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第 68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oldtimesxs.cc

AD4
    beta扶着老人走下来,对容光解释:“这位是我爷爷做族长时期的巫子,见证过当年的变故。”

    容光在四人中年纪最大,beta下意识地认为他就是其中军衔最高的。

    听说beta把丹斯军方都叫来了,老人忐忑了一路,见他们是熟悉的巫子打扮,稍微安心了一些。

    “子雀?您不是已经病故了吗?”有长老惊呼。

    被叫子雀的老人冷哼:“我根本没生病!”

    长老们面面相觑。

    “那为什么族长为什么要给您举办葬礼?”

    “这些年您去哪来了?”

    容眠隐隐闻到了狗血味。

    果不其然就听子雀老人气愤地开口:“我被他的人打得半死不活扔进河里,幸好被抚雀镇的好心夫妻收留,不然早就没命了!”

    长老们大为震惊,根本不敢相信族长会做出这种事。

    库长老:“这些年您就住在抚雀镇?为什么不回来,要是告诉我——”

    老人打断他:“再多死一个人吗?”

    库长老低下头,没声了。

    余光注意到站在一旁的容眠和宋洋,老人不禁多看了两眼。

    “是你们——”

    容光:“你们认识?”

    容眠解释:“来的路上碰到过老人。”

    怕这么聊下去会露馅,宋洋示意他们和其他长老一起去人殿。

    神殿外面的路已经全部堵死坍塌,看到这灾难的一幕,老人连连叹气摇头。

    容眠走在他旁边:“您以前也住在这里?”

    “地面上高台的位置就是以前的祭祀殿,扶明上位后觉得太寒酸了,就建了这个地下宫殿。”

    老人表情沉重,语气里透着讽刺,“这里是用俾雀族人的血堆砌起来的!”

    容眠和宋洋对视了一眼。

    看起来这个老人知道很多事。

    beta邀请他过来大概只是为了了结个人恩怨,但他们也许能从中捕捉到一些重要情报。

    人殿前殿大厅内,老族长扶明被捆着靠在墙角。

    再一次见到扶明,子雀气得站不住。

    “扶明,你也有今天!”

    扶明痛了一晚上,体力早已透支,昏昏沉沉地喊救命。

    听到这陌生苍老的声音,他抬起头,双眼眯了半天才看清楚,吓得整个人直哆嗦。

    “你、你是谁?!别过来!”

    子雀自己都需要人扶,就算想打人也没力气。

    “做了亏心事,现在才知道害怕?”

    宋洋没那么多耐心听他们的恩怨情仇,示意众人坐下。

    “下一层冰冻起来的血是怎么回事,你们谁知道?”

    beta和子雀沉默不语,都看向长老们,想听听他们怎么说。

    库长老朝墙边狼狈的族长看了一眼:“这是我们俾雀族的储备血库,是专门为生下来患有腺体病的omega储存的。”

    刚说完,子雀老人就冷哼了一声。

    库长老脸疑惑:“难道不是吗?”

    “确实是储备血库。”

    子雀死死地瞪着族长扶明,“但那是用来卖钱的!从那些人第一次来到族里,这个人就已经彻底丧失了良知!”

    库长老和其他长老脸色一变。

    卖钱?

    以前从来没听族长提过。

    容眠问:“您说那些人是什么人?”

    坐在子雀旁边的beta开口:“是几个圣亚来的人,我父亲听爷爷提起过,说是想要高价收购我们族人的血,但是爷爷拒绝了。”

    容眠微微皱眉:“思先生,您还记得他们第一次来是什么时候吗?”

    “我不姓思,思舜是我爷爷的名字,我们俾雀族都姓俾。”

    beta解释道,“第一次是五十六年前,父亲说爷爷从来没发过那么大的脾气,一直记着当时的情况。”

    五十六年前?这个时间比爸爸出生的时间还早了好几年。

    容眠在脑子里捋了一条大致的时间线。

    他本以为是外公研究治疗腺体病的药有了成果,加上用基因改良工程造出了爸爸和纪伶,这才让林权动了歪心思。

    可现在看来可能顺序不对,林权是先注意到了俾雀族的血,再盯上身为omega腺体研究领域专家的外公,利用外公的科研成果和俾雀族的血搞超级omega。

    几个长老都不敢相信。

    要把血卖给外国,谁知道他们会拿去做什么研究?而且从来没人告诉过他们!

    库长老还是不明白:“可血也卖不了多少钱啊。”

    “没多少钱?”

    子雀浑浊的双眼看向他,“当时那几个人出价一百毫升十万。”

    嚯——!

    好高的价格!

    长老们倒抽了一口凉气。

    以五十六年前俾雀族的生活条件来说,一万块都够全家吃喝好几年!

    “怎么会这么高?”

    库长老惊讶地问,“他们要拿血做什么?”

    “我们问过,那些人只说拿去治病,但我们不相信,当场回绝了,可没想到——”

    子雀老人眼眶通红,神色痛苦,“没过几天,思舜就从山上滚下来摔死了!”

    beta狠狠地瞪向族长扶明,强压着怒气等子雀说完。

    子雀喘着粗气,过了片刻才平复下来。

    “等那些人第二次来时,扶明已经做上了族长,他把价格讲到了一百毫升十五万,立刻就和那些人签了合约,为了这事我跟他争吵过,他当时说族里太穷了,大家都吃不上饭,希望能带着族人过上好日子。”

    五十年前,那也没太久,怎么会连饭都吃不上?

    容眠这么想,也这么问了。

    beta解释说:“我们族从一百多年前决定封闭,不再和外界往来,一直以来都是自给自足,最开始的那些年穷得吃树根树皮,后来把附近的山地都开了荒,情况才稍有好转,可五十六年前干旱,粮食大幅减收,不少族人饿死,还有一些人逃窜到了其他地方,爷爷无奈之下决定向外界收购粮食,可是手里没钱。”

    子雀低下头,没有焦距地看着地面。

    “他跟我保证,只要囤够族人吃两年的粮食钱就不卖了,我本想着只是抽点血的话也没什么,连眼前的温饱都解决不了又怎么管得了别国拿去干什么,说不定真的是治病呢?”

    “第一次,我们叫了几个长老一起,凑够了一千毫升血,当时就拿到了一百五十万。”

    子雀声音颤抖,“一百五十万啊,能买多少粮食?”

    在场的长老大多都经历过那几年的饥荒,感受过饿肚子的折磨,听到这话都很难受。

    “怪不得族长一换马上就有粮食发了。”

    库长老看向子雀老人,张了张嘴,没敢继续说下去。

    “你们想说这是好事对吧?”

    子雀老人似乎从他们的眼神里察觉出了什么,笑容苦涩,“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也只是思舜族长一人被残害,大家都得到了幸福,也不能算是最坏的结果。”

    “残害?”

    库长老疑惑地问,“不是意外吗?”

    “我本来也以为是意外,直到后来有一次和扶明喝酒,他可能太高兴了,就把这事给说漏了嘴。”

    子雀看着扶明往墙角缩,脱相的脸一直低着,不敢面对他,“为了那些钱,他故意约思舜去山上挖草药,把人推了下去。”

    沉睡的记忆被粗暴地撕扯开,鲜血淋漓地展现在面前,扶明呼吸急促,怒声说:“是他活该!有人送钱上门他不要,眼睁睁看着族人饿死,他该死!”

    要不是容光他们在场,beta就要过去踹死他。

    “那你呢,你很高尚?”

    扶明:“我至少让族人吃饱饭了!”

    容眠示意双方都冷静,突然觉得丹斯军方的身份真好用,一开口,双方全都闭嘴了。

    他看向子雀老人:“所以你们就靠卖血发家致富了?”

    “哪那么容易?”

    子雀老人摇头叹息,“第一批血在一个月后被退回来,都不合格,他们要得腺体病的omega的血,因为钱已经花了,我们只能上门去求家里孩子生病的人家,骗他们来献血,就说是身体检查。”

    “这次血没再退回来,那些人也没了消息,扶明说祭祀殿破破烂烂的,想要重新修一下,可手里的钱大多都买了储备粮,剩下的钱只够简单修缮的。”

    说到这里,子雀老人双眼含泪,“没想到时隔三年那些人又找过来了,我们已经尝到卖血的甜头,这次立刻就答应了,没想到这是灾难的开始——”

    库长老等人面面相觑。

    灾难?他们印象中并没有什么灾难啊。

    “跟祭祀时给孩子们喝的那个药有关?”容眠问。

    他这一说,长老们瞬间想到了什么,脸色立刻就不好了。

    “没错。”

    子雀老人点头,“族里有很多生下来就有腺体病的孩子,这种草药可以缓解他们的症状。扶明丧心病狂,为了卖更多的血,竟然让健康的孩子也喝药!因为计量太大,当晚就有个孩子不行了,可奇怪的是这种血竟然合格了。”

    “他开始招收巫子候选的孩子,定期喂他们喝药抽血,孩子们在我手里活不过一年就会死去,为了这事我和他起了很大的矛盾,也试着找当时最有资历的辛长老商议,可扶明带给族里的利益太大,所有人都被他的谎言蒙蔽,没人愿意相信我。”

    子雀声音轻轻颤抖,“我和其他长老私下见面的事被他发现后,他让人把我打死扔下河。”

    容眠半阖着双眸陷入沉思。

    实验血的来源找到了,但还是不对。

    一年两年能骗过去,几十年怎么骗?像今年来了999个孩子,如果一年内全部死了,明年绝对不可能有人再把孩子送过来。

    长老们也想到了这个问题。

    库长老:“每年只有祭祀的时候才会给孩子喝药,我的孩子小时候也喝过,现在好好的。”

    “经过改良了吧?”

    容眠看向扶明,“几十年时间足够他把药控制在死不了人的计量。”

    一直没发话的纪偌看向库长老:“孩子是不是经常生病,而且肝功能不太好?”

    库长老一愣,点点头:“我们族里的omega身体都不太好——”

    “以前身体弱是因为没东西吃,严重营养不良!”

    beta愤怒道,“现在生活好了,哪有那么多先天不足的孩子?!为什么beta和alpha都好好的,只有omega出这么大问题,你们还要自欺欺人吗?!”

    他指向族长扶明:“你们看看他有什么毛病吗?一把年纪了骂起人来比谁都凶!”

    说着又看向子雀:“子雀被重伤过,九十多了还能一个人出门买菜,你们家的孩子呢?!没到四十岁呼吸就跟破风箱似的,一脸短命向!”

    这话说得很难听,长老们个个脸色不好,却无法反驳。

    族里omega的寿命平均比其他两个性别短20年,和百来年前比已经好多了,谁都没去在意其中的问题。

    就算在意,也根本不可能会联系到祭祀时喝的一碗药上。

    族长说那是雀神的馈赠,哪怕不是灵丹妙药,也总不可能是毒药啊。

    库长老跑到扶明面前,神色复杂至极。

    “族长,他们说的是真的吗?!你明知道那个药对孩子们的身体不好还要给他们喝,就是为了拿血卖钱?!”

    扶明低着头,沉默了很久。

    “你问我这种问题,不是已经不相信我了吗?那你还问什么?”

    库长老往后跌一步,脑子里嗡嗡直响。

    这些年族里的生活确实比以前好了很多,但这却是拿一代代omega族人的寿命换来的!

    他们在吸族人的血啊!

    有两个长老面露疑惑。

    所谓的丹斯军方来的人也好,那边的子雀巫子也好,他们都很陌生,但是昨晚这些人在这里引发了一场大规模的战斗是他们亲眼所见,族长也被抓起来了。

    怎么能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是我们族内的事,之后我们内部人员再讨论吧。”其中一长老说。

    另一个点头:“这件事涉及到所有族人的安危,不能就这么草率下定论。”

    beta被这两个人的发言气到,冷笑道:“你们要是不信,外面还有药渣,你们去熬浓浓的一碗给家里的小孙喝,看看有什么反应就知道了。”

    两个长老脸色难看。

    “这是我族内务——”

    beta:“我也是俾雀族人!怎么了,在你们面前没有发言权?上一任族长死得不明不白,我不能来讨个说法?!”

    双方各执一词,又吵了起来。

    “这些事都是真的。”

    所有人看向门口。

    额头有飞鸟图腾的年轻omega走进来,他视线扫过那些长老,看向墙角一脸惊恐的族长扶明,语气坚定,“都是真的,我可以作证。”

    扶明暴怒:“你——!你闭嘴——!”

    omega看向容眠:“水和药草的比例控制得很严格,稍后我可以把配方写给你,我们也不是让族内每个omega都喝,而是三到十岁无腺体病的omega,还要身体健康,不然药性太烈恐怕熬不住。”

    他云淡风轻的一番话让所有长老脸色骤变。

    “很多族人选择去外地工作,孩子也带在身边,所以我们规定孩子三到十岁期间回来参加一次祭祀即可。”

    omega像是完全不在意,接着说,“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喝完药后,18到20个小时内取出来的血质量最高,所以规定祭祀当晚所有孩子住在祭祀大殿,为的是不让族人发现他们的排异反应和取血,取完血再给他们注射缓解症状的药剂,基本第二天中午就没事了。”

    “闭嘴!你闭嘴!叛徒,滚!”

    扶明伸着脖子大骂,“要不是我,俾雀族在几十年前就已经灭族了!”

    omega垂在身侧的双手握紧,深吸了一口气:“刚才你们的话我听到了,族长,闹饥荒的年代为了大家都能活下去,我理解你无奈下的选择,但是已经够了,我们现在不愁吃穿,请不要再伤害大家了。”

    omega看着容眠:“我愿意为我刚才说的一切负责!”

    容眠:“……”

    他脸上是写了“军人”两个字吗?

    了解得差不多了,容光起身,清了清嗓子:“关于几十年前的命案,我们会上报给相关部门,这次来主要是查走私血液的事情。”

    听到走私两个字,omega眼神一闪,有些不安地问:“我们已经很多年没卖过了,是之前的那些出了什么问题吗?”

    容光一本正经道:“这次圣亚使者来访,说起边境几起犯罪事件,发现了来自你们俾雀一族的血液,我希望你们明白走私血液是严重犯罪,我们会持续关注后续,如果再出现这个情况,不排除将俾雀族重新封锁。”

    他语气随意却自带气场,瞬间就镇住了所有人。

    omega和长老们脸色苍白。

    被迫封闭和主动封闭是完全两回事。

    如果再卖血,他们就要被关在这里了。

    这些人还有几十年的恩怨没有说完,但容眠四人已经得到了想要的情报,不想再参与下去。

    走出大厅,纪偌低声说:“吓唬毕竟只是吓唬,还是得有强制措施。”

    容眠点点头。

    生产实验血会导致俾雀族omega患病短命,卖血是犯罪会被封锁——如果能把这两条信息传递出去,是目前来看对他们最有利的结果。

    同时破坏地下二层的提炼装置,阻断买方来俾雀族的渠道。

    如果能做到上面四点,可以至少减少99.9%的实验血产出。

    宋洋牵住容眠的手:“看丹斯那群傻子就知道不可能听我们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