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第 76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oldtimesxs.cc

AD4
    这条路上没有岔路口,容眠站稳后反手挣脱宋洋的手,各自躲避。

    两个人牵着手反而目标更大。

    晚上带着宋洋下来在他们面前溜一圈,容眠想过他们应该会赶在他明天去医务室前动手,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宋洋是他们想要招揽的对象,不会有危险,而他一方面吸引了宋洋的注意力,直接或间门接导致他们安排的改造体无法成功接近宋洋,另一方面又要调查秦瑞刘易打架的事,必然会成为他们下手的目标。

    咻!

    又一颗钢珠擦着容眠飞过,打入墙壁。

    宋洋的耐心迅速耗尽。

    刚想着要把那个人揪出来,脑子里就听到了容眠的声音。

    【我在收集证据,不要把人弄死。】

    宋洋:“……”

    安静的空间门里,钢珠发射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容眠边跑边躲,询问02监控情况。

    02:【已经拍下来了,正面侧面都有。】

    容眠的视线上方弹出一个窗口,画面里是正躲在绿化带后,正举枪对准他的张嘉维。

    【赵远呢?】

    02弹出一个定位。

    【他从另一条路正在往宿舍的路走。】

    这两个人竟然没有一起行动。

    容眠有些遗憾。

    还以为一次就能抓住两只鬼。

    跑出这条路,宋洋一把拉住容眠拐进左边的路口内,同时唤醒这条路上正在巡卫的AI,示意它们去那条路上扫描。

    “那里有杀手,快追!”他故意放大声音。

    等AI飞出路口,枪声立刻停止。

    容眠本想回自己宿舍,被宋洋冷着脸带进了A区。

    开门进去,他就被宋洋原地转了好几圈。

    容眠握住他的手腕,玩笑道:“刚回来就对我摸来摸去,不好吧?”

    宋洋黑着脸:“我没把你脱光就已经很克制了。”

    容眠:“……”

    容眠:“我没受伤。”

    洗完澡,容眠坐下来认真翻看02发过来的监控纪录。

    因为事前有准备,02拍摄的角度很好,把张嘉维的脸,他手里的枪,以及他对准自己开枪的画面都拍进去了。

    就单单这个视频,只要提交到政教处,张嘉维就会被立刻强制休学接受调查。

    虽说军校内大大小小的军备库很多,但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都得遵守很严格的领用规则,更加不允许私下改装枪支带进校内,在非规定的地点和时间门里对学生开枪更是严令禁止。

    他和宋洋过招时,那条毛巾也是张嘉维扔的,现在能确定这个人百分百有问题,但还需要确认赵远的立场。

    从赵远对秦瑞刘易殴斗这件事的态度,他急速下滑的成绩以及晚上的反应来看,并不像毫无关联。

    看完所有视频后,宋洋还没从卫生间门出来,容眠起身走进卧室,就看到对方换洗的衣服扔在床上没带进去。

    在这些地方又粗心得很。

    容眠拿着他的衣服走到门前,正准备敲门,突然听到里面隐隐传来宋洋的声音。“周六他们应该还有动作,过了这周末就控制起来……敢对眠眠动手,我扒了他的皮。”

    隔着门声音很轻,但容眠能听出宋洋的语气不重,一如既往的慵懒,可每个字合在一起后却让人头皮发麻。

    容眠相信他说的“扒了他的皮”不是一种威吓,而是单纯字面上的意思。

    这样的语气和这样的话,宋洋这辈子都不会当着他的面说,容眠非常肯定这一点,这是对方一直以来对待他的方式。

    卫生间门的门突然打开。

    宋洋手里随意地扯着一条浴巾擦水,抬眸就看到容眠站在门口,表情有一瞬间门的僵硬,很快遮掩过去。

    “眠眠?”

    容眠回过神,把衣服递过去。

    “你又忘记带衣服进去了。”

    “里面太潮湿了,我喜欢在外面换衣服,你不会介意吧?”

    没等容眠回答,宋洋擦着水就往外走,随口说,“从小看到大,你也早就看腻了,没什么好看的。”

    容眠:“……”

    好看,不腻。

    宋洋满脑子都是容眠有没有听到什么,他凹了这么多年的人设不能崩。

    万一让对方知道他的本性,到嘴边的兔子可能就要溜走了。

    见容眠抱着手靠坐在书桌旁,正直勾勾地盯着他,宋洋若无其事地套上内裤和运动短裤,拿起T恤朝那边走。

    “明天你有什么打算?”

    容眠看着他穿好衣服,遮住了漂亮的人鱼线:“先去秦教授那边,不出意外的话他们还会动手,正好再收集一点证据。”

    最难的不是抓人,而是收集证据。

    如果证据链不完整,会影响到最后的审判结果。

    宋洋拉开书桌前的椅子坐下:“那干脆别去秦教授那里了,我们去别的地方玩。”

    秦教授所在的中央生物研究院安保措施非常完善,也有一套顶级的防御机制,容眠并不担心那些人能潜进去对秦教授不利。

    但能不让老爷子牵扯进来是最好的。

    容眠随手取了毛巾帮他擦头发:“去哪?”

    宋洋伸手圈住他的腰,蹭蹭脸:“约会?”

    容眠手一顿,低头看着他:“以什么身份约会?”

    宋洋抬头:“你说呢?”

    容眠:“老父亲和儿子?”

    宋洋:“……”

    忍无可忍,宋洋拉着人坐到腿上,一脸认真:“你见过谁家老父亲和儿子出去约会的?”

    容眠身体有些僵硬,满脑子都是“小猪崽不会嫌他太重吧?”“如果使劲吸气的话体重会减轻一点吗?”“还是悄悄蹲马步吧?”。

    宋洋:“眠眠?”

    容眠回过神,张了张嘴犹豫地问:“……我重吗?”

    宋洋:“……”

    你大半天就想了这事?

    “你之前说我很重。”

    容眠准备起身,又被宋洋摁坐了回去。

    宋洋一脸认真:“你再重我也必须得抱得动啊。”

    容眠:“……”

    这句话听起来没有表情看上去那么正经。

    第二天周六,两人早早吃过早饭后,按照计划先去了校医室。

    刘易还处在昏迷中,昨天傍晚醒来过一次,但没撑过一分钟又睡回去了。

    相对来说,秦瑞状况好很多。

    观察室里,刘校医对他们说:“为了让他们恢复得更快,我启用了医疗舱的深度睡眠模式,秦瑞的恢复进度不错,再过6小时退出深度睡眠后,不出意外10个小时内能醒。”

    想到昨晚的事,容眠提醒了一句:“这次事件有点复杂,我已经向校方申请对医疗大楼的防护升级,您这两天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也少外出。”

    用平淡的语气说出了这么吓人的话,刘校医惊了。

    “不至于吧?什么仇怨,连校医都打?”

    容眠失笑:“以防万一,如果真出了什么状况,您先以自己的安全为重。”

    还没出事,刘校医已经被他的话吓得心突突。

    “这也太猖狂了!”

    容眠心道打老师算是小的,这些人混进军校里,逼急了真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以目前掌握的线索来看,在背后操纵的人很大概率就是秦余书。

    可对方和十几年前的林权比,地位、财力、权势都远远比不上。

    林权失败后,他们的机会就已经没了,可秦余书明知成功的机会渺茫却还在苟延残喘,给他一种最后搏一把,大不了鱼死网破的感觉。

    容眠想快点查清楚,又怕逼太狠。

    秦家分家跟着林家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在帝都星几代奋斗下来的地位彻底没了。

    一无所有的人最可怕,他们无所顾忌,如果一心想要复仇,就更可怕了。

    走出校医室,两人开车去了繁华区。

    从半路就有两辆悬浮车远远地跟着他们。

    透过车外监控,容眠随意地看了一眼,偏头透过车窗看向下方热闹的街道。

    所谓的约会,到底是什么?

    网上说,吃饭、看电影、购物是约会三件套,有些还外加一个开房。

    容眠认真想了一下,小猪崽大概率不会带他去开房。

    前面的三件事他们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那和以前有什么区别呢?

    宋洋将车降落在停车库前,两人从车里下来后,AI指引悬浮车停入地下车库。

    容眠看看时间门,早上10点多。

    “现在去哪?”

    宋洋牵住他的手过马路,进最大的那个商场。

    “随便逛逛,有什么想买的吗?”

    容眠没什么物质欲,可能跟家里一窝军人有关。

    “去看看模型?”

    “我家那么多模型你还没看腻?”

    宋洋不满,“今天出来约会,我们看点新鲜的。”

    容眠扬眉:“那你说去看点什么新鲜的?”

    五分钟后,两人坐在一家冰淇淋甜品店里。

    容眠看看一桌子的甜食,还没吃牙齿已经先开始疼了。

    “这就是你说的新鲜?”

    宋洋挖了一勺冰淇淋喂到他嘴里。

    “这是今天新出的口味,还不够新鲜吗?”

    容眠:“……”

    他有预感,今天的“约会”一定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样。

    果然,刚吃完出来,宋洋就拉着他进了隔壁的小吃店。

    等从第三家出来,容眠拉住兴冲冲要去第四家店的猪崽:“今天的糖分超标了。”

    而且肚子好饱,看到甜的东西就想吐了。

    宋洋一本正经地科普:“约会就是要开心,要尽情地吃。”

    容眠:“……”

    欺负他没有约会过?

    他看了一眼时间门,视线在周围扫过,拉着宋洋进了电影院。

    大厅一圈的虚拟屏上播放着正在各种影片的宣传片,大多都是星战类末日类的大片。

    容眠:“想看哪个?”

    宋洋一圈看下来,指着角落:“那个。”

    容眠看过去,竟然是一部以兔子为主角的动画片,屏幕上标着——儿童电影。

    “……”

    容眠不死心:“那几部星战类的不是还不错?”

    宋洋:“不行,宣传片里那几架机甲看得我很出戏。”

    容眠:“……”

    买了票,见大厅里大多数人手里都抱着爆米花,容眠对那东西不感兴趣,但就像猪崽说的,约会就做点新鲜的,走出舒适区,看看新世界。

    两人选了最后一排中间门的位置,前面全是三五岁的小朋友和家长,显得他们两个一米九几的大朋友很突兀。

    “妈妈,那里的大哥哥也喜欢兔叽战士吗?”

    “他们是带弟弟妹妹一起来看的哦。”

    容眠:“……”

    只带了一个童心未泯的老父亲。

    宋洋吃着爆米花,开心得哼起了歌。

    “我们多久没有一起看动画片了?”

    容眠:“从来没一起看过。”

    他和猪崽都不爱看电影,猪崽大多数课余时间门不是沉浸在玩智力游戏,就是在拼装机甲模型,只有偶尔大人把画面放出来摆在他面前才会多看两眼。

    不过每次这种时候,他不是在写哥哥布置的功课,就是在训练。

    一来确实忙,二来确实没兴趣。

    宋洋意外:“没有吗?”

    容眠:“没有。”

    宋洋捏了一块爆米花喂给他:“那这么说来,这是眠眠和我的第一次?”

    容眠张嘴咬住。

    “算是吧。”

    宋洋:“这么重要的时刻,一定要买好吃的蛋糕庆祝一下吧?”

    容眠:“……”

    你就是想变着花样找借口吃蛋糕吧?

    影片开始放映,容眠抱着爆米花桶,手边放着喝了一口就没再碰过的奶茶,看着配色鲜艳的画面,耳边是孩子们一声声惊呼,突然想笑。

    这就是成年人的约会吗?

    容眠偏头看看宋洋,对方时不时伸手过来抓爆米花,看得很认真。

    猪崽看起来很开心,也算是值得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