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第 66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oldtimesxs.cc

AD4
    自从非法改造组织被取缔后,纪偌作为整个事件的见证者和受害者,主动向军方要求参与后续超级omega的善后工作,这些年基本都在雪星和军部来回跑,帮助容光处理一些行政上的事务。

    虽说不是以正常渠道参军,但纪偌如今也快升中校了。

    家里四人,三个军官,一年中能真正团聚的时间少之又少。

    纪偌转身看向容眠:“身体好点了吗?”

    容眠平复了情绪:“好多了。”

    纪偌摸摸他的脸,声音很轻:“对不起,爸爸不能经常陪伴你。”

    “我都懂。”

    容眠并不想让他愧疚,笑着说,“洋洋一直都在,我不是一个人的,不用担心。”

    想到爸爸曾经的遭遇,容眠就像被一刀刀割肉似的疼,也非常理解为什么爸爸坚持要参与善后。

    超级omega的事一天没有真正划上句号,就一天会有omega受到伤害,对帝国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隐患,对爸爸来说也是难以治愈的心病。

    提到宋洋,纪偌沉默了片刻。

    “他没欺负你吧?”

    容眠:“欺负?”

    小猪崽软软糯糯的,哪能欺负得了人?

    纪偌:“刚才路上听到他说——”

    见他说话支支吾吾的,容眠突然懂了所谓的“欺负”是什么意思。

    “他胡说的,一直以来他都很照顾我,您知道的。”

    不过倒是挺想试试被欺负是什么感觉。

    这话容眠没敢说,怕吓到爸爸。

    面对像爸爸这样柔弱善良的omega,哪怕是哥哥都会放轻声音,父亲就更别说了,堂堂帝国上将一到爸爸面前就成了傻小子。

    见爸爸松了口气,容眠好奇地问:“您怎么也来了?”

    纪偌:“我跟着外交团队来的,怕你父亲一个人在国外吃不好。”

    容眠:“……”

    父亲何德何能,一把年纪了还被捧在手心里宠。

    想到丹斯王室的监视,容眠担忧地问:“团队里少了个人,丹斯那边很容易发现。”

    纪偌点头:“我在你父亲出意外后借口先回国内处理急务,中途转了几次飞船,到这里和你父亲回合。”

    隔壁,扮演长箫巫子的容光打了个喷嚏。

    “是不是你在骂我?”

    宋洋嫌弃地躲到一边,躺到单人床上摆烂,语气不咸不淡的:“我哪敢骂,爱您还来不及呢。”

    容光鸡皮疙瘩起了一身:“给我说人话!你们什么时候到的?”

    “昨天刚到。”

    宋洋枕着头,看着天花板上奇怪的图腾,“您也忒不厚道,没事不能回个暗号?知道眠眠有多难过吗?”

    容光:“我不是给过暗号了?”

    宋洋偏头看向他,嗤笑:“就那个刻在自行车上的兔子?不也得来了这里才能发现?”

    容光坐在他隔壁的小床上:“我和小时约定过,如果我无法摆脱丹斯王室的监视开始单独行动就会掐断接收器的信号,让他派人过来缠住丹斯王室转移视线。”

    宋洋一顿,给气笑了。

    “他确实立刻就派人过来了,就是没说你有事没事,那个臭老头!”

    容光:“……”

    和爸爸简单的叙旧后,容眠示意01对那个药汤的成分做检测。

    虽说有检测功能,毕竟只是战甲,没办法达到专业检测仪器的水准,所以来之前,容眠特意拜托宋洋写了个专用的检测程序。

    只要包含改造剂里那些特殊的成分,01就可以识别出来并发出警告。

    01:【没有发现目标成分。】

    容眠很意外。

    “再试试?”

    片刻后,01重新报告,还是和第一次一样。

    【我的错误率很低的,相信我嘛。】

    药汤里怎么会没有那种成分?

    容眠想不明白。

    纪偌听到这个结果,低声说:“你让它把成分表列出来我看看。”

    下一刻,他们面前就出现了一个放大的窗口。

    纪偌看下来,将其中眼熟的几种成分划出来。

    “这些都是治疗omega腺体病的。”

    容眠更想不明白了。

    从这个结果来看,他之前的猜测没有错,但就是没有那种成分。

    他琢磨了片刻:“难道还有第二种药?”

    纪偌将成分表往下拉:“不排除有这种可能。”

    不管怎么样,药汤里没有那种成分,那他们手里的线索又断了。

    半小时后,四人一起去餐厅吃饭。

    蓬松夸张的假发套和面具是最好的伪装,但安全起见,他们还是先把唇妆卸了。

    餐厅里已经来了不少使神,大家都已经把妆卸了,看到四个巫子妆发整齐,都有些奇怪。

    “你们戴着头套面具不重吗?”

    一个浓眉国字脸的beta男子端着盘子经过他们面前。

    从声音来判断,容眠确定他就是那个敲锣的使神。

    “急着吃饭,回去再慢慢卸。”容光用伪装过的声音回答。

    男子摇头咋舌:“今天搞成这样也不知道那老东西给不给尾款,你们等着回去被炒鱿鱼吧。”

    容光示意其他人先去打饭,自己勾着beta男子的肩膀,一起去就餐区。

    “这不是太紧张了嘛,您给我们想想办法。”

    beta男子轻哼:“老东西要是乖乖给钱还好说,不给的话——我上哪找办法?”

    容光伸手比了个数:“到手报酬分你两成。”

    beta男子翻了个白眼:“我就差你这点钱啊?”

    容光:“三成。”

    beta男子:“我就一个小小的——”

    容光将人带到角落的餐桌旁,摁着他坐下:“五成。”

    敢把他强行摁下来,beta男子很生气,可一听到这个分成,把骂人的话咽了回去。

    “丑话说在前头,我只是帮你们说说,但不保证能成功。”

    “我懂我懂。”

    见毛顺得差不多了,容光压低声音问,“这里的风俗太特别了,大哥您这么懂,给我说说呗。”

    以为他只是巴过来取取经,看在分成的份上,beta男子扒了几口饭。

    “要说这俾雀族啊,还得从上古时期说起——”

    容光:“……不能先说近代史吗?”

    beta男子看着他:“你这人怎么学习一点都不真诚?”

    容光:“……上古就上古吧。”

    那头,容眠见父亲又自来熟地去套情报了,默默走到爸爸身边。

    宋洋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地走到纪偌的另一边。

    容眠注意到这一点,忍不住唇角上扬。

    目前还无法准确分析出这里的危险性,但餐厅各处都有花瓶形态的AI巡卫,是具有一定攻击性的。

    容眠不担心宋洋,除了他自身的实力外也有03在保护,唯有爸爸不会拳脚功夫也没有战甲保护,一旦出状况是他们几个里最容易受伤的。

    餐厅不小,但菜品种类却很单一,几乎没有什么选择空间。

    宋洋帮忙端了容光的那份,在四人坐的餐桌侧边加了一把椅子。

    beta男子正说得起劲,见一桌子人都听得入迷,更来劲了。

    “雀神游历六界时在人间遇到了一英俊潇洒的alpha男性,很快坠入爱河,不久后雀神怀孕,生下的孩子就是俾雀族的祖先。”

    容眠:“……”

    宋洋:“……”

    神仙也能怀孕?

    容光深沉地点了点头:“俾雀族是神明的后代?太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吧。”

    “这你还真说错了。”

    说到这里,beta男子压低声音,“俾雀族的人确实不太一样,他们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据说当年雀神生下的是omega,所以俾雀族的omega地位很高。”

    容眠微微一顿,想到了老族长和二王子。

    “一般人看不到的是什么东西?”容光好奇地问。

    beta男子往嘴里塞了块肉。

    “那就不知道了,不过就因为他们和一般人不一样,以前总是被其他族群排挤,在野蛮年代死了很多人,当时的族长决定封闭全族,保全仅剩的族人,这百年来情况好点了,族人也会出去工作游玩啥的,不过俾雀镇还是不允许外人进入,查得很严。”

    容眠:“那他们会不会搬到外面生活?工作中遇到喜欢的人怎么办?”

    “俾雀族的人都有些神神叨叨的,谁都不待见他们。”

    beta男子吃得满嘴是油,喝了口汤解解腻,“就我这么多年的了解来说,几乎没人在外面定居,一般都是工作需要,而且他们民族信仰强烈,绝对不会跟外人通婚,据说会遭到雀神的诅咒,导致出生的孩子全都活不过成年。”

    容眠根本不信什么诅咒。

    这个人刚才说,俾雀族是在一个特殊的年代才决定封闭的,也就是说在那之前他们可以通婚,既然可以通婚,就不存在诅咒的问题。

    如果这个结果是真的,那有可能是他们体质特殊或是基因中存在某些隐性疾病,和外人通婚容易引发。

    一切的改变都是从封闭开始的。

    宋洋夹了一块小酥肉到容眠碗里,声音懒洋洋的:“既然这么排外,那为什么让我们在祭祀这么重要的场合扮演巫子,怎么想都很奇怪吧?”

    “巫子都是从小放在族长身边培养的,但听说不知道从哪年开始,只要被选上做巫子过不了两年就死了,无一例外,族里高层为了压住这件事,就年年偷偷请人来演。”

    beta男子悄悄朝打饭的窗口看了一眼:“这事我纯粹道听途说,你们就听一乐呵,别当真啊。”

    容眠四人:“……”

    你说的哪句话是可以当真的?

    回到小院,四人一起进了容眠纪偌的房间。

    01:“网络已劫持,能撑十五分钟。”

    容光摘下面具和头套:“都说说自己的看法,讨论讨论。”

    “我觉得线索还是得在这个祭祀大殿里找,晚上等他们入睡了,我和洋洋出去看看。”

    容眠跟着解下面具,随手放在桌上,“还记得那个小女孩打翻药碗吗?那个族长的态度很奇怪,我想先去那附近转转。”

    宋洋:“这里的监测系统能发现战甲,隐身不了。”

    容眠:“十五分钟内,速度快点的话应该可以。”

    容光抱着手坐椅子里,正在专注地思考。

    “来回这两趟,我看了一下,从扶梯下来到宫殿前的这段路监控最多,反而是宫殿内的监控没有那么严密,有不少死角,我们可以分头行动。”

    容眠让01将这个地下宫殿的扫描图投到半空。

    扫描图里标出了各个区域的监视器和AI巡卫,如果晚上要行动的话必然要避开这些。

    纪偌试着在图上画线路。

    “往人殿去的这条可以完全避开所有监控,另一条至少要经过三处有监控的地方。”

    划出来的两条线路,几乎把涵盖了所有的地方。

    宋洋顺势说:“避不开监控的线路我和眠眠去吧。”

    容眠点头:“我把01的临时权限授权给你们,它能检测也能保护你们,到时候就通过战甲的信号联系。”

    容光:“那你自己呢?”

    容眠微微扯开领口,露出黑色的颈环:“这是02,洋洋刚做的。”

    容光看向宋洋的眼神透着赞赏:“不错啊小子。”

    宋洋勾着容眠的手,乖巧靠在他肩头,害羞道:“谢谢父亲夸奖。”

    容光:“……”

    脸皮比他还厚。

    为了确保不被发现,01劫持了一次后至少要间隔两个小时。

    基本方案定下来,容光重新戴上面具,和纪偌一起离开。

    临走前,纪偌拉住容眠的手,忧心忡忡的。

    容眠以为他怕晚上的行动有危险,低声说:“没事的。”

    纪偌防狼似的朝宋洋看了一眼,声音很低:“没做好安全措施的准备前,不可以乱来哦。”

    安全措施的准备?是说02吧?

    容眠:“???好。”

    看着他们出了门,他转头一看,宋洋趴在床上,身体一抖一抖的,好像很难受。

    容眠脸色一变,急忙走过去:“怎么——”

    刚把人翻过来就听到了宋洋抑制不住的笑声。

    “你笑什么?”容眠不解。

    宋洋抹了抹眼角笑出来的泪,本来不想说,可架不住容眠一直追着问,宋洋对他勾勾手指。

    容眠好奇地把耳朵凑过去。

    宋洋在他耳边说了几个字后,容眠双眼睁大,耳朵肉眼可见地红了。

    所谓的安全措施,竟然指的是避孕!

    容眠捂住脸,感觉暂时没脸见爸爸了。

    为避免在监控下露出破绽,两人早早入睡。

    凌晨2点,宋洋让03劫持了监控网络,掀开被子起身。

    隔壁床,容眠几乎同时坐起,眼里丝毫没有刚睡醒的困倦。

    让02和03变成隐形模式,两人以最快的速度沿着纪偌画的那条线路走。

    这个区域全部都是客房,里面的陈设和他们的房间基本一致。

    在客房区后才是神殿主殿,宏伟的大殿中间有一座十多米高的麻雀金身雕像,两旁是各种鸟头人身的使神,敲锣的,举幡旗的,和祭祀仪式的配备一模一样。

    两人绕着殿内走了一圈,四处敲敲打打,又着重检测了雕像附近,可什么发现都没有。

    02:【未检测到异常。】

    03:【未检测到异常。】

    走出大殿,他们沿着路线朝神殿和人殿中间的广场走。

    当时族长暴怒的脸一直在容眠脑子里挥之不去,他总觉得那里一定有什么问题。

    到广场,容眠和宋洋分两个方向。

    可快速看下来还是一无所获。

    按照预定路线,他们要从这里绕到神殿另一侧。

    见时间只剩下四分多钟,宋洋拉着他要走。

    容眠反手扯住他,视线扫过那个高台。

    他记得地面上那个开关就在离族长站得位置不远,那里呢?

    走上高台,容眠走到最中间的位置,他脚尖在附近地板上轻轻敲击,最后一下的声音有细微的变化。

    宋洋蹲下来,指腹抚过地面,突然用力一按,拳头大小的一块地板突然下陷,露出里面的机关。

    容眠:“和上面的一样,用族长拐杖尾部的钥匙可以打开。”

    “这种锁看起来很高级,其实很容易破解。”

    宋洋多看了两样,两个指尖的金属突然拉长伸进洞内。

    容眠看着他自信专注的脸:“在你眼里,没有什么是很难做到的吧?”

    宋洋:“对我这么有信心?”

    容眠:“毕竟是父亲嘛。”

    宋洋:“……”

    咔得一声轻响,宋洋收回手。

    “好了。”

    容眠迅速看向四周,可静悄悄的,什么变化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

    时间只剩下一分多钟,如果发现不了,他们就得等到四点多才能再出来。

    02:【主人,入口处发现未知空间!】

    02:【预计开放网络倒计时——59——58——57——】

    两人跳下高台直奔入口。

    电动扶梯前方的地面打开了一个宽三米左右的向下通道。

    原本扶梯是从地面直通到这十五米下的地下宫殿,而现在,这条扶梯又延伸往下,通往下一层的未知空间。

    可能是开放的时间到了,入口又开始缓缓关闭。

    容眠和宋洋几步窜了进去。

    入口关闭,发出很轻的机械声。

    地下二层的空间全金属包裹,让容眠更加有熟悉感。

    02和03连通网络后,容眠和宋洋可以共享它们得到的所有情报。

    前面有一条很深的金属甬道,从03扫描的结构图来看,这个空间只有两千平方,被分割成了很多区域,中间有个很大的主区域。

    三只球形的巡卫AI停靠在甬道角落,处在休眠状态。

    02:【主人,即将开放网络。】

    容眠点点头。

    两人停顿了片刻,见没有警报声响起,AI巡卫也没有被唤醒,稍微松了口气。

    不管这个空间是用来做什么的,它存在的本身就是最大的问题。

    沿着甬道径直到了最大的主区域,视野变得很开阔。

    主区域中间几乎没有放置任何东西,两侧各有两道金属门。

    转动左侧金属门上的阀门,厚重的金属门打开,里面看起来某种车间流水线,目前是停止运转状态。

    宋洋沿着长长的操作台走过去。

    “应该是提炼用的,这套东西精度很高,价值不菲。”

    几百上千万的机甲模型在宋洋嘴里是不值钱的玩具,能让他说出价值不菲,容眠觉得那可能是花钱都买不到的那种。

    “有没有可能是提炼药物之类的?”容眠问。

    宋洋勾勾手指示意他过来。

    通过仪器的透明外壳,可以看到一截管子里还残留着一两滴液体。

    暗红色,不详的颜色。

    容眠莫名的心慌,平静不下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