    这算是比较基础的知识,就算是入学才两个多月的新生也知道,不过他们还是很乐意再听一遍。

    在学校课堂上听教授讲只觉得催眠,可站在飞船里听军官讲,就能让人热血沸腾。

    分配好小组后,容眠几人跟着钟少尉上了直升机。

    外面天色刚蒙蒙亮,他们现在要去B区北部和C区交界的地方查看隔离带的情况,如果没有发现有活动的变异种,就要继续往C区移动,配合后援部队转移民众。

    因为出了昨天的意外,今天所有人都额外配发了三个弹夹的冷凝弹。

    钟少尉朝容眠看看:“你的枪法很准。”

    昨天遇到容眠时,对方正在那间店面二楼被蚁群围困,蚁群冰冻后,他只听到了一声枪响,蚁群全部碎裂。

    有些对情况判断不准的战士,可能打完一个弹夹,都不见得能让整面冰墙裂开。

    容眠谦虚道:“都是哥哥教的。”

    客套了两句,钟少尉余光朝宋洋看了一眼。

    这可是第一军团的大少爷,谁都不敢惹。

    除了他的出身外,还有据说别人抄都抄不会的机甲设计天赋,独特的设计理念彻底颠覆了传统。

    KL系列机甲最早的一批都出了好几年了,军团里那些机械大佬至今也只能修个皮毛,真出了什么状况还是得让宋洋去看。

    钟少尉之前对他没什么接触,只知道天才都有些乖张,不知道战斗实力怎么样。

    宋洋打了个哈欠,靠到容眠肩头。

    “天天这么早起床,我要废了。”

    容眠:“还有半小时左右,你可以先睡一下。”

    宋洋委屈巴巴的:“刚出发我就饿了。”

    容眠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水煮蛋递过去:“吃不吃?”

    宋洋:“!”

    其他人:“!”

    宋洋意外。

    小兔子竟然私藏。

    容眠把壳剥了喂到他嘴边:“我知道你没吃饱,特意给你留的。”

    “眠眠你真好。”

    宋洋一口咬走一半,“剩下的给你。”

    容眠轻笑:“好兄弟一人一半?”

    宋洋得意地嚼:“是好东西留给儿子。”

    两人互相调侃,说说笑笑,倒是把机舱里其他人给酸得不行。

    宋首席是这样的性格?

    不是都说他很冷漠,对谁都爱答不理的?

    那眼前这个撒娇怪是谁?

    钟少尉看直了眼,越发觉得不对劲,余光发现容眠脖子上若隐若现的吻痕,突然明白了什么。

    千算万算,没算到他们是这种关系。

    怪不得老大对宋首席那么宠,除了才华外,也是早就把他当自家人了吧?

    到北部隔离带,有一条长河将BC两个区域隔开,沿着堤坝每三百米有一根探测针,所有人根据事先的分配到指定区域巡视。

    钟少尉不放心这几个新生,就让他们编入自己的队伍。

    所谓的隔离带就是用探测针围成的一个区域。

    只要有变异种在附近活动都会实时反馈到监测中心,纵向范围可以达到地下三千米。

    他们要先查看探针的运行情况,确保监测中心得到的数据正确完整。

    容眠站在一根探针前,查看上面的指示灯和显示的数据是否异常。

    确认无误后,在公频的地图上做相应的标记。

    走到第三根探测针时,容眠发现除了绿色指示灯外,红色也在以一个频率缓慢闪烁。

    “可乐,你看看这是什么故障?”

    宋洋走过去,划开探测针的后台查看。

    “可能被撞击过,系统有点问题,我调试一下。”

    容眠看着他:“你怎么什么都会?”

    宋洋:“你不喜欢?”

    容眠嘴角上扬:“喜欢啊,我就喜欢什么都难不倒你的样子。”

    宋洋看了眼他开心的小表情。

    “有多喜欢?”

    容眠正要开口,坐侧突然传来桑果的惊呼。

    “有变异蚁!好多!”

    容眠神色一变。

    “洋洋,这里交给你。”

    说完快速朝那边跑过去。

    在桑果所在的那根探测针附近,果然出现了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